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惩罚恶奴(1/2)

加入书签

  段校尉忙让开,傅长宵跟着她进了熙云宫。

  许久,亦南舒才缓缓而出,边走边调傥道:“摄政王和公主大驾光临,本王荣幸之至。”

  慢他半步,玉洺辰行在身侧,眼朝这边一扫,便移开了。

  慕锦华心里失落,噙笑意上前来,“今日本宫生辰,特意相邀南王赏梅,不知王爷可否赏脸?”

  亦南舒看向傅长宵,肆一笑,“这就要看摄政王了。”

  傅长宵仿佛听不出里边的嘲弄之意,一本正经的道:“南王不必担忧,本王自会派人贴身保护。行宫遇刺之事,本王保证绝不会生。”就算是有所图谋,表面功夫他依旧做得滴水不露。

  亦南舒浑然不在意,“那王爷可得舍得派遣高手,毕竟杀手层出不穷,就凭外面那几个虾兵蟹将,还不够他们练练手。”

  傅长宵气噎,“本王一定会让南王十分满意。”

  慕锦华忍住笑,眼角的余光扫向玉洺辰。他始终置身事外,泰然处之。见状,她心气上来,起了坏心眼,故意靠了过去,挽住了他的手臂,娇嗔道:“驸马可有准备礼物?”

  玉洺辰身子僵硬,“公主一会儿便知。”

  她蹙眉,朝他身上靠了靠,“什么礼物神神秘秘的,非得一会儿才给?”

  玉洺辰身子更僵了,推开也不是,不推开也不是,眼划过一丝尴尬,声音重了一点。“公主自重。”

  她放开了手,脸上的笑意更加恶劣,一字一句的道:“那好,驸马的礼物如不合本宫心意,定要给本宫一个交代。”

  闻,玉洺辰身子一动,垂眼看地。

  亦南舒侧身,挡住了傅长宵的视线,对慕锦华说道:“听闻天辰又处皇家梅园乃是太祖所建,这等风流佳事,本王心神向往。公主不说,本王定是厚着脸皮也要去瞧一瞧的。”

  傅长宵眼眸微沉,莫非这南王真的是个风流享乐之徒?

  慕锦华配合道:“那还等什么,这会儿天气正好,定叫南王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宫,车撵行至玄武门,一团肉团急匆匆朝着这边奔了过来。

  车夫急忙拉住了缰绳。

  “怎么回事?”孙永福喝斥道。

  车夫回道:“前面好像出了事。”

  孙永福下了车,瞅着一个孩子朝着这边冲了过来,才准备斥责,就看清了人。“大皇子?”

  小慕峥跑到了他跟前,抓着他的衣袖,急急道:“姑姑呢?是不是在马车里?”

  孙永福还没答话,双儿挑着帘子探出头来,“大皇子,公主让您上来。”

  小慕峥松了手跑过去,一旁的奴才把他抱上了车。他立刻钻了进去,扑进慕锦华怀。“姑姑,峥儿总算追到你了。”要不是他机灵,现在肯定追不到人。

  身后的嬷嬷都急了眼,气喘吁吁。只听到一阵刻薄的声音大声吼道:“公主,大皇子是不是在里边?”

  小慕峥往她身上缩了缩,不知是碰到了什么地上,嘶了一声。

  慕锦华拉开他的手臂,看见上面左一块右一块的青紫,眼里蕴了一丝怒色。再看他的另一只手臂,也是如此。“谁弄的?”她问。

  听见她问,小慕峥委屈上来,眼泪汪汪。“母妃近来心不好,拿她出气。她气不过,就经常捏我。她派人守着峥儿,防止峥儿跑出来。”

  慕锦华握紧了拳头,想她天辰大皇子竟然会被一个奴才虐待幽禁,她倒是要看看,谁借了她天大的胆子。

  迟迟得不到应答,那嬷嬷急了,忙说道:“公主,良妃娘娘还在等着大皇子,要是晚了奴婢担当不起啊。公主——”

  “孙永福。”

  听到叫自己名字,孙永福忙走回去,“奴才在。”

  “命人将这等恶奴拉下去好生看押,待本宫回宫再行处置。”

  那嬷嬷一听知道事败露了,急忙跳脚,拉高了音调。“公主,奴婢是永和宫的奴才,要动奴婢,还得问问良妃娘娘答不答应。”

  拿良妃来压她,好,真是很好。慕锦华脸色微沉,“孙永福,还不快带下去。”

  孙永福听自家主子动了怒,直接给旁边几个奴才使眼色,那几人直接把人给抓住了。那嬷嬷挣扎了几下无果,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傅长宵骑马上来,不悦的扫过车前的混乱,“怎么了?”

  那嬷嬷见识他,立刻说道:“摄政王,你要为奴婢做主。奴婢是永和宫的人,公主不但强抢了大皇子,还要将奴婢关起来。摄政王,你要救救大皇子啊——”

  她颠倒是非的本领倒是极强,慕锦华冷冷一笑,“你这刁奴胆敢对大皇子动手,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