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要用心去看(1/2)

加入书签

  慕玄烨用余光观察傅长宵,不知是他做戏的功夫太好,还是真的不知,找不到一点破绽。随即,他在心失笑,摄政王能耐之大,要是轻易让他抓到了把柄,就不会让他寝食难安了。

  李公公上来重新换了一杯茶,他垂下头,眼神暗了下来,悄悄在袖握紧了拳头,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摄政王怎么看?”他端起茶喝了一口,努力抑制自己的怒火。

  傅长宵眼神一闪,不动声色的道:“探子接二连三的失踪的确蹊跷,皇上,本王一定彻查清楚,给禹州百姓一个交代。”

  他去查能查出什么来?最多是找个替死鬼。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可又无可奈何。“准奏。”心里憋着一团火,他也做不出更进一步的举动,逼迫他?

  把他逼急了,直接率领禁卫军逼宫,来个鱼死破?

  转眼看向苏晟敏,“苏爱卿觉得如何?”

  反之,苏晟敏的回答合他意了,“皇上,臣认为,当务之急还是准备赈灾。摄政王部下有不少威武大将,这批粮定能安全到达禹州。”

  “摄政王认为如何?”

  傅长宵不在意的道:“就照着苏大人的意思办吧。”

  慕玄烨实在看不出什么,又心疼慕锦华跪了这么久。沉声道:“华儿先下去吧,朕罚你三日不许出门,面壁思过,你可有异义?”

  “臣妹不敢。”跪了大半个时辰,膝盖酸痛,她好不容易才站起来,身子一软,就要向旁边倒去。

  眼前晃过一个身影,她急之下偏过身子,右膝盖直接磕在了地上,出咚的声响。

  傅长宵的手僵硬的伸在了空气,眸闪过一丝怒气。她宁愿摔倒也不愿他碰她,慕锦华,你究竟想要怎样?

  “华儿。”慕玄烨后悔了,想要起身还是忍住了,绷着脸道:“比起禹州灾民来说,你只是跪了一会儿,下去吧。”

  “嗯。”她缓了缓,忍着痛站了起来,“臣妹告退。”腿肚子打颤,她咬咬牙走了一步,右膝盖蓦然一痛,额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

  一步一步走到了门边,脸色苍白若纸。迈过门槛,她已经气喘吁吁。

  门外,双儿和邱兰急忙迎上来扶住了她的手。

  邱兰道:“公主,奴婢找一顶玉撵过来。”

  “嗯。”她点头。

  那倔强的身影一点点嵌入眼帘,傅长宵心口抽疼,“皇上,臣先告退。”说罢,他就大步追了出去,很快就追上了慕锦华。

  看她没有血色的脸,他二话不说,箍住她的手臂,往怀里一拉,一只手握住她的双手,然后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公主——”双儿惊叫了一声,被傅长宵眼神一扫,吓得瘫软在了地上。

  慕锦华吓得慌忙抓住他的衣襟,待反应过来,开始挣扎,“你放开我。”奈何他力气之大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再怎么挣扎都没用。

  傅长宵黑了脸,薄怒道:“你要走走到什么时候,慕锦华,你别不识好歹。”

  她又羞又恼,被路过的奴才婢女看着,恨不得直接找个地洞钻进去。被箍住的手臂都痛了,只好放弃了挣扎,冷笑提醒道:“摄政王别忘了,本宫已经与他人有了婚约了。”

  说完,她感觉他又用了力,咬着牙不吭出一声。

  “那又如何?”他暧昧的在她耳旁吐了一口气,她浑身一颤。

  “你、你想做什么?”

  “原来你也会怕。”傅长宵勾起了嘴角,大步跨了出去。“慕锦华,我会让你心甘愿来到我身边的。”

  看她潮红的脸,更显媚态,顿时口干舌燥。“既然你注定以后都是我的,我取一点利息又如何?”

  他眯起了眼,盯着她那张红唇,倾身而下。

  “傅长宵,你敢?”慕锦华挣扎起来,惊恐的瞪大了眼,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脸,陷入一股绝望之。

  就在他亲下来那一刻,有什么破空而来,傅长宵手吃了痛,直接松开手。

  慕锦华朝地上坠去,快要落地之前,被一双手稳稳的接住了。

  她惊喜极了,抬头,却看见亦南舒戏虐的笑脸,说不出的失望。

  亦南舒‘受伤’的剜了她一眼,幽幽的道:“在我怀里,你竟还想着其他男人。”

  她偏过眼,“七哥,你别取笑我了。”他又看见她狼狈的样子了。

  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亦南舒放开手,她站了起来,整了整凌乱的衣衫。

  双儿连忙爬了起来,站在她的身侧。想到傅长宵刚才的那一记目光,心有余悸。

  被打断了好事,傅长宵面色不渝,“南王今日好兴致,不会是来这边看风景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