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这是驸马爷(1/2)

加入书签

  “这个问题,去问你家王爷吧,本宫刚才恰好碰见他。”慕锦华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尔等尽职尽责,哪里比得上你们王爷快活?”

  玉指一指,“你们快带人去梅园看看,万一摄政王被某只狐狸勾走了,可就麻烦了。”她倒是期望方义豪带着人进去刚好撞破好事,不知明日会不会传得满城风雨?

  一想到这,心大为畅快。

  方义豪眼皮突突的跳了起来,招了招手,匆匆离开。

  她浅笑,走进了梅疏宫。才进去,就看见孙永福和双儿跪在殿,惹得帝王震怒。

  “本宫一走,似乎错过了许多有趣的事。”人未到,她的声音已经传了开来。

  众人回头,来人正是荣华公主。

  孙永福和双儿一看,都露出了喜色,“公主——”

  “大皇子——”

  两人面面相觑,皆放松下来。

  她走进了殿,视线在两个奴才间一扫,而后看向座。“皇兄,这是什么意思?”

  慕玄烨见着小慕峥,心放下了大半,仍板着脸道:“这两个该死的奴才失职不算,还妄图欺君,若不打他个几十大板,难解朕心头之怒。”

  “是臣妹要他们瞒着的。”慕锦华停下脚步,“皇兄要是责罚,就先责罚臣妹,不过,在此之前,臣妹有话要对皇兄说,还请皇兄移驾到内堂。”

  慕玄烨颔,故意道:“也好,要是你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朕不仅要罚这些奴才,连你也难逃其咎。”

  慕锦华低头,对小慕峥道:“你去玉哥哥那里等姑姑。”

  小慕峥听话的松开手,小萝卜腿朝着玉洺辰跑去。

  被他两手一搭,玉洺辰有些僵硬。又瞧着他想要往自己腿上爬,他彻底黑了脸。

  “玉哥哥?”小慕峥眼睛一闪一闪的,还记得那夜的景。

  玉洺辰这一分神间,小慕峥已经自来熟的爬到了他的腿上,乖乖坐好。

  至此,就算他想要拉他下来,当着满朝武,也不能。

  难得见玉木头局促的样子,慕锦华憋足了笑意,张口无声道‘帮我照顾他’。

  玉洺辰眼里一冷,手脚不知道放在哪里。这笔账,以后他再慢慢找回来不迟。

  慕锦华见状,率先朝着内堂走去。

  阮临打趣道:“你这抱着奶娃的样子也奇特,湖笑料太少,不知这场景画成图卖下去,湖多少女儿会哭红了眼。”

  不等他说,小慕峥抢声道:“玉哥哥那么厉害。”满眼都是崇拜。

  阮临一噎,调笑道:“小娃娃喜欢这个大冰块?他从来只会沾花捏草,你还不知道什么是粘花拈草吧。就是……”

  小慕峥漂亮的鼻翼微皱,“玉哥哥,怎么一直有只花孔雀在旁边叫唤?他该不会是在嫉妒你吧?”

  玉洺辰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你都说是叫唤了,还理他作何?想吃什么,桂花糕如何?”

  从来都不知道何为喂人的玉剑风第一次捻了一块糕点塞进了他的口,炎雷看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了下来。

  小慕峥嘴里装得满满的,得意洋洋的瞅了阮临一眼。

  阮临生平第一次有种颓败的错觉,他嫉妒这个大冰块?简直是在侮辱他。刚要回嘴,现对方只是个小孩,跟一个孩子计较,传出去还不笑掉大牙?

  “说吧,有什么事非得避开众人。”慕玄烨问道。

  慕锦华把袖的东西递了过去,“这是宴会之前一个‘’给我的,皇兄看了便知。”

  慕玄烨正色起来,翻看了一会儿,脸上积攒了怒色。“他以为他还能嚣张到几时,这个东西,足够让他把兵权全部交出来。”

  “皇兄,臣妹认为还是不要轻易打草惊蛇,这里毕竟是梅园,到处都是禁卫军把守。稍有差错,便会给他一个兵的借口,到时候,我们全部都会命丧于此。”

  慕玄烨也冷静下来,把东西装了起来,“这件事你不用再管,等我与苏相商量过后再说。”

  “臣妹明白。”她终究只是一介女流,后宫不能干涉朝政,她已经多次逾越了。

  两人再回到宴会的时候一切如常,外人不能从上面看出什么。接下来依旧是笙歌月舞,慕锦华看小慕峥累极的模样,主动请辞。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她离开,玉洺辰自然也起身离开,同乘离去。

  宴会主人公一走,众人也纷纷告辞。直到离开,他们都不知道梅园曾经生了什么。

  待得傅长宵回来,已经得到一句宴席散场的消息。

  当夜慕玄烨暗召苏沪等人御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