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要变天了(2/2)

加入书签

小的幽禁,他还没有放在眼底。

  慕锦华更是惭愧,脸都红了,“七哥,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怕她更歉疚,他只好点头含笑。

  走得时候,她连连回头,却没有看见熟悉的脸,心头划过一丝淡淡的失望。

  到了荣华宫,膳食已经准备好了,听到她回来,双儿扶着南棠玥走了出来。

  一见她,南棠玥便红了眼。“华儿。”

  “玥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她忙扶住了她的手,用眼询问双儿。

  双儿解释道:“这几日公主一直都早出晚归,玥小姐就以为公主在避着她,奴婢怎么劝都没用。”

  “玥姐姐,我怎么会避着你?”她帮她擦去了眼泪,又见她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忙喝斥道:“春兰,你是怎么伺候主子的,这么冷的天不怕你家小姐冻坏了身子?”

  她解开狐裘,披在了她身上,拉着她往里面去。

  南棠玥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声,她好说歹说再三保证她才相信她。用了膳,又说了一会儿体己话,才把她哄高兴了回去休息。

  事毕,她感到阵阵疲倦。

  双儿端了一杯茶来,在她身后给她揉揉肩。

  她眯着眼十分享受,身子慢慢放松下来,这才问道:“这几日除了皇上还有谁来过吗?”

  “前日良妃娘娘来了,要不就是大皇子。”

  难怪她会一反常态,或许也是受了刺激吧。“国舅府有没有派人过来?”

  双儿忿忿不平,“没,开始那天还询问过,后来就没人了。公主,你说国舅爷怎么那么狠心?玥小姐都即将是皇后了,他还这样不冷不热的对她。”

  傻丫头,皇后又如何,他孟国舅已经攀上了傅长宵这棵大树,所以才不在乎这皇后的位置了。“有时间多陪陪她,别让她一人思乱想。”

  双儿停下手,不满道:“公主,奴婢要跟着你。”

  “这是命令。”她沉声道:“近来京不太太平,你跟着玥姐姐我比较放心。这宫里的饮食、婢子、奴才你都要看清了,要是玥姐姐出了事,我拿你是问。”

  “奴婢明白了。”她又开心起来,好在公主不是嫌弃她,而是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

  这一阴霾还没过去,京城里传出了一大喜讯,苏相回来了。皇上下旨苏相官复原职,众民四处奔走,纷纷把这个好消息传了开来。

  慕锦华刚起身,就听见一声公主,孙永福大步奔了进来,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的说道:“咱家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公主了?”

  一个多月不见,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双颊都凹陷下去。

  慕锦华喜出望外,亲自把他扶了起来,“孙公公辛苦了。”他到了宫,苏沪一定也到了。“双儿,给孙公公赐坐。”

  双儿搬了一根凳子过来,又沏了一杯热茶递给他。

  孙永福端着茶,还没从激动恢复过来,手脚轻颤。

  等他平复了一会儿,她才问道:“孙公公,苏相可是到了京了?”

  “苏相这会儿正在朝堂上面圣,皇上已经下旨让苏相复职。咱家念着公主不知道消息,所以急忙赶了过来。公主,咱家总算回了京城了。”

  她知道他们一路不容易,听他语气,吃了一惊。“你慢慢说,这路上究竟生了什么了?”

  孙永福点头,开始回忆起来。

  那日于副将知道她先离开十分生气,奈何苏相要进宫只能一路护送。几人走的是官道,于副将为了着急追上来日夜兼程,没想到到了路上却遭到追杀。

  起初只是一小伙,到了后来,不同人马出现,不少人都受了伤。就这样一路走一路停,终于到了灵州。然后就听说苏晟敏的事,苏沪急得吐了一口血,修养了三日,才进了京。

  他们其实是昨夜进了宫,为了封锁消息才没通报任何人。慕玄烨和苏沪谈了一夜,第二日一同上了早朝。

  说完,他一阵口干舌燥,喝了热茶,身上一点暖意都没有。

  “已经没事了。”慕锦华安慰道,那种胆战心惊的日子只有经历过得人才知道是什么滋味。

  孙永福心头一暖,心安了不少。

  “公公一路辛苦了,本宫恩准你休息几日,再来当差吧。”

  孙永福感激连连,“谢公主恩典。”

  孙永福退了下去不久,邱兰回来了,眉眼是淡淡的喜色。“曦主子,苏相回朝了,属下刚得到消息,听说苏相拿出了什么证据,摄政王当场脸都白了。”

  慕锦华又着急又担忧,坐立不安,“你再去打听打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