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他们认识?(1/2)

加入书签

  双儿一边扶慕锦华起来,一边骂道:“不长眼的东西,公主岂是你可以冲撞的?”

  那方才如梦初醒,挣扎着跪倒地上求饶:“奴才不知道是公主,求公主开恩哪。”

  慕锦华摆了摆手,说道:“走吧,下次注意点。”

  那感恩戴德。

  “公主,就这样放他走了?”双儿不满,“如果其他奴才知道了,还不骑到了公主头上去。”

  慕锦华佯装无奈的叹了叹,把手的东西收到了衣袖深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看天这么黑,或许他真是无意的。”

  “公主就是心善。”

  这一个小插曲很快就被抛到了脑后,还没进梅疏宫,丝竹的靡靡声便传了过来。

  走进梅疏殿,慕锦华立刻想到史书上是这样评价的,碧瓦朱甍,画梁雕栋。八个字,将梅疏宫的奢华迤逦刻画得入木三分。

  殿内纷华靡丽,莲步款款,仿若真是踏在仙台之。难怪先祖临死之前再三严令后代子孙不准打开梅疏宫的殿门,或许早已料到后人看到这种境况震惊的神。

  落座,扫了一圈,竟然没有看到玉洺辰……不,是御风的影子,若有所思。玉洺辰究竟想要做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入座的时候,一声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皇上驾到,良妃娘娘驾到——”

  众人急忙起身,叩拜,“参见皇上,参见良妃娘娘——”

  慕玄烨大步走了进来,对梅疏宫的奢华也只是惊诧一下,又回归平静。“平身。”

  众人起身,在看见帝王身侧的女子时,都惊讶得合不住嘴。

  南棠家的小姐?!

  相反于慕锦华的美,她美如月宫仙子,让人觉得遥不可及。又美得不露声色,淡雅清丽。她天辰第一美的称号,便是因了这如仙子般的神态之姿。

  而良妃,紧跟在两人身后,脸上保持着端庄得体的笑意。两姐妹同父异母,容貌却是天上地上的差别。

  在良妃之后,也才是排得上名号的几位宠妃。

  一时间,所有人都心思各异,摸不准年轻帝王的心思。

  慕锦华垂下头,指尖摩挲着袖的牛皮纸袋。难怪今日皇兄会让李公公来接玥姐姐,原来是乘着这个机会给她撑腰。

  到了殿前,南棠玥迟疑了,落了慕玄烨两步。他察觉到身边人的变化,回转身来,不由分说把她拉进了自己怀,揽着她上了殿前,与她同座。

  苏沪捏紧了酒杯,毫不避让的看向高位,眼满是不赞同。

  慕玄烨仿佛没有看见,他来之前便已做好心里准备迎接一切。如果他连自己心爱的女子都保护不好,还有什么资格成为帝王?

  被所有人的目光一扫,南棠玥局促不安,偏偏腰上的那只手炽热如铁,一点也不想分开。

  “别怕。”低沉的带着让人心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迎上爱人的那双眼,不再害怕。从十四岁先皇赐婚一直等到了十九岁,她终于要等到她的幸福了吗?

  南棠玥不知道,但是这一刻,她想要沉溺在这种美梦不可自拔。既然要沉沦,那就让她先享受眼前的幸福。

  触及慕锦华鼓励的视线,她端坐了身子,仿佛是万花之王,这天下,耀眼得让人无法忽视。

  “皇上,这实在不妥。”

  众人齐齐看去,惊讶的现说话的人却是南棠封,看他从席间走出到跪下,很多人都缓不过神来,下意识朝着朝的两尊大佛看去。

  只见傅长宵和苏沪一人若有所思,一人低头喝酒,顿时摸不清他们的心思。

  最先反对的,不该是这两人吗?

  “皇上,小女身份低贱,怎能坐在那里?老臣惶恐啊。”他一连磕了三个大响头,额头都青了。

  南棠玥眼闪了闪,心自嘲。身份低贱,这个人真是她的爹爹?有时候她真的怀疑,南棠歆才是这南棠府正儿八经的嫡女。

  “皇上,这万万不可啊……”

  听着那一声声的哀呼,她的心从揪疼到最后化为了平静。即便如此,那隐藏在袖的双手止不住颤,直到一双温暖的大手包围住了她。

  “国舅爷似乎忘记了,玥儿是天辰未来的。”年轻的帝王阴沉着眸子,恍惚间,众人感觉到的不是这个年轻的帝王而是威震四海的先皇,那双眼一样的凌厉与捉摸不透。

  南棠封心一凛,硬着头皮劝诫道:“话虽如此,但皇上尚未大婚,这于理不合啊,皇上如此,将良妃娘娘至于何地?”

  良妃勉强一笑,“爹…国舅爷何必在乎这些繁缛节,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