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藏不住的心思(1/2)

加入书签

  苏沪听到下人禀告慕锦华求见,到了前厅看见她的模样,大吃一惊。“华儿,你这是怎么了?”

  慕锦华眼露哀戚,上前抓住他的衣袖,“舅舅,母后出嫁前是个什么性子?”

  苏沪深深的皱了皱眉,“为何突然想起问这个?”

  “你之前不是说,母后以前性格爽朗泼辣,极爱舞刀弄剑,若是个男儿身一定还是驰骋疆场的少年郎不是吗?”

  “是。”想到自己那个宝贝女儿,他的脸上满是笑意。“你小时候机灵调皮的样子,简直是你母后的翻版。说起来,你母后变了性子,还是遇到了你父皇之后。”

  慕锦华如遭雷击,“是、是吗?”

  “要不是你母后坚持,老夫一定不同意她进宫为后。”往事如云,他长长的叹息一声,“你母后偏偏对你父皇一根筋,以死相逼,老夫才迫不得已相信。那时候,老夫还以为她喜欢的是贤王。说起来,他对你母后也是一往深,只可惜最后入了,干出那等混账事来。”

  她一怔,又放松下来。

  苏沪狐疑问:“你怎么想起来这个?”

  唯恐被他看出了心思,慕锦华垂下眼,“还不是皇兄斥责我没有母后端庄的样子。”

  “你呀,就是小孩子脾气。”苏沪点了点她的额头,故意板着脸,教训道:“御书房也是你想闯就能闯的地方,还嫌刺史大人上书不够多。指不定过几就再参奏你一本,老夫也保不了你。”

  “舅舅。”慕锦华踟蹰问道:“我前不久也听了一个坊间传闻,父皇母后大婚之后,是不是荒诞了七夜?”

  苏沪沉了脸,“你听谁说的?”

  她咬紧牙关,承住了他的威压,“舅舅别追根问底,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她固执的抬头,直视他的眼睛,“舅舅,你告诉我,是真的吗?”

  有那么一瞬间,他于心不忍,但又被怒气取代:“这不是你该去操心的地方,华儿,你也知道是坊间传闻,作为天辰公主,你怎么会自降身份听信流?简直有辱皇家风范。”

  她眼一闪,透露出一股痛楚。是真的,她一直都以为只是坊间的话本,可对照万淳说的话又是那么服帖。

  那是她最敬爱的父皇,最疼宠她的父皇,怎么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来?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父皇不会的……

  “华儿,你可知错?”

  原以为她会反驳据理力争,不曾想她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华儿知错了。”

  苏沪摸不准她的心思,慕锦华实在太反常了。“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并无。”她摇摇头,故作轻松的道:“就从坊间听来的,才会觉得生气。”

  她眼闪躲,苏沪哪里看不出来。正要问,一家丁快步进来,“老爷,黎护院和玉公子在前院打起来了。”

  “什么?”一大一小同时惊呼道。

  前院里两道身影交错,拳脚相向,谁也不肯认输。

  “黎简,住手。”苏沪喝斥道,心不解,黎简怎么和一个毛头小子打起来了,实在不符合他的作风。

  黎简听到声音,恨恨道:“算你命大。”抽回掌风,退到了一丈之外。

  玉洺辰冷漠的收手,脚步有些虚浮。胸口翻涌,强压下不断上涌的腥甜。之前他一直未愈,黎简出手招招凌厉,他不得不提动内力应变。伤上加伤,他已经是将弩之末了。

  他一看,慕锦华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立刻猜出了几分。

  这两人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打了起来?

  慕锦华相信玉洺辰不会是那种挑事之人,眼朝着黎简望去,问道:“黎叔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黎简神色稍缓,“华儿,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她摇头,“没有。”

  黎简明显是不相信,“你不必包庇他,有老爷在这,定能给你一个公道。”

  慕锦华揉了揉胀的眉心,“他对我很好。”

  “可是……”黎简还要说,瞥见苏沪阴沉的脸,适当的住了口。又落在慕锦华苍白的面容上,又是担心又是心疼。

  苏沪眸色微变,看着黎简的目光异样起来。这种神,不是一个师傅看待徒弟的目光。再看看慕锦华,那张脸恍惚间能与她的母后重合起来。

  一抹凌厉一闪即逝,他冷声道:“黎简,你不分青红皂白对玉公子动手,还不赶快道歉。”

  黎简俊眉一皱,又是当着慕锦华对玉洺辰道歉,心里的傲气怎么也压不下去。“我没错。”他强硬的道,“这厮在武林待得久了,难眠生得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