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以进为退(1/2)

加入书签

  这一次早朝持续得特别长,一直到了日上三竿,才从前朝传出了下朝的消息。

  种种证据皆将傅长宵撇在外面,慕玄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逍遥法外,面上还得维持帝王之尊。

  令他欣慰的是,宁元恒主动请缨彻查此事,也表明了,郡国公府的态度,是站在皇上一侧。

  似乎才从今日开始,皇上正式与摄政王之间的拉锯战拉开了帷幕。

  她一边听着邱兰禀告一边匆忙去追苏沪,却是晚了,刚要吩咐奴才起轿回宫,便看见了黎简。

  一愣,她问道:“黎叔在等我?”

  黎简嗯的应了一声,眼里不满那绝世容颜被幂离遮挡起来,“老爷知道你会来,所以让我转告公主一句话,国在前,家在后。”

  “国在前,家在后。”她念着这句话,脸上因为郝然而热起来。“舅舅是做大事的人,华儿实在惭愧。”

  她本就是打算来劝谏试探他口风的,这一来,倒显得她小气。

  黎简迟疑了半响,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在路上听说,皇上给你赐婚了?”

  脸不自然又红了红,嘴角嗪起了一抹笑意,“嗯。”转而想到玉洺辰的话,笑意又僵住了,丝丝苦涩涌上心头。“旨意已经颁布下来了。”

  听她亲口承认,他心一揪,“真是玉洺辰?”

  她点头,敏锐的捕捉到他语调不同,问道:“黎叔觉得不妥?”

  “是不妥,简直不可理喻。”他吼出声,握紧了拳头。

  慕锦华吓了一跳,“黎叔?”

  黎简意识到自己绪失控,收敛了怒气,平静的道:“我的意思是,那玉洺辰身份不明,皇上这道旨意未免下得太过轻率。”

  邱兰将他的表看在眼底,若有所思。

  原来他是担心自己,慕锦华心微暖,“黎叔不必担心,这婚约……”顿了顿,那双美眸划过一丝轻嘲,“或许不作数。”

  他说,我会像皇上请婚,继续把这出戏演下去。

  有时候,连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戏,还是戏外。

  黎简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什么意思?”

  她一怔,不知道怎么作答。

  出了很远,她都没从刚才的谈话缓过神来。

  “曦主子,是良妃。”邱兰道。

  她抬眸,那个总是柔端庄的女子眼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不知她是不是幻觉,从她的眼,她竟然察觉出了一丝强烈的恨意。

  良妃恨她,为什么?

  只不过一日之间,京城便炸开了锅,有人欢喜有人愁,苏沪的到来,再次把京城诡辩的局势推到了另一个更复杂的地方。

  京城的天,是真的要变了吗?

  而另一边,禁卫军在宫严令把守,慕锦华再去熙云宫就被挡在了门外。

  出殡那一日,慕锦华随着慕玄烨前往苏府,那个身子健硕的老者两鬓间新长了不少白,令人心疼。

  “舅舅。”慕锦华不知如何安慰他,羞愧难当,如不是苏晟敏接手了案子,也不会遭人毒手,说来说去,还是赖她。毕竟一开始李晖一案陷害的,是她慕锦华。

  苏沪心口极痛,面上绷着一张脸,安如泰山。“曦丫头,你什么也不用说了,这不是你的错。”

  想不到反倒是他来安慰自己,慕锦华更是无地自容。“如今宫到处都是禁卫军把守,傅长宵狂妄自大,是越来越猖獗。”

  慕玄烨眼迸了一丝恨意,“这次扳不倒他,下次再想要从他手夺走禁卫军兵权,难上加难。苏相放心,朕不会让苏大人枉死的。”

  “颛孙小贼欺我朝无人,实在可恨可气。”苏沪脸色阴沉,“老夫便来斗斗他,消消他的气焰。”

  慕锦华沉声道:“舅舅,当务之急是帮南王离开天辰,以防昊沅借口兵。”

  苏沪听了这话,脸色又黑沉了几分。他沉思起来,半响,说道:“老夫有一计。”

  随后,苏府管家在门外说道:“老爷,时辰到了。”

  三人都怔了怔。

  慕锦华担忧的看向苏沪,见他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波澜。“皇上,老臣先告退了。”

  “苏相去吧。”

  他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沉寂如他,到了抬棺的那一刻,他突然对天吼道:“我儿一路走好,你未完成的心愿,自当为父来做。”

  那一声声直鼓人心,众人闻再生悲怒。

  所有人这才意识到,天辰那个传奇一生的苏相,是真的重返朝政。

  那一日,白色盛开,整个京城都笼罩在一片肃穆悲伤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