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她就知道他会来(2/2)

加入书签

 紧接着,众人都争相送上自己的礼物。慕锦华一一收下,再两三表示自己喜欢,还算是宾主皆欢。

  好久,慕玄烨才注意到阮临站着,忙道:“来人,给阮临赐坐。”

  安排座次的为难道:“皇上,座次是之前就安排好得,要是再排位,就得到末尾去了。”看得出皇上对这位公子非比寻常的看重,所以才难办。

  “这……”慕玄烨迟疑了一下,阮临只是一个富商,安排在间哪里都不合适。

  阮临说道:“皇上不必为难,那不就有个空位吗?何必麻烦。”他大步走了过去。

  那空位是留给玉洺辰的,慕锦华刚要出声阻止,他已经一屁股坐下了,难道还要他起来。

  殿内传来阵阵抽气声,阮临故意问道:“我坐这位置不妥吗?”

  小答道:“这是留给驸马爷的。”

  阮临皱了皱眉,郝然的看向慕玄烨,“皇上,我…事先并不知晓。这宴会都进行大半了,驸马爷还没来,我才……”

  他一脸惭愧的样子,正要起来,就听慕玄烨说道:“驸马爷既然未到,你坐着也无妨。”

  慕锦华敏锐的注意到慕玄烨的一丝不悦和不满,心跳如鼓,这才明白了阮临的用意所在。

  她肯定,这人一定是故意的。

  她眼神微闪,莫非,他知道玉洺辰会不来?

  想到那日的事,再联系今日,她大为警觉,是他拦住了玉洺辰不让他来的吗?

  无意对上阮临浅笑的眼,她收拢指尖。不管他玩什么把戏,她绝不会再让他逞心如意。

  慕玄烨侧头问亦南舒,“南王可知玉公子去了哪里?”这公主生辰宴竟然少了驸马爷,这事传出去还不沦为笑柄了?

  亦南舒也不知道,就连御风什么时候不再都不知道。

  慕锦华抢先说道:“皇兄,玉洺辰他……”

  “我自然是为公主准备礼物去了。”殿外传来的笑意打断了她的话,玉洺辰大步走进了殿。清朗如画,眉目间六分英气三分豪迈一分洒脱,淡然出尘,宛若那冬末入春的一道清泉,清清凉凉,却让人格外舒坦。

  慕锦华的心一下子就鲜活了,目光紧紧的追随他,嘴角半扬。

  这根木头,从来都这样出其不意,害她白白担心这么久。

  玉洺辰侧头给她一个安心的笑意,行至殿,又道:“皇上恕罪,草民既知今日是公主生辰,特意亲手准备了一分礼物。出宫较晚,匆忙而至,还望皇上莫怪。”

  慕玄烨知道他和南王一起从皇宫出来,对他的怨气少了几分。“驸马爷是为礼物来晚了,朕又怎会责备。”瞥见慕锦华频频打着眼色,他只好用一种轻松的语气道:“只这礼物不好,朕是要怪罪的。”

  傅长宵重重的哼了一声。

  再看阮临,眸色深重。

  玉洺辰全然不在意,眸全是洒脱和自信。“皇上放心,草民的礼物,定能入得公主之眼。”

  “哦?”慕玄烨这次是真的有了几分兴趣,玉洺辰不过是个剑客,他已不抱任何希望。有什么,能比得过他的血菩提,又有什么,比得上傅长宵的玉石雕像?

  很多人都出一声声嗤笑,嘲笑他不知量力。这宴会当,哪一个送的都是非凡之物,一个整天只会打打杀杀的人,能送出什么来?

  但一瞥那淡然之态,又不由得让人平白相信。

  慕锦华嘴角再扬,她相信玉洺辰,如同他每一次都能给她带来许多惊喜。虽然这惊喜,大多是惊讶大于喜悦。

  不管如何说,她仍是生出了一丝紧张,汗水晕湿了袖纸袋。

  玉洺辰侧头,一笑,她顿时感到心安,也回给他一个微笑。

  两人的互动看起来很普通,却该死的甜蜜。傅长宵闷闷的灌了两大口美酒,说道:“玉公子非得在这时候卖关子,岂不扫兴?”

  玉洺辰不接话,低声唤道:“御风、炎雷。”

  闻声,两人一前一后手端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放着的是——两本书?

  这玉洺辰不会穷到连珠宝都买不起,所以干脆去书店买了两本书浑水摸鱼吧?

  “第一份礼物,是禹州温圆的账本。”低沉的声音在宴会掀起轩然大波,就连一贯云淡风轻的苏沪也端正了身体。

  账本?温圆?莫非,是在上京途丢失的那本?

  慕玄烨拧起了眉头,“呈上来。”

  玉洺辰看了御风一眼,后者走上前,把东西交给了李公公。

  李公公接过一看,册上标榜的账本二字引人注目,手托着犹如千金,毕恭毕敬的呈到了帝王眼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