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迷雾重重(1/2)

加入书签

  走着,她突然停了下来,莫名其妙问了一句,“邱兰,你说皇家有真感吗?”

  邱兰想了一会儿,规矩的答道:“属下在王爷身边多时,看过的也有,但很多时候都是相互利用。”

  她说得对,身在皇家,她怎么能妄想那种虚无的东西呢?他是她的皇兄,也是一国之君啊。想清楚没有豁然开朗,反而在心口涌入了一股淡淡的悲凉。

  在皇家,她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荣华富贵,必将放弃自由和感,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只是,为何她还是很难过。

  “曦主子,是晚夫人。”邱兰突然道。

  她抬头望去,晚烟巧笑嫣然,似乎是站在路口等着她。她的眼有怜悯,嘲笑,还有一丝复杂的绪在里边。

  “你都听到了?”她率先开口,笃定的语气配上那淡笑的精致脸庞,有一种很欠扁的感觉。

  慕锦华目光闪了闪,“你写的?”小楷多数都出自女子之手,她怀疑,若是晚烟,大可在绿豆酥放下毒药,也不会只是羞辱她。

  心一凛,她道:“在灵州换下于副将,是你的安排吧?”

  “嗯,是我。”她一开始就没想隐瞒,不过她能这么快猜出来在她意料之外。盯着那张魅惑众生的脸,她眼含恨,脸上却保持着端庄的笑意说道:“你果然变得聪明多了,如果你一年之前就这样,也不会受那么多苦。”

  “你到底是谁?”慕锦华质问道,握拳隐忍,一个小小的舞姬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调动金牌杀手,当上摄政王侧妃……

  她敢承认,就不怕她会捅出来,一来没有证据,二来定是强硬不足为惧。

  “是良妃吗?”她问道,除此之外,她还想不到第二个人。

  “她算什么?”晚烟张狂道,抚了抚云鬓,“那个人,你慕锦华得罪不起。”想想就忍不住在心底颤,良好的演技让她掩藏下来,戏虐出声:“慕锦华,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好相劝。你既然成了他的猎物,还是想想怎么脱身的好。”

  “什么意思?”她顿时不安起来,“谁,你说的他是谁?”

  晚烟眨巴眨巴眼睛,用丝帕掩着红唇,愉悦的笑出声来。“就是给你纸条的那个人呀。”

  “他是谁?”

  “你以后就知道了。”晚烟收敛绪,无比认真的看着她,“我是你,一定会划花自己那张脸。”

  风吹过,她心口突突的跳了两下,看着她踱步离开。

  抚摸上自己的脸,她秀眉紧蹙,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上了心。

  因为她昏倒而在行宫又耽搁了一天,原本两日的狩猎行程改为了三日,到了第四天,终于返回了皇宫。

  不知是不是她多心,每次她想要接近亦南舒的时候,他总是恰好都和人交谈。

  晚烟的话宛如一道符咒搅得她心神不宁,夜夜难寐。

  “华儿,你又在想些什么?”慕玄烨第三次叹气,“我看你心神不宁,还是改日再下吧。”

  “没什么。”她莞尔一笑,低头品茶。

  慕玄烨撵着手的棋子,神色不明的道:“你有心事?”

  她被他的话惊醒,忙收敛了心思,故意流露出一丝不满,把茶杯往桌上一磕。“还不是因为玉洺辰,皇兄,是不是我的身份让他没了面子,所以才会客客气气的对我?”

  原来是因为这个,慕玄烨悄悄舒了一口气,眼含笑,脸上却绷着一本正经的神色说道:“你是我天辰最尊贵的公主,他能娶到你是他的福分。可话说回来,他只是一个剑客,身份的确说不过去。”

  想到他还在试探玉洺辰的身份,慕锦华觉得心尖半凉,撇撇嘴说道:“那又如何?我慕锦华看上的男人,就算他只是一个落魄书生,我也嫁。”

  慕玄烨被她逗乐了,点了点她的鼻尖,“圣旨已经下了,再改也来不及。等到日子一定,皇兄随便给他一个闲职当当。若他做得好,再给他升官,你看如何?”

  “还是算了吧。”慕锦华懒懒道,“皇兄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那人太重面子,到时候他逃婚了,我可怎么办?”

  他宠溺的笑笑,没得办法,“就依了你,日后后悔了,随时来跟我说。”

  她现自己无法坦然面对他,甜甜的应道:“好。”心微涩难当。

  李公公走了进来,“皇上,摄政王到了。”

  她立刻抬头,幸好慕玄烨注意力不在这边,没现她的失态。“让他在南书院等着,朕马上过去。”

  等他回头,她已经收拾好了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