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似乎她会知道他会来(1/2)

加入书签

  她连喝了两杯才解了渴,屋内红烛兹兹的燃烧,意识到自己现在在行宫里。她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戌时”双儿道。

  戌时了,她睡了三个多时辰,想起昏迷前的疼痛,她又问道:“那盘绿豆酥可有留着?”

  “公主想要吃甜食?”双儿惊疑道。

  慕锦华现她有些古怪,故意板起了面孔,“究竟生什么事了?”

  双儿偷偷看了她一眼,“公主,太医给您号了脉,说是…是喜脉。”小丫头干脆豁了出去,目光落在了她平坦的肚子上。

  她相信自家公主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是那么多太医都诊断出来,这结果……不会错吧?

  “喜脉?”她摸摸脉象,脉象犹如圆珠滚动,的确像是滑脉。

  仔细一想,应该是那一盘绿豆酥的缘故。她之前看了一本医术,依稀记得上面有一种药材和于竹草一起使用是会有喜脉的脉象。

  她眉间一紧,两种药材本不会产生剧痛。对了,是菊花水。她暗咬银牙,送绿豆酥的人这笔账,她算是记下了。

  抬眼,看双儿胆战心惊的样子,慕锦华坏笑道,“要真是喜脉你当如何?”

  双儿握紧了杯子,正气凛然道:“奴婢一定会帮公主看好玉公子的,他要是敢不承认,奴婢整死他。”

  “为什么是他?”慕锦华双眉紧锁,玉指抓紧了被衾。

  “除了他还能有谁。”双儿嘟囔了一句,转而眉飞色舞的道:“公主不用担心,玉公子赢了比,如今正等着皇上下旨赐婚呢。”

  他赢了。慕锦华心又欢喜起来,紧接着又沉了下去。“他如何了?”他那么折腾,伤口肯定裂开了。

  “那可不是。”双儿心有余悸,“玉公子跑过来的时候,奴婢看着,他那间青衫一大半都湿透了,连他怀的那只小白狐身子也红了大半。奴婢忘了说,就是那只狐狸,玉公子才胜出的。”

  双儿欢喜的声音惊动了外边的人,有人叩响了门扉,“公主醒了吗?”

  “是李公公,皇上让他一直候着,等公主醒来呢。”

  她理整了整被衾,让双儿放下床帘,才道:“李公公,进来吧。”

  李公公这才推门进来,“公主,皇上命老奴守候,公主醒了,老奴也该去复命了。”

  “劳烦公公告诉皇兄,我身体无碍,让他不要听信他人之。双儿,送送李公公。”

  李公公推拒道:“咱家一个去便是,双儿姑娘还是留下照顾公主。”

  慕锦华默许,李公公便退了下去。

  听到他醒的消息慕玄烨十分高兴,也因这句话心里舒了一口气。

  他抬笔,直接拟了一道圣旨。这婚,还是尽快赐下的好。写罢,他交到李公公手,“去颁布旨意吧。”

  不到一个时辰,行宫便传遍了。

  皇上已经下旨为玉公子和荣华公主赐婚,等回宫后选个好时辰再定日子。

  傅长宵一掌拍断了木桌,“玉洺辰,你我势不两立。”

  到了第二日,不知从哪里传出了荣华公主暗结珠胎的消息,再次掀起轩然大波。

  本来事不会闹得这么大,偏生她长得一副祸国殃民的倾城之貌,又有人借题挥,竟是让许多人都信以为真。

  荣华公主拿下一个多月便带回来一个‘心上人’,还设计让皇上恩准赐婚,越看越可疑。多数人心里信以为真。

  荣华公主尚未出阁便做出此等伤风败俗的事,实乃皇家大辱。就算皇上有心要维护她,一干臣子也不依。

  慕玄烨怒不可遏,下令彻查,所有太医战战兢兢。

  有人提出再次号脉,没得办法,慕玄烨想到昨夜慕锦华的话,只得恩准。

  所以当兰月阁周围齐聚当朝大大小小官员的时候,慕锦华的脸色相当难看。

  或许是那个人放出了消息,才会让傅长宵等人有恃无恐。

  这种药药效一般会持续三至七天,无论号脉几次,都会是这个结果。

  如今想来,那人只怕打的是这个算盘。一环接着一环,好歹毒的心思。

  “公主,为了证明你的清白,臣也是迫不得已,还望公主体谅。”说话的正是那日被她逼得说不出话来的陈大人,这还得感谢昨日出现在他房间的纸条,不然他也不能抓到这个把柄。

  “陈大人好一个迫不得已。”慕锦华讥诮了一声,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声音掷地有声:“皇兄,臣妹身子清白,把清誉嬷嬷请来吧。若是各位怀疑有诈,大可把京有名的产婆或者女大夫都请来。”

  除此,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不到万不得已,谁又会用这种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