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合谋(1/2)

加入书签

  众人皆震惊不已,大皇子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采,将来必定不是池物。

  苏沪眼一沉,目光炯炯的盯着小慕峥瞧了一会儿,沉思起来。

  慕锦华宠溺一笑,“说得不错,回去有赏。”美眸淡淡的扫过四周,说道:“各位不必拘礼,本宫来之前,怎么玩儿还是接着玩。”

  慕峥高兴得差点跳脚,早知道就多背两咏梅的诗了。

  宁秦雅放松起来,说道:“连华姐姐,我们在作诗呢,晴儿做得可好了。”

  她看过去,站在宁秦雅旁边的绿衣女子羞红了脸。

  “你看,这还是她写的诗呢。”宁秦雅扬了扬手的诗词,快步走了过去。“诺,晴儿是玉春社有名的女诗人。”

  “宁秦雅。”被唤作晴儿的女子跺了跺脚,羞愤难当。

  慕锦华接过来一看,‘日暖香寒已盛开,开时曾达千百回。春风岂是思,相伴花前去又来。’

  她抬眸,撇到宁秦雅脸上的笑意,不经意的朝着绿衣女子看去,见她偷偷的撇向傅长宵,心里半沉。收回目光,定定的看向宁秦雅,夸赞道:“好诗。”

  宁秦雅不躲不避,“晴儿不光诗写得好,也还是上官府上的掌上明珠。哪里像我,总是被祖母责骂嫌弃。”她学着郡国公夫人的语气说道:“你整天都抱着书看,以后干脆嫁给书得了,还找什么如意郎君。”

  她的脚尖踢着地面,做足了一个小女儿家的娇憨之态。“连华姐姐,我要是有晴儿一半好,祖母就不会整天絮絮叨叨了。”

  所有人都是一笑而过。

  慕锦华眼角微沉,很快又被浓浓笑意掩盖下去,点了点她的额头。“老夫人教训得没错,你们同在玉春社,多该向晴儿姑娘学学。”她看了邱兰一眼,后者会意,悄悄离开。

  ‘相伴花前去又来’,看来,两人见过还不是一次两次。上官府?她眸光闪了闪,傅长宵,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我自然学到了一些。”宁秦雅不服气,辩驳道:“我也来一。”

  她略一思忖,便张口道:“耐得人间雪与霜,百花头上尔先香。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

  她还以为她会想出什么来,无奈道:“这是前朝诗人俞樾的夫人所做,也不害臊。”

  宁秦雅理直气壮的道:“这作诗作诗,又没说是自己所作。”

  她这一说,还真是。

  慕锦华默然,难怪郡国公夫人在这几个孙子最疼宠她,这样古灵精怪的性子,谁不喜欢?

  亦南舒突然鼓起了掌,“说得好,作诗本就是雅兴随之,倒叫那些所谓的雅人弄得俗了。”轻轻落落的掌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面对那张脸,瞬间把要说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庭院无尘夜来霜,见来不是等闲香。同作罗浮梦,决胜东坡在玉堂。”这原句本是寒宵,被他改成了一个春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旖旎之味。

  宁秦雅惊讶的看过去,亦南舒勾唇一笑,她顿时羞红了脸。

  梅园占地千尺,先祖在京郊划地而建,为修葺梅园大肆扩展城墙,方才将梅园都囊括在京城之内。

  另命令天下所有能工巧匠精心打造,雕甍画栋,水榭精致别雅,长廊雕花巧夺天工,栩栩如生。

  百年前民哀怨道,判笔描史犀利。

  百年后后人叹服,直道鬼斧神工。

  慕锦华倦了,挥手屏退了众人,自己入了别院小憩。

  双儿推门把沏好的茶端了上来,气呼呼的道:“公主,那帮奴才要跟到什么时候?连奴婢要出恭,都有人在外面跟着。”

  她给小慕峥拉高了被子,低声道:“让他们跟着吧。”

  双儿气不过,可也没得办法。

  这时,邱兰回来了。

  她起身,示意她到一旁去说。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离得远一点,才问:“怎么样?”

  “那女子叫上官晴,上官府嫡女。父亲是太子少师,兄长是通政使司副使。”

  “上官大人在朝如何?”

  “他是皇上一派的。”

  她嘴角微扬,“是吗?”既然是站在皇兄这边,又怎会允许上官晴与傅长宵见面?难道只是私下见面?她可不信。

  “其他事都安排好了吗?”

  “嗯。”

  目光凝重,她喃喃道:“希望一切顺利。”看向邱兰,吩咐道:“你去找七哥,说我需要他的玉肤露为峥儿上药。若有人拦着不让,你便拿峥儿的伤势压他,晾得他也不敢来。”

  “是。”邱兰退了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