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要变天了(1/2)

加入书签

  他从奏折抽出了一封密信,而后开口:“李晖与温圆勾结的证据,那三家商铺和八家绸缎庄,全部都是他们贩盐洗钱的证据。”

  她打开密信,上面记录了两人见面的时间和分红的方式,十分详细,和之前禹州大小官员吐露的实相差无几,只不过这一封信后面,全部都是参与此事的大臣,其,有两位乃是站在皇上这一派的老臣。

  如果要追究下去,整个天辰山,根基不稳。

  这件事不处理不行,处理也不行。

  “皇兄是担忧舅舅?”苏沪膝下只有苏晟敏一个儿子,若他知晓,恐怕……白人送黑人,这种痛,无人愿尝。

  事已经传了出去,相信不久,他便会知道。

  “不错,苏相年事已高,怕受不住打击。”慕玄烨揉了揉胀的眉心,无力长叹:“这件事,难道就只能听之任之了吗?”

  慕锦华摇摇头,说出了另一重担忧,“皇兄不追究,只怕会寒了舅舅的心。”

  他知道,如今是骑虎难下,只能让那些人把贪了的全部吐出来。不过就这样便宜傅长宵,他不太甘心。半响,他才道:“我决定追封苏晟敏为敬国公,正一品大臣礼遇,厚葬。”

  她沉默,为那个儒雅的男子感到不值。人已经死了,追封敬国公又有什么用?但她更清楚,这才是最好的方式弥补他,弥补苏家。

  难过了一阵,她缓过心神,踟蹰半响,还是问道:“皇兄,你为何要幽禁南王?”

  慕玄烨苦笑一声,淡淡道:“我还以为你会早一点来质问我的,这几日你躲着我,你就是在置气吗?”

  她舒了舒气,还好他没怀疑,否则自己不知怎么解释。

  慕玄烨却以为她在怨着自己,无奈的道:“熙云宫周围驻守的都是禁卫军,朕无权调动。”

  “皇兄什么意思?”她大惊,“难道是傅长宵自作主张做的?”

  他冷冷一哼,“他倒是还知道知会我这个帝王一声。”比起他来,自己倒像是一个摆设,怎能让他不气?傅长宵能在皇宫自由调遣禁卫军,是不是有朝一日就能逼宫,登基为帝?

  当初反贼逼宫后他为了捉拿乱党把禁卫军交给他,哪只养虎为患,酿成了今日祸端。

  她万万没料到会是这样,心口止不住泛凉,傅长宵已经张狂到肆意在宫动用武力了么?“皇兄,他千方百计留下南王必有阴谋,这事万不能如了他的意了。”

  慕玄烨恨恨道:“他是希望越乱越好,才能名正顺坐上皇位。”心烦乱的把桌上的奏折都扫到了地上,不解气,又一拳打在了桌上。“他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皇上?要不是忌惮父皇留下的暗卫和边关万柳书的三十万大军,他早就动手了。”

  出了御书房她直接朝着熙云宫走去,远远的,就看见外面围着层层禁卫军,更有侍卫来回巡守,严密监视。

  段校尉看见她,俯身参拜,“叩见公主。”

  她道:“本宫要见南王。”

  出乎意料的,段校尉直接让开了,“公主请。”

  那禁卫军直接让路,她收起疑惑,进了熙云宫。

  宫殿内,亦南舒闲满当的左右手对弈,好不自在。

  起先她还准备了一大堆说辞,见此,不由轻松了许多。

  亦南舒把棋盘一抹,抬起头来,“你来了正好,陪我下盘棋。”

  她点头,走了过去。

  十子才下去,她就知他的棋艺在自己之上。果然到了最后,棋盘上几乎都是白子。

  “我输了。”她放下手的黑棋,坦然道。

  亦南舒好看的眉峰一挑,“一盘棋还没下完。”

  她再看了一眼,白子封住了黑子的路,“已经是死局了,下不下已经无所谓了。”

  亦南舒微皱眉头,捻了一颗黑棋,放了下去。

  她眼前一亮,这一来,反而将了白子一车,吃掉了好几颗白子。

  突然间,她明白了他的意思,置之死地而后生。两人相视一笑,又继续把残局给继续下完。

  三盘棋之后,她是彻底认输了。她对下棋是兴趣,而他则是精益求精,每次都把她逼到了绝处。

  “不下了,不下了。”慕锦华推了推棋盘,苦了脸。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这么没面子。

  亦南舒朗声笑了起来,许久,才道:“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她看了看天,的确很晚了。“七哥……”她刚要说,忽的瞥见一个小丫头朝这边张望,又把话咽了回去。

  亦南舒看出她的愧疚,安慰道:“华儿,你只用照顾好自己。”这一点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