第五十章 心上人(2/2)

加入书签

亦南舒。见她看来,亦南舒展开了一抹笑容,“好久不见。”他看着一侧的玉洺辰,茶色的眸子里更添了一丝愉悦。

  慢慢的把他和阿云的脸重合起来,想起那个目光含笑,温尔雅的男子,眼泪落了下来。

  这一天,还是来了。

  傅长宵朝这边走了过来,疑惑不已。这个男子是谁?锦华为什么要哭?

  随行的侍卫上前一步,说道:“想必阁下就是摄政王了,我家王爷正是此次来访的南王殿下。”

  傅长宵冷颜一收,“南王。”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妖孽。

  南王到访让龙心大悦,尤其是慕锦华也恰巧赶了回来。慕玄烨吩咐设宴,自己在宸宫面见他。

  “双儿,苏小姐真的是公主?”孙大娘不敢置信,到了荣华宫还是胆战心惊的。怎么可能,当初那个脏兮兮的落魄贵女,怎么可能是公主?

  双儿把她拉到了一旁,“孙大娘,进了宫之后千万要记得,没有什么苏小姐,只有荣华公主了。”

  孙大娘大致还是懂一点的,战战兢兢的问:“那要是触犯了哪位娘娘,是不是直接拉出去斩头了?我听说这宫里的规矩繁多,要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可要提醒我。”

  “你放心,公主对奴才们都很好。而且,一般宫里的娘娘都不要我们这宫里来的。”

  听她这么说,她这才舒了一口气。

  两人的一问一答把她的思绪都拉了回来,慕锦华思忖了一下,责备自己的疏忽。“孙大娘。”

  孙大娘一听她开口,急忙走过去,噗通就跪在了地上。“公主有什么事吩咐民妇去做的?”

  “孙大娘做什么?”慕锦华起身,把她扶了起来,“你是我的恩人,见我不必下跪。”

  孙大娘哪里敢,说着就要跪,“你是公主,民妇以前不知,请公主恕罪。”

  没办法,她只好板起脸,“孙大娘,这是本宫的命令。”

  双儿走过来,劝诫道:“公主都话了,孙大娘还是别跪了。”

  她这才作罢。

  看她样子的确不适合留在宫里,慕锦华想了想,说道:“之前是我考虑不周,这样吧。皇兄赐了我一座宅子,孙大娘先出宫替我打理如何?”

  孙大娘一听,连连感谢。

  过了下午,纵使她再不愿,晚上还是到了。

  看着铜镜里繁杂的朱钗头饰,她一把把所有东西都扯了下来。“双儿,把木簪子拿过来。”

  双儿提醒道:“木簪子一直不都是公主随身带着吗?”

  手一顿,这才想起给了莫笑带进京了。也不知她和邱兰如何,今天应该知道她进京了。她打算把莫笑留在京城,刚好在公主府上和孙大娘作伴。

  在桌上扫了一圈,最后拿了一支步摇插在了云鬓间。“走吧。”

  才到了宸宫,门口李公公张望半天,看到她一喜,小跑过来,“公主你总算来了,皇上刚才问起你几次,特意让奴才来接你。”

  “皇兄和…南王都到了吗?”听着里面传来的笙歌,她起了退缩的念头。

  “公主。”双儿唤了唤她。

  “进去吧。”她叹息一声,款款走了进去。阿云,你不希望我退缩是不是?

  李公公小跑上去,站在宫殿入口处,大声说道:“荣华公主到——”

  傅长宵朝着亦南舒看去,他没有任何表。再看看他旁边坐着的玉洺辰,眼色一沉。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他绝对不让他如意。

  “阿玉,你怎么得罪他了?”亦南舒打趣道,眼里闪过一丝坏笑。

  玉洺辰抿了一口酒,没有回答他的话。

  亦南舒碰了一鼻子灰,自讨没趣。这三个人之间,不会是他想的那种关系吧?摸了摸唇,这魅的动作引来众女侧目。

  进入大殿的那一刹那,她的手心溢出了细汗。不敢往两边看,她僵住的走到了大殿,盈盈一礼。“臣妹来迟,望皇兄恕罪。”

  从这里看去,她的身子更是娇小瘦弱。慕玄烨满满都是心疼,“快起来吧,赐坐。”

  “谢皇兄。”她起身,径自走到了自己的桌位上坐下。不曾想,一抬头对面就是亦南舒含笑的凤眸,不小心失手打翻了茶杯。

  好在笙乐够大,才没引起众人的注意。

  双儿想要擦拭,被她制止了,更是不敢抬头。歉疚几乎要将她吞没,惶恐扑面而来,胭脂衬得肌肤更是雪白。

  七哥,你是在怪我么?

  她的异样还是引起了许多人注意,慕玄烨深思,傅长宵怀疑,玉洺辰皱眉……唯有亦南舒淡然处之,美酒在手,十分惬意。

  这时,傅长宵突然开口,“南王似乎和荣华公主早就认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