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1/2)

加入书签

  “可以吗?可以吗?”他急急道,眼睁得大大的,唯恐一眨眼她就会消失,又是一场梦。

  “当然可以。”她刮了刮他的鼻尖,带着宠溺的语气说道:“不仅如此,我还要让玉叔叔教你武功。”

  他的心回暖了,刻意筑起的防备再次龟裂。他小心翼翼的靠进了她的怀,贪婪的汲取温暖,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就能驱赶所有的严寒了。

  就在她以为他睡着的时候,他突然说道:“姑姑,我会乖乖的。”似在保证,又在讨好。

  眼泪在这一刻从眼角滑落,她把他抱了起来,朝着殿外走去。“我们回家。”

  殿外白雪依旧,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知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两人到了玄武门,远远的看见玉洺辰站在马车旁把弄长萧,一阵暖流流过。

  “二爷,公主来了。”弄雪提醒道。

  玉洺辰收回了长萧,看那雪地里款款而来的女子,心百般滋味。他叹了叹,大步走了过去,伸手就要抱小慕峥。

  小慕峥一顿,主动朝着他张开手,稳稳的落入了他的怀。

  他安静得不像是一个孩子。

  玉洺辰碰到这具冰凉的身子也是一僵,暗自运气内力给他注入暖气。

  小慕峥咬着下唇,把头窝在了他的肩膀。

  “回去吧。”慕锦华说道。

  他点头,两人并肩朝着马车走去。

  不知是不是抱着小慕峥透支了太多力气,她脚下一滑,险些摔在了地上。

  玉洺辰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的手,“小心。”

  她站稳了身子,脸色和小慕峥有的一拼。

  “走稳了。”玉洺辰干脆执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去。

  她侧抬着头,眸子倒映着玉洺辰坚毅的侧脸还有漫天飞舞的雪花。

  意外的,对她回来,双儿没有大哭大闹,镇定的吩咐其他奴才打热水,煮姜茶。要不是眼满是担忧,一副欲又止强行克制的模样,她肯定以为这丫头换了人。

  慕锦华微微感叹,许久不见,双儿也成了一个独当一面的丫鬟了。是谁驱使她改变的?

  眼角的余光扫过侧挺立的身影,又落到了床上小慕峥的脸上。其实,倚靠一个人的感觉也不赖。

  以前她事事都要亲力亲为,就算是他在,也只是为了在必要时刻保护她周全。是什么开始,她开始依赖了他?

  而他,也慢慢‘逾越’处理她的事了呢?

  她又看向他,问道:“你和皇兄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随便聊了聊。”玉洺辰不以为然的说。

  这答案明显是在敷衍她的,她担忧道:“皇兄几次三番都在试探你,其实你不必趟这趟浑水。”忿忿的握紧了拳头,声音激昂起来,“他连自己亲生儿子都能算计进去,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玉洺辰微微蹙眉,“我倒是觉得事不是这么简单。”

  “嗯?”慕锦华挑动眉梢,“他亲口承认的,还能作假?”想想她就觉得心寒,为了惩治良妃,顺便给傅长宵打个警钟,他连峥儿都可以利用。这个人已经不是她认识的皇兄了,而是一个残暴无的皇!

  “你稍安勿躁,我总是觉得蹊跷。”玉洺辰按住了她的肩头,感觉她在他手下放松,才接着说道:“要是他真那么狠心,慕峥还会好好的在景和殿?弑母杀兄,一旦冠上了这个罪名,等待他的不是大理寺就是刑部天牢,还能好好的在御书房旁边的景和殿吗?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在保护慕峥。”

  慕锦华锁眉深思,玉洺辰说的有道理,可她还是不理解,狐疑道:“是吗?”

  “你仔细想想,景和殿离御书房很近,要是谁对他不轨,他立马就能知道。你再想想,峥儿除了被关在景和殿外,没有一处受伤。还有,不是他授意,李公公会把事都告诉你,然后让你带走他?”

  慕锦华心提了又落,落了又提,“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就算不喜欢良妃肚子里的孩子,也不该对峥儿设圈套。”说完她就愣了一下,“良妃怀了?”难怪皇兄会那么生气,被戴了一顶好大的绿帽子,他不杀了两人忍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玉洺辰语噎,她现在才察觉?

  “可是又与峥儿有什么关系,就算那夜我与峥儿撞见,也无人知道,峥儿更不会主动说出来的。他要杀人灭口也不会这么残忍吧?峥儿还只是一个孩子。”

  “你这是关心则乱,他是个帝王,何必用自己孩子去沾染这些血腥。”

  “那你说是谁?傅长宵做的?”

  玉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