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昏倒(1/2)

加入书签

  两人出了丞相府,刚拐过街角,玉洺辰身子一个踉跄,慕锦华急忙扶住了他。

  蓦地,他的嘴角流下了一丝血红,映称着那张苍白的脸更是心惊。之前因他一直都冷着脸无人敢深看,现在才现他是那样的虚弱。

  心脏骤然一缩,她紧紧的抱着他的身子坐进了雪,手足无措,“玉洺辰,你怎么样?玉洺辰,你别吓我,玉洺辰……”

  “别吵。”玉洺辰眉头深蹙,嘴唇白,“我没……”事还没说完,他便昏了过去。

  “玉洺辰……”慕锦华惊惧的叫了一声,引得路人连连回头。

  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虚弱的样子。

  雪水融化打湿了衣襟,透彻心凉。她打了一个寒颤,紧紧的抱着他,怎么站也站不起来。“玉洺辰,你一定会没事的。”她在他耳边喃喃道。

  抬头看着四周,远远的还能看见几个行人,连忙唤道:“来人那,快来人那——”

  有人听见朝这边瞅了一眼继续行走,有人充耳不闻,谁也不想多管闲事。

  慕锦华心底凉,可也无可奈何。她喊得嗓子嘶哑,都没有人走过来看一眼。

  腿脚已经冻僵麻,她探上他的额头,手底下的肌肤微微烫,更是心急如焚。“快来人那,救命啊——”

  终于,远远的一顶轿子朝着这边而来。

  慕锦华大喜,招了招手,“来人那,本宫是荣华公主,快来帮我——”

  小厮听到声音朝那边望了一眼,“王爷,好像是荣华公主。”

  “停轿。”沉稳的声音从轿传出,轿夫停了轿撵,一只厚实的大掌撩开了帘子,傅长宵躬身而出。

  他朝着小厮的手一望,那雪华丽的艳丽女子落入眼帘。“锦华?”顾不得其他,他抬脚而去。

  却有一个人率先走到了她的面前。“公主需要帮忙?”秦陌离眯着眼打量着玉洺辰没有血色的脸庞,再从他的脸移到了那抹艳色上。

  慕锦华颔道,“快帮我扶他起来。”她身下早已是雪水,怕是他也是了。

  秦陌离弯腰拉了玉洺辰一把,暗自嘀咕,想不到他看起来清瘦,身子却那样沉。废了好大的劲头才把他拉了起来,险些站不稳。

  看他吃力的模样,慕锦华满心感激。“快送他回公主府。”

  不等他回答,一道霸道的声音插了进来,“送谁回公主府?”

  两人回头,看见傅长宵大步走进,健硕的体格让两人同时感到了一阵压迫。

  傅长宵眼不悦的在三人之间流过,待瞧见玉洺辰,他诧异道:“他怎么了?”

  慕锦华怕他有所不轨,撑着身子要站起来,小腿肚子一疼,僵着脸摔进了雪地里。

  “还是那么不小心。”傅长宵嗔怪道,要扶她起来,慕锦华呼了一声痛,拳轻轻敲打腿肚子。

  “抽筋了?”他问道,大掌放在她的腿肚子上揉了起来,触碰到裤腿的濡湿,他当即黑了脸,教训道:“裙衫都湿了,痛死你活该。”

  慕锦华咬紧银牙,疼得脸上都冒了虚汗,没有力气去反驳他。

  傅长宵骂归骂,手下注入了一丝内力,暖暖的气流慢慢包裹了腿肚子,很快阵痛就缓和下来。

  待到没了疼痛,她不自在的动了动腿,淡淡的拂开了他的手。“多谢摄政王相助,本宫感激不尽。”她动了动,试着站了起来,努力撑着身子。

  看她淡漠的姿态,傅长宵心头一凉,那温软的触感似乎还停留在手心,似乎又是一阵冰凉,最后紧握成了拳头。“公主口头感谢实在没得诚意,不如请本王喝一盅?”

  她一口回绝,“吃饭喝酒那是男人做的事,本宫一介女流,回府定会备齐礼物,命人亲自送到府上。”她担忧玉洺辰,不愿再多说,“摄政王慢走,本宫就不送了。”

  她的眼神一直都落在玉洺辰身上,怎能让他不恼。傅长宵向前一步,霸道的说:“玉公子这样的况,公主不打算为他看病再走?”

  “你什么意思?”她警觉的看着他,走过来挡住了玉洺辰,“本宫自会为他请大夫,不劳烦王爷美意。”

  傅长宵笑了笑,“如果本王一定要留呢?”他阴测测的瞧了秦陌离一眼,嘲讽的勾唇。

  慕锦华挺起了胸膛,“本宫不肯,谁敢强留。”她侧身,抽出玉洺辰腰间的软剑,朝着他砍了过去。

  傅长宵急忙退开几步,腰带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丝裂痕。“你来真的?”

  慕锦华双手握着剑柄,透着几分凌厉,“摄政王以为,自己能讨到几分好处?”

  秦陌离眼角抽了抽,那软剑几乎是贴着他肚子抽出去的,那滑动的感觉难以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