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惩罚恶奴(2/2)

加入书签

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待得本宫查明真相,定然禀告皇兄,叫你这恶奴死无葬身之地。”

  “摄政王,公主是在诬赖奴婢,摄政王,我家娘娘……”

  “住口。”傅长宵大喝一声,防止她说出太多,一出剑,血花喷溅。只见那嬷嬷嘴角咧开了一道血口,一条舌头竟然被生生割了下来,真真是应了那句话,血盆大口。

  闻到血腥味,慕锦华秀眉微皱,轻轻的拍了拍小慕峥的后背,低声道:“别怕。”

  小慕峥闭上了眼睛,隐隐猜测到了什么。“峥儿不怕。”

  她更加心疼了,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良妃为什么不喜欢自己的儿子?

  就在这时,傅长宵的声音传了进来,“以下犯上,来人,将这一干刁奴拉下去,等待皇上落。”

  那嬷嬷和余下的奴才婢子都被人带了下去,无人敢出一。

  处理好一切,傅长宵朝着马车看了一眼,才道:“走吧,别耽搁了时辰。”

  紧随其后,车里,亦南舒微微勾起了唇角,宛若一只入世的妖精,魅惑横生。“狠辣无,傅长宵果然名不虚传。”

  眼撇到旁边坐得笔直的人,挪揄道:“是吧,阿辰?”

  玉洺辰面无表。

  他坏笑道:“我也想知道阿辰准备了什么礼物。”

  他一愣,不自然的举手至唇边咳了咳,平淡无波的眸子里划过了一丝苦涩。

  梅园坐落在京城之东,从一大早,宝马香车络绎不绝,从街头排到街尾,纷华靡丽。

  百姓们交谈阔论,指着路过的哪一家车马最华丽,哪一家的公子最有采、小姐最贤德。

  这浩荡的阵势,百年难得一见,在京几乎都叫得上名号的权贵都出现了。男女老少盛装而行,真真是翠围珠裹,翠羽明珰。

  缤纷,繁华簇拥如锦团,远远望去,犹如一片白色的花海,又在边际变成了色最后是一望无际的红色。

  身置树下,落梅纷纷,仿若在璇霄丹阙之。

  “摄政王到,荣华公主到——”随着尖细狭长的声音传来,众人驻足而停,拜倒在地。

  “参见摄政王,参见荣华公主——”

  傅长宵立在马背上,俯瞰着底下的众人,心涌入了一股难的豪气。不够,这还不够,他要的远远还不够。

  “都起来吧。”他说道,声音不怒自威,带着一丝杀伐果断之气,震慑众人。

  他一下马,自然有臣子权贵迎了上来,把他围作一团。

  “哼,这颛孙小儿实在太嚣张可恨。”有人怒道。

  另一人接口道:“如今丞相回来,且待他张扬几时,日后有的他受的。”

  其他人都点点头,小心的看向苏沪。却听他说道:“一个莽夫也值得尔等议论比较?”

  这边的人大都都是权贵出身,当年跟着太祖打天下开创天辰山的功臣之后,纷纷露出一抹郝色。

  眼看两位朝重臣如众星捧月般分作两团,当今局势一清二楚。

  紧接着,帘子打开,两个婢女一前一后下了车,最后,那个耀眼夺目的女子才探出身来。金装玉裹,翠羽明珰,隐在公主之尊下的美张扬而深沉,几乎叫人不敢直视。

  荣华公主,唯有她才能担得上这荣华二字。

  在她之后,一团粉嫩的小身子走了出来。紧接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荣华公主亲自把他抱了下来,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看重和宠溺。

  众人才知,前些日子郡国公府三小姐及第礼后流传的事,竟然是真的。

  小慕峥挺直了腰身,乖顺的站在她的身边,迎接众人的视线。脑始终回响她刚才说的那句话,记住,你是我天辰的大皇子。

  所以,他生来就该坦然接受众人的目光和膜拜。

  慕锦华眼一扫,见到苏沪,嘴角扬起,对他点了点头。

  这之后的马车也停下了,玉洺辰走了出来,清冷的视线一扫,顿时将周围的旖旎驱散得干干净净,一派的云淡风轻之姿,清逸洒脱。

  没等众人回神,亦南舒弯着嘴角下了车,他妖艳的更加惊心动魄,摄人心魂。要说不同,亦南舒的艳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而对慕锦华,则是想要占有和让她乖乖臣服的野心那。

  恍惚间,众人更是觉得置身于神霄绛阙。

  小慕峥也是第一次到梅园,抑制不住心的激动,抬头对慕锦华说道:“姑姑,太祖可曾想到百年之后,梅园会是悬圃蓬莱的盛景?峥儿最近诵读诗书,刚好读到了王鏊的真适园盛放,便想着里面的‘香雪千枝压万枝’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如今一看,才觉‘琼枝只合在瑶台’,‘寻春问腊到蓬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