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锦华只能是我的(1/2)

加入书签

  慕玄烨脸色沉了下来,“还愣着做什么,保护公主。”

  护卫才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夜色深重,行宫里隐在一片安宁祥和之,哒哒的脚步声显示主人此刻焦急的心境。

  飞奔至严玉阁,守在门外的侍卫都惊讶了。“曦小姐?”不,应该是荣华公主。

  “七哥呢?”她焦急问道,看见几张熟悉的脸孔,才稍稍稳定了心神。

  “王爷已经睡了。”看她慌慌张张的样子,不会出事了吧?

  他没事。

  慕锦华舒了一口气,但愿是她猜测错了。冥阁的人,还是冲着她来的吗?

  蓦地,房内传来了一阵茶杯碟子打翻的声音。

  “不好——”众人急忙赶进去,几个黑衣人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拦住了去路。

  “小心。”邱兰拉住了慕锦华的手臂,抽剑挡住了大刀。

  随后而来的护卫见此大惊,慕锦华冲着他们喊道:“要是南王出了什么事,我要你们陪葬。”

  护卫们一拥而入,冲了进去,立刻陷入了混战当。

  她担心亦南舒,刚要冲进去,就被人箍住了手腕。她怒了,“傅长宵,你放手。”

  傅长宵紧紧抿唇,冲她吼道:“你现在进去只会送死。”

  她收回了脚,双手抓着他,恳求道:“七哥还在里面,你快。”

  被她的眼神看着,他狠不下心,“你别动,我去帮他。”

  抽出手,他大步朝前走去,伟岸的身躯不容人忽视。有些人天生注定耀眼,比如他,比如玉洺辰,即便是在人群,也能够一眼就看到。

  她摇摇头,眼光无意撇到一张熟悉的脸,再看去,晚烟怨恨的目光深深刻在她的脑海。

  然后,转身离去。

  她的心却没有一丝快乐,转而,又被打斗吸引了注意。

  砰的一声,两道人影从房缠斗出来,剑法凌厉,快得让人看不清。

  玉洺辰!

  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怎么会是他?

  亦南舒才从房走了出来,整个人有些狼狈,好在没受伤。

  傅长宵也看清了人,回头看一眼慕锦华,目光连半分都舍不得落在自己身上,下手愈狠辣。提着剑,朝着那两人刺了过去。

  剑锋不偏不倚,与玉洺辰打斗的人打出一掌,错开了身子,傅长宵的剑直接插了过去。

  “不要——”慕锦华大吼出声。

  玉洺辰避不开,只能用剑去挡。

  也是这一刻,一个黑衣人朝着慕锦华杀去。

  玉洺辰心脏一缩,反手用内力送出了手的剑。

  那剑又快又准,还没到慕锦华跟前就刺穿了黑衣人的胸膛。

  也就在这时,傅长宵的剑刺穿了他的肩膀。

  “锦华只能是我的。”傅长宵冷笑道,他剑法好又如何?等到那一天,他一定会把慕锦华抢过来。

  玉洺辰蠕唇没说什么,握住他的剑,把剑抽了出来,半跪在地上。

  傅长宵拿着剑,血液顺着剑尖流淌,一滴一滴落在了地上。

  慕锦华几乎瘫软在地,“木头,这根木头。”眼睛一酸,泪水冲出眼眶,胸口一抽一抽的疼。“傻瓜。”

  之前缠斗的黑衣人见状,吹了口哨,隐入了黑暗。剩下的人都不再恋战,放了烟雾弹脱身离去。

  “追。”傅长宵冷喝道,侍卫连忙去追。

  胸口还在流血,玉洺辰陷入了沉思,刚才那一瞬间,他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心痛?为什么会害怕?

  他,越过人群,看着哭成泪人的慕锦华,胸口那处地方又微微的疼了起来。

  “慕锦华。”他缓缓念着这三个字,抚上了自己的胸口,俊秀的眉峰慢慢皱成了一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脱离他的控制。

  愣神间,慕锦华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木头。”她扬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她……”炎雷怒气冲冲,被御风拦住了。

  玉洺辰不解的看她,忽然间触及她那双担忧惶恐的眼,心口一怔。他伸手,抚摸她的脸颊,果然如想象光滑柔腻。

  眼角漾开了一丝笑意,“你哭得很难看。”

  慕锦华再也忍不住,扑进了他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腰。“玉洺辰,说你是木头你真的是木头了吗?”责备的话语含着浓浓的自责,沙哑的声音落入他耳却格外好听。

  他低声笑了出来,有什么在心生根芽。

  炎雷瞪大了眼,拉了拉扇雨,“我是不是看错了?二爷竟然笑了。”

  扇雨也愣愣的点头,第一次觉得二爷的笑声不是有人要倒霉,他幻觉吧?

  傅长宵握紧了剑,转身离去。慕锦华,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主动求着回到我身边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