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锦华只能是我的(2/2)

加入书签

 那一剑从肩膀刺过去,仍旧染红了大半衣衫。慕锦华遣退太医,屋只剩下两人。拿着剪刀,反倒犹豫了不知从何下手。

  “我来吧。”玉洺辰把剪刀拿了过来,一动,血又流了不少。伤得是左边肩膀,他直接解开了肩膀的衣衫,一扯,衣衫扯动了结疤的伤处,又流了不少血。

  血色刺痛了她的眼睛,她深吸一口气,的扭干了帕子,给他擦拭血迹。

  看她手忙脚乱,玉洺辰再好说道:“把桌上那瓶药拿过来吧。”

  慕锦华打开药瓶,闻了闻,这才走过来。血还在流,她咬唇,直接倒在了伤处。

  玉洺辰不吭一声,唇色都白了。

  药很快起了药效,血止住了。她又重新洗了帕子,的给他擦拭。

  一室沉默。

  擦拭了多余的血迹,她方才给他包扎。“好了。”她别扭的垂着头看着脚尖,不敢与他对视。

  许久,玉洺辰叹息道:“不是你的错。”当时况紧急,谁也料不到会生那样的事。倒是傅长宵,他不禁想起了他充满警告和挑衅意味的那句话,‘锦华只能是我的。’

  呼吸一重,连他自己都没有觉。

  “你何必安慰我。”慕锦华抬头,眼里再次蓄满了泪水。

  他于心不忍,“真的不是你的错,我说过会保护你,便不会让你受伤。”

  “只是这样?”她笑,口微涩,眼泪止住了。

  玉洺辰避开眼,“是。”

  此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感到无边的讽刺。“就没有其他的吗?”

  “没有。”他强迫自己硬下心肠,斩断一切退路。“等事了了,我们就两清了。”

  心有预料,她还是很难受。“你休息吧。”每一步都是那么沉重,既然你没有感觉,为何总是让我误会感动?

  阿云,以前的你是不是也总是很难过?人们常说说一报还一报,今日我慕锦华总算是得到了报应了。

  “等等。”玉洺辰叫住了她。

  她停了下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她恨,自己还有一丝期待。

  “这场戏还得做下去,我会向天辰皇请求赐婚,这样才能保护你。”曾后想要对裕林山庄的人下手,还得掂量掂量。连冥阁的人都出现了,他不能再无动于衷。

  “做戏?”她自嘲一笑,“对,这只是一场戏,我怎么可能会忘?”

  推开门,走出了出去。

  房里就只剩他一人,冷风吹了进来,他才看过去,已经看不见她的身影了。

  “你何必这样绝?”亦南舒走了进来,十分不赞同他的做法。“你都已经准备动用裕林山庄的势力,还不承认她很重要吗?”

  玉洺辰不做声,把沾血的衣衫脱下来,换上一旁的衣服。“我答应过阿云会保护她周全,仅此而已。”

  “真的?”亦南舒明显不相信,在桌前坐下,把玩着桌上的白玉瓶,说道:“阿云已经死了。”他不想承认,可这是事实。

  不单是他们心痛难受,他亦是。人死不能复生,阿云一定不希望他们都活在歉疚里。

  玉洺辰身子一僵,“那又如何?”

  亦南舒笑意僵在了嘴角,半响,他才说道:“阿云的性子我很了解,他一定希望你能幸福。阿辰,你为什么不能放下?”

  回答他的,是一阵沉默。

  他长叹一声,“你果真是根木头。”

  双儿远远的张望,终于看见慕锦华失魂落魄的走了过来,忙迎上去。“公主,你怎么了?”

  “我没事。”她扯出了一抹笑,落在双儿眼又心疼起来。

  不是说玉公子受伤公主亲自为他包扎吗?怎么会这副样子回来的?

  她看向邱兰,后者摇摇头表示不知。

  “公主,玉公子伤势如何了?”

  看着身侧的人一怔,双儿懊恼不已,哪壶不开提哪壶。

  慕锦华咬牙切齿,“死不了。”

  “噶?”玉公子不会又惹公主生气了吧?她不敢再说下去,连忙换了话题。“对了,皇上让李公公把这个送了过来。”

  双儿把木簪拿了出来,想哄她开心。

  不曾想,慕锦华看到木簪,脸色更白了,还是把它接了过来。“退下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她态度坚决,两人不放心,还是退了下去。

  昨夜的刺杀弄得人心惶惶,一大早,几乎人人都神色恹恹。

  被冷风一吹,她精神好了许多。

  “怎么一个人在这?那帮奴才怎么做事的,一会儿定叫皇上好好治他们的罪。”良妃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笑意涔涔。

  “娘娘不在皇兄身边,怎么走到这来了?”慕锦华收敛了心思,“宴会上没了娘娘,可是失了一道风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