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惹了驸马爷(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摇摇头,头痛欲裂,伸手抚了抚额,“玉木头。”她唤了一声,无人回答她。

  双儿说道:“公主,玉公子不在这。”

  “他明明在的。”慕锦华撅着唇,往日伪装的庄重和威严消失殆尽,女儿家的姿态毕现。“你没看见他吗?”玉指一指,指着桌前的桂花树,道:“他不就在那里。”

  敢公主喝醉了,要是玉公子知道自己被当做一棵真木头肯定黑脸,双儿不敢跟一个喝醉的人计较,哄道:“是,玉公子在那里。公主,我们回去吧。再待下去,玉公子就要生气了。”

  慕锦华偏头想了想,一本正经的道:“你说的对,双儿,我们快回去吧,免得被这根木头的冷气冻僵了。”

  翌日,玉洺辰再见慕锦华的时候,已经没了那种心悸的感觉。他心里松了松,果然只是幻觉而已。

  慕锦华被他盯着心底麻,难不成自己又得罪他了?

  小慕峥和莫笑对望了一眼,用眼神问道:他们怎么了?

  莫笑摇了摇头,不知道,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两人大眼对小眼,脑得出了一个大胆猜测,莫非是姑姑姐姐又得罪玉叔叔哥哥了?

  对,一定是这样的。两人都认可的点头。

  慕锦华刚夹住了一块蛋卷,另一双筷子也夹住了。

  她侧看见玉洺辰微挑的眉梢,莫名有些心虚,神色自若的抽回了筷子。她真的得罪他了?

  宿醉之后头有些痛,她想不起生的事,埋头拨弄米饭。或者,她说了某些不该说的话?

  想到这,用力捏紧了玉著。

  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更是落实了猜测。

  小慕峥和莫笑再次相视,都是真的如此的表。

  孙永福朝着饭厅走来,打了帘子,在慕锦华身侧说道:“公主,门外有人求见,说是特意为公主做了一盏花灯。”

  玉洺辰勾起了一抹笑,看她茫然的眼神,赞道:“公主果真是风流倜傥、举世无双。”

  什、什么意思?其他人都侧目看向他,不该是华丽妖娆,触目惊心一类吗?

  慕锦华终于想了起来,这正是那一夜自己说过的话,没曾想反被他用来调倘自己。脸颊燥红,她咬牙切齿道:“玉公子不必嫉妒,日后定然也会有人肯为你做盏花灯的。”

  他擦拭唇角,俊俏的眉峰微扬,“本公子需要?”

  那目光骇人得很,想起他的手段,慕锦华心头一凛,又不愿低头。抬起了精致的下巴,对着孙永福说道:“把人请上来,本宫要好好看看这盏花灯。”

  “也是莫要辜负了人家一番心意。”他幽幽的道。

  慕锦华差点把口的茶杯喷了出来,艰难的咽下,算你狠。

  那人正是元宵节差点摘得花灯之王称号的年轻男子,看起来也就二十一二出头,身形消瘦、面色苍白,一副弱书生的样子。见到慕锦华双眼亮,只差没把眼珠子都放在了她身上。知道孙永福出声提醒,他才想起来要行礼。“草民容淂晟参见公主,公主金安。”

  小慕峥朝着玉洺辰看去,华贵儒雅、俊逸清冷,一看便是人龙凤,气度不凡!深深为这个叫容淂晟的男子捏了一把汗。

  玉洺辰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欺负的主。

  慕锦华不悦的颦蹙秀眉,淡淡的道:“起来吧。”

  容淂晟欸了一声,才站了起来,又是兴奋又是激动,手脚都打颤了。

  慕锦华心头后悔,一时逞强弄得此刻骑虎难下,只得耐心问道:“你说为本宫做了一盏花灯,怎不见花灯?”

  “在、在厅外。”容淂晟磕磕绊绊的道,垂着眼看着脚尖。“公主稍、稍等片刻,草、草民这、这就去拿、拿。”

  她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容淂晟欣喜若狂,连带走路都颇有种意气风之感。

  待他出去,莫笑撇撇嘴道:“这个人连玉哥哥一半都比不上。”

  玉洺辰凝了眉,“他也配?”

  莫笑摆手连忙狗腿的道:“哪里,一个天上云一个地上泥,比不得,比不得。”看他目光移开,莫笑悄悄松了口气,差点就说错话了。

  小慕峥掩唇耸动肩膀笑了起来,幸灾乐祸的挤了挤眼。

  别看玉洺辰平时淡漠的样子,骨子里自傲、锱铢必较而闷骚。一如他的感……

  很快,容淂晟便回来了,和奴才们小心的搬弄他的花灯,放在宽阔的地上,一连期待的望着座上的美人。

  花灯比那天夜里看得还要精致秀美,色的莲花栩栩如生,灯芯上的美人惟妙惟肖。他一拉,那画开始转动,更是惟妙惟肖,一颦一簇、一娇一嗔都十分动人。

  慕锦华咋舌,要不是第二次见这个人,她一定以为他是府的仆人,才能观察得这么细致。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容淂晟不好意思的说:“这些大部分都是草民想象的。”

  玉洺辰戏虐的笑了两声,“容先生不去写书可惜了。”

  慕锦华脊背凉,被人肖想算不上一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