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憎恶(1/2)

加入书签

  她凑了过来,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道:“慕锦华,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杀了你。可惜的是,峥儿出现了。你该感谢峥儿,要不是他,你或许走不出那梅园。”

  温热的气息似乎还喷洒在耳边,她心下大骇,峥儿便是那一日开始变得反常的,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心口揪成了一团,原来那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

  峥儿。她恨不得立马回去,把他紧紧抱在怀里。这个自作聪明过于懂事的孩子,总是那么让人心疼。

  手指在袖间悄悄收拢,她看着锦被上一团团簇拥的牡丹,觉得无比刺眼。“你让我来,便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那对秀眉蹙了蹙,主人语气微微不悦,“你的反应出乎意料,比起你那个歇斯底里的皇兄来说,你平静得不太正常。”

  她冷声一笑,换做是她,早已将她大卸八块才解气。

  她耸耸肩,讥诮道:“你看,就算他知道了又能奈我如何?把事昭告天下?即便有那么一天,慕锦华,你说我把你打晕送到傅长宵的床上,他会不会就此保我一命?他对你,一直都是志在必得得让人憎恶。”

  不加掩饰自己的嫉妒和怨恨,她幽幽的道:“为什么我喜欢的一切你们都要夺走?先是南棠玥,然后是你慕锦华。皇上也是如此,傅长宵也是如此,这个世上男人果然都是好色之徒,令人作恶。”

  “你喜欢傅长宵?”慕锦华惊诧,以前未解释得通的事都有了解释。蓦地,她扣住了她的手,质问道:“宫变的事是不是也有你的参与?”

  良妃手腕一痛,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开,嗤笑道:“我当年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子侧妃,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公主找错人了,说起来,晚夫人才是最清楚的那一个。”

  “晚烟?”她手一松,良妃乘机把手腕抽了出来。

  “要说能耐,晚夫人的手段炉火纯青,连我都算计进去了。现在她想要放弃我这颗棋子,未免太过天真。”说到这,她愤恨的握紧了拳头。那日她要是没多个心眼,那碗毒药早已落入腹。

  乘着她流产之时下毒,也只有她才会想得出来。

  “这件事是晚烟做的?”慕锦华半信半疑,“我凭什么相信你?”

  “是啊?你凭什么相信我?”良妃掩唇笑了两声,眼露哀戚,“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了,又有谁还能相信我。”

  慕锦华感到一丝悲哀,这个风华一时的女人,看起来那么脆弱,不觉得有些同她了。作为庶女,她却替嫡姐嫁给太子,除了往上爬别无选择。

  可她千不该万不该做出秽乱宫闱之事!一步错,步步错。

  良妃失力的躺了回去,收敛了绪,正色道:“你要小心晚烟,她的不是舞姬那么简单。我要是你,一定会从她的背影查起。”

  她打了个呵欠,躺了下去,“苏嬷嬷,帮我送送公主。”

  苏嬷嬷应了一声,“公主,请。”

  她站了起来,看她安静的躺在偌大的床上上,显得格外的孤寂和瘦弱。不觉间安慰道:“你好好将养身子。”

  走了两步,她突然听良妃说道:“公主,帮我照顾好峥儿。”

  她顿了顿,莞尔,“好。”她对峥儿,还是有一份心的。她转身,把自己心的疑问问了出来,“那个未成形的孩子……”

  “是皇上的。”她苦笑出声:“不管真相如何,人们都只愿相信自己相信的,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一愣,她点头,“是啊,不重要了。”

  出了永和宫,外边阳光大盛,雪水顺着屋檐一滴滴落了下来。

  “公主,是皇后娘娘来了。”双儿指着不远处说道。

  她看过去,玉撵上,那个如月般婉约飘渺的仙子般美人儿渐行渐近,华贵的高不可攀,不似人间女子。

  那双澄澈的凤眸里满是探究,目光如炬,似乎要把她戳出一个洞来。

  双儿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半天才说了一句,“皇后娘娘真有姿态。”

  她恍然,看着那个熟悉的女子搭着的手下了玉撵,举止华贵的走了过来,傲视群芳,可不是端着皇后之态。

  她欠身行了一礼,“皇后娘娘金安。”

  南棠玥抬了抬手,“平身吧,不必多礼。”她板着脸,神不悦,“华儿怎么想到进宫了?”

  一双眼幽幽的盯着她,不肯放过一丝表。

  她如实说道:“良妃娘娘送了拜帖过来,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