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慌乱(1/2)

加入书签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只剩下声乐回响。

  慕锦华抿唇,表十分隐忍,却答不出来。

  亦南舒勾唇一笑,“当然认识。”

  她抬头,心提了起来。

  却听他用酸溜溜的口吻说道:“如果没有听说过荣华公主的容貌,本王也不会大费周章赶过来。”不管他和慕锦华之间恩怨如何,外人也休想算计到他头上来。

  慕锦华诧异,却见他眨了眨眼,心一暖。

  噶?众人咋舌,这才敢细细打量两人。

  这两个人,都生的一张魅惑妖孽的脸庞。唯一不同的,一个张扬魅惑,灿如红莲。一个妖艳魅,仿若红月。

  慕玄烨闻后笑了起来,“南王做事随性,今日一见果真肆意潇洒,朕先干为敬。”他举杯,掩去了所有的暗色。

  亦南舒不语,抬起衣袖遮挡喝了饮尽了杯美酒。

  慕玄烨看着坐下心思各异的人,最后目光落到了玉洺辰身上。在这席座,唯一一个置身事外的人。

  “玉公子如何与华儿认识的?”他之前没听华儿提过,这个人不知不觉就冒了出来,虽然是华儿带回来的‘心上人’,他不得不防。

  这是他唯一的宝贝皇妹,任何人休想打坏主意到她身上。说话时,不知不觉带了一股威压。

  玉洺辰不慌不乱放下酒樽,侧头迎上了他的目光,容颜冷冽,并非因为他是天子而谄媚。平淡得好像天下之事皆不入他的眼,偏生就让人忽视不了。

  放眼天下,如果选择,他倒是认为这个男人是华儿最好的选择。

  不过,他也最难以捉摸呀。,他只知道他是湖人,别无所知。

  “苏城。”

  慕锦华心跳了两下,其实最开始见到的那个人,是他才对。他打跑了欺负她们的人,然后阿云把她带了回去。

  慕玄烨想到慕锦华说过的乞儿日子,明白苏城意味着什么。他深深的看了他几眼,似是省视、似是怀疑,又似是警告。

  而他的眼一片坦然,不避不让。说起他们认识在苏城不假,至于其他,慕锦华不说,他也没必要说。

  “不会是英雄救美人吧?”亦南舒忽然道,已有所指。下一刻,便笑了起来,“天辰许多话本子都是如此,本王难道猜对了?”

  玉洺辰俊朗的眉峰向上挑了三分,隐隐不悦。

  慕锦华却开口了,“是,他救了我。”这里本来就没有玉洺辰的事,是她硬要把他牵涉进来的。她勾起了一抹魅惑的笑容,“如果不是他,我今日也不会坐在这里。”

  她下定了决心,不管亦南舒会怎么对她,哪怕是报复她,她都无怨无悔。但是玉洺辰是无辜的,她不能再让他像阿云一样因为她和他险些反目。

  玉洺辰听了这话看着她,微微一愣,然后垂下了头。

  慕玄烨相信她,对玉洺辰多了一分感激,“华儿,你眼光不错。”既然她维护他,作为皇兄的只能认可,还能如何?

  傅长宵闷头喝了几口酒,恨恨不已。

  之后的宴会,有机会的贵女纷纷献上了才艺。不知不觉多喝了两杯,她歉意的朝慕玄烨一笑,悄悄退了出去。

  出了宸宫,门外冷风吹来,身子打了个寒颤,酒意驱散不少。

  “等等。”傅长宵大步追了出来,看那单薄的身影,喉咙一紧。她很瘦,看起来比当年身为舞姬的晚烟还要瘦一圈。

  “摄政王有事?”她冷漠转身,那双眼不带一点感。上次如此,这次如此,他究竟想要如何?

  “摄政王还是回去吧,宴会上少了你,可是很惹目的。”

  他步步逼近,追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

  傅长宵听不得她这话语气和他说话,他快要被嫉妒给吞没了,上前两步就要抓她的手,却被一只玉箫给挡住了。

  眼前一花,慕锦华已经被人扳到了身后。

  “玉洺辰,又是你?”他咬牙切齿,这个男人专门就是来克他的,杀意顿生。“让开。”

  玉洺辰收回玉箫,放在手把玩,灯光投在他的脸上,睫毛下留下一段剪影。那双眼沉谧在黑暗,无从得知他在想些什么。

  一次两次都被他打断好事,傅长宵了狠,一拳打了过来。

  玉洺辰偏头,玉箫按在了他手侧。

  傅长宵收回手,“好,今日没分出个胜负,现在本王要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癞王想吃天鹅肉。”

  “找死。”玉洺辰朗目冷却下来,玉箫一收,抬掌袭去。

  两人对打一掌,脚下也不肯退让。

  这时候,一个人影突然窜了进来,挤进了两人间,纷纷撤掌。

  那人影一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