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似乎她会知道他会来(2/2)

加入书签

辱的方法证明自己?

  今日是她不提防被摆了一道,下一次,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眸光轻蔑的扫过傅长宵的脸庞,为自己之前不值。

  若非他,她又怎会一心要回来?最后,一次次伤她最深。

  傅长宵眼通红,难道她真的不是?是,他承认这是他默许的,因为他也想知道。她是不是早就和那个叫玉洺辰的人……

  傅长宵眼透着一股凶狠,他得不到的,任何人也休想得到。

  慕玄烨深感愧疚,只得默认了她的话,立刻有人去找。

  慕锦华挺直了脊背,站在正间,看着众人百辩怀疑的神色,心灰意冷。作为一个女子,最心伤的,莫过于被人质疑她的贞操。

  这些人一大早就围困在揽月阁,就是看她了没?

  这样的屈辱,如何能承受?

  她自问问心无愧,面对这样的境况身子还是轻颤起来。不知是因为冷风冻的,还是因为难受。

  人群,她看见了亦南舒,见他要走上来,轻微的摇摇头。天辰的事,他不适合牵涉进来。

  亦南舒很担忧,可是这样的况他只能看着,别无选择。

  在这时,人群忽然让开了一条路,玉洺辰稳稳的走了过来。

  他的眼,专注的看着人群孤立的女子,她倔强、坚强,用冷漠威仪竖起了一道高墙,的把自己包裹起来,倔强的不让人看见她的软弱。

  “你…怎么来了?”她的声音有些哽咽,一颗心又乱了。似乎她之所以能够这样站在这面对群臣的职责和质疑,冥冥就是因为知道他会来。

  那清冷的眉目,从来未曾动容,如今有了一丝变化。

  “看你这么狼狈过来瞧瞧。”他调笑道,冷冰的脸庞在她的眼无比柔和。

  他这样说,她的心反倒踏实下来,嘴角高高的扬起。“是啊,是很狼狈。”

  玉洺辰在她面前站定,才转身,声音如同他的脸一样冰冷。“皇上已经赐婚,各位为难她,便是为难我玉洺辰。”略带警告的声音敲入了众人心口,寒意渐起。

  傅长宵脸色青眼神透着凶意,陈大人见状,更是有恃无恐,“即便皇上已经赐婚,公主现在还是皇室人,由不得你说话。公主清不清白,还得等人验过才知道。”

  “是与否又如何?”玉洺辰反问道,眼神锐利如霜,“只怕陈大人担不起这后果。”

  “你、你少吓唬我。”陈大人后退两步,心底麻。顿了顿,他有摄政王撑腰,他怕什么。

  “够了。”慕玄烨怒喝道,伸手揉了揉涨疼的眉心。他无比感激玉洺辰,作为帝王,他现在哪一边都不能站,还好有他陪在华儿身边。

  过了一刻钟,十几个老妇人走了过来。李公公说道:“这些人有宫里检验贞操的女官、城的女大夫和接生的稳婆,一共十五人。”

  方义豪一同跟去的,对傅长宵点了点头。他亲自看着,绝对没有作假的机会。

  “公主,请吧。”

  慕锦华指尖收拢,脸色蓦然刷白。

  “别怕。”玉洺辰轻声道,今日侮辱了她的,他都一一记在心底。

  “嗯。”她绪稳定了许多,大步走进了屋。“都进来吧。”

  十五人都随着她走了进去,大门一闭,众人的心都沉了下来。

  半刻钟后,门打开了,人一个接着一个走了出来。

  慕锦华随后才慢慢走出来,唇色白,妖艳的容颜越惹人爱怜,更加勾人。

  不少人都看直了眼睛,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化身为狼。

  慕玄烨哑着声音问道:“结果如何?”

  十几人相互看了看,其一个经验最丰富的产婆说道:“回禀皇上,公主仍是处子之身。”

  傅长宵心一喜,看她的眼充满了热切和占有。

  这副勾人的模样,还是处子之身,众人都热血沸腾了。

  感受到周围狂热的视线,她紧抿红唇,除了忍受下来别无选择。

  双儿看她身子轻晃,赶忙上来扶她。慕锦华反手紧紧抓着她的手,不肯低头。

  她扬眉,讥笑道:“陈大人,本宫不是那么好欺辱的。”

  陈大人神激动,纸条上明明说她怀孕的,这也是太医证实的。不可能,不可能会是这样。他向摄政王求救,可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急忙看向皇上,噗通就跪了下来。“皇上,臣也是为了皇室的清誉着想啊,并非有意为难荣华公主。臣一片丹心,请皇上明鉴。”

  玉洺辰轻嗤一声,朗声道:“陈大人有意侮辱公主,请皇上为我做主。”

  他不说为公主做主,说为他做主,也是防止有人借机说慕玄烨偏袒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