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坦白(2/2)

加入书签

  慕玄烨静静的听着,她主动说再好不过,免得因为一些猜忌伤了两人之间的感。

  “我的确与南王认识。”一句话,叫他的心提了提。纵使他心相信她,还是为她这句话起疑。

  面对他,她再也无法隐瞒,“皇兄,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

  她把离宫一年的经历,包括如何遇上玉洺辰、亦孤云,乃至到了昊沅,包括后来生的事大部分都告诉了他,只是省去了自己偷听到的秘密,另外编造自己和玉洺辰的感。

  她在赌,他会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曾后的势力渐渐渗透天辰,她一个人势单力薄,多次都死里逃生,怎么和她斗?

  只是说到阿云死的那一幕,禁不住红了眼眶。她停下脚步,屈膝跪下,“皇兄,阿云为我而死,若不能报仇臣妹此生不安。这是我犯下的大错,为了不危及天辰,臣妹自会离去。”

  她俯身,头点地。“请皇兄看在父皇母后的份上,让臣妹离去。等大仇得报,臣妹定会自刎谢罪。”

  这是她,唯一的请求。

  他面色沉郁眉宇间隐着一抹怒色,“慕锦华,你太让朕失望了。”

  她的身子瑟缩了一下,卑微的恳求他,“皇兄,臣妹求你了。”她回宫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报仇,而非是帮他稳固山。皇兄此刻,定是十分伤心吧。

  他何曾见过她这么卑微的姿态,天辰的荣华公主向来都是骄傲的,高高在上俯瞰天下。而如今,却饱尝人间冷暖,次次死里逃生……他却不知。

  心揪成了一团,他气她隐瞒了这么久,更气自己浑然未觉。“如果不是我现一些端倪,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告诉我?”

  她咬唇,“是。”今放任重臣责难亦南舒,没有他的准许,那些人又怎么会这么大胆。到底还是她沉不住气,不想要他为难被人欺辱。

  他气愕,只想掰开她脑袋瓜子看她在想些什么,恨铁不成钢,“慕锦华啊慕锦华,你能不能不自作聪明?”

  “啊?”她抬头,“皇兄不怪我?”

  慕玄烨忿忿道:“曾后欺人太甚,竟敢对我天辰公主下毒手,这笔账,皇兄怎能善罢甘休?”

  低头看她额上直冒汗,不由又心疼起来,只拿着帕子给她擦汗,俯身把她扶了起来,嗔怪道:“我怪你不爱惜自己,我怪你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事关重大,你先别轻举妄动,我自会派人去查。”

  慕锦华心一暖,接连两日听到同样的话,更是愧疚。“曾后诡计多端,做事滴水不漏,证据早已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就拿昊沅上上下下都认为阿云是被误杀这一点来看,可见一斑。

  “她既然做了就会留下痕迹,等找到证据,朕定要昊沅给朕一个交代。”

  看他势在必得的模样,慕锦华心大震,皇兄的雄心并不止于一个天辰。

  她慌忙低头,假装什么也看不见。冷静下来一想,曾后受民爱戴,但毕竟是女子当政,众将士不服。若是曾后罪行被曝,昊沅必将打乱,正是乘虚而入的好时机。

  突然间,她想起亦孤云曾经提及的虎符,那一块传说能号令二十万大军的虎符。

  也在这瞬间,她忽然明白。正是因为曾后早已意识这一点,才会迫切的寻找虎符。第一步,就是杀了朝堂内外继承皇位呼声最高的亦孤云。而她,恰好是那一颗棋子。

  她忽然觉得无比可笑,这么简单的事她竟然到现在才想清楚。虎符究竟在哪?她也不明白,真的在她身上吗?

  “华儿,这个玉洺辰你了解多少?”慕玄烨忽然问道,对她这个心上人十分好奇。天下第一剑客吗?据他这两日的观察,他的风度绝不亚于任何一个王公贵族。

  心一紧,她脸白了白,嘴边残留了一丝苦意。“他不是皇亲贵胄。”其实,连她都不清楚,玉洺辰究竟是谁。怕他会为难他,她急急道:“臣妹早已对他芳心暗许。”

  “我看他气度不凡,定然是名门之后。他武功高强,留在你身边我也放心。”顿了顿,他拧起了眉,“南王此人不简单,你还是少和他接触为妙。”

  慕锦华不反驳,点头。论起来,昊沅已经封王的皇子,其实七哥才是最潇洒的那一个,仔细一想,就是曾后也不曾为难过他。

  要不是动不得,要不就是不放在眼底。

  曾后那么聪明的人,应该料到七哥不好对付吧?

  “不好。”慕锦华惊呼一声,“皇兄,我们尽快回去。”

  “出什么事了?”慕玄烨被她的慌乱吓到了,“来人,摆驾回宫——”

  一路上她都心神不宁,马车一停,她直接跳下马车飞奔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