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坦白(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听到脚步声传了过来,几个人从黑暗走了出来。看到为的贵妇,精致的侧脸僵凝了一下。“她怎么会在这里?”

  双儿答道:“这次狩猎皇上恩准众臣可携带眷属,她们随良妃先被安排在行宫里,明日才去狩猎场。”

  说话间,来人已经到了跟前。晚烟不想也会在这遇见她,说不清是不是上天的安排。她盈盈一礼,“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慕锦华视线落在她的怀,那个闭着眼睡得香熟的孩子,眉目随了他的父亲。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她恨吗?她也不知道。

  晚烟下意识把孩子往怀里一带,声音第一次染上了迫切和不安,唤了一声,“公主?”

  她回过神,“起身吧。”

  看她谨慎的直起身子,戒备的用双手护着孩子。褪去了往日的尖锐的棱角,此刻的晚烟沐浴在灯火,只是一个想要保护孩子的母亲而已。

  那拿着朱钗往胸口一刺的狠辣女人,很难与眼前人重合起来。

  婴儿仿佛是梦到了愉悦的场景,嘴角微微勾着,口水在光下泛着银光,显得十分可爱。不知不觉她柔缓了声音,说道:“他和摄政王长得很像。”

  晚烟瞪大眼,后退了一步,“公主还有事?”

  慕锦华一愣,笑了,“晚烟,他已经是你的弱点了吗?”

  听了她的话,晚烟脸色刷白,她挺直了脊背,直视她的眼睛。“是,朗儿的确是我的弱点。但是,那又如何?”

  无论她是不是一个母亲,她都还是晚烟,不容小觑。慕锦华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好意提醒道:“那就用你最大的力量来保护这个弱点,晚烟,你我的恩仇,还没有结束。”

  能够把她送出皇宫,又命人沿路追杀,晚烟,你身后究竟是谁?若是你参与了宫变,休怪我冷血无。

  晚烟垂下头,看着朗儿的眉眼,欠身,“如果公主没什么事,我先告退了。”

  “嗯。”这个女人能屈能伸,是个全能的戏子,让她一直都不敢大意。

  得到恩准,她才离开,走得再端庄,凌乱的脚步还是泄露了她的不安。

  “公主就这样放过她了?”双儿不理解,忿忿道:“直接把她抓起来拷问个三天三夜,还怕她不说实话?”

  慕锦华苦笑摇头,“双儿,她如今是摄政王府的侧妃。”只有让她露出马脚,才能追查到她身后的势力。

  晚烟,你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看着她的背影,慕锦华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叮嘱道:“双儿,如果天亮前我没回来,你赶忙去找七哥和玉洺辰,然后跟着他们离开,越快离开京城越好。”

  “公主要做什么?”双儿忐忑不安。

  “这是命令。”她肃然而立,语气威严不容她质疑。

  双儿只能应道:“奴婢明白。”她抓紧了袖间,目光炯炯,“公主要保护好自己,奴婢等着你回来。”

  她眼圈泛热,一句好怎么也说不出来。这一次,连她自己都没有把握。

  到了晚些时候,慕玄烨果然派了人过来。

  慕锦华只带了邱兰,到了狩猎场,马场上蹄声阵阵,隐约能看见有人在骑马。

  李公公看见她,走了过来,“公主,皇上还在马场上。”他打了打拂尘,有奴才牵着追风过来。“皇上吩咐下来,如果公主到了,就骑马去找他。”

  她解下了狐裘,吩咐道:“你们都留在这,本宫有话要与皇上说。”

  “是。”一干奴才婢子应道。

  她上马,双腿一夹,追风跑了出去。

  夜风冷冽,怎么都挡不住一人一马的好兴致。

  “追风,追上去。”她轻拍它的脖颈,说道。

  追风受到鼓舞,立刻加快了度。它本就是千里好马,追上慕玄烨不成问题。

  慕玄烨听到声音回头,拉了拉缰绳放慢度。“比一场?”

  “谁先跑完两圈,谁就赢。”乘着他不注意,让追风抄到了他前面,这一眨眼,就超出了一大截。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兵不厌诈。

  两人一追一赶叫着劲,谁也不肯想让。眼前终点近在眼前,慕玄烨一甩马鞭,坐骑飞奔出去,险胜。

  输了比,追风比主人还郁闷,不断的用前蹄掘土,引得两兄妹大笑不断。

  很快便有奴才把马牵走,披上狐裘,拿着暖炉,两人沿着马场散步,奴才们都远远的跟在后边。

  一阵沉默。

  慕玄烨斟酌怎么开口,慕锦华不让他为难,率先说道:“我知道皇兄有很多疑惑,也不打算瞒着你,这些事今夜一并告诉皇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