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公主是我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南棠玥瞪大了眼睛,指甲深深的抠进了肉里。

  桂嬷嬷看到她的手流了血,急忙掏出丝帕裹住了她的手,劝诫道:“皇后娘娘,要忍啊。”

  她才慢慢松了手,对,她不能乱,不能让其他人看出笑话。

  看出门道的人自然不会以为只是封妃这么简单,皇上,是要对上官府下手了吗?

  上官晴下意识挣扎,不小心抓到了他的脸。

  慕玄烨嘶了一声,一手推开了她,脖颈上多出了一道抓痕。

  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皇兄。”慕锦华担忧的唤道。

  玉洺辰按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别动。

  她稳坐回去,眼里却还是担心,对着李公公喝到:“还不赶快传召太医。”

  李公公急忙跑了出去。

  两位上官大人都从帝王眼读出了一丝决绝的味道,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

  慕玄烨抬起脚一脚就揣在了上官晴的胸口,上官晴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不管不顾,嫌弃的拿起了一方丝帕擦拭嘴唇,轻蔑的仍在了她的身上。“好一个贞洁烈女,朕决定废除鹤嫔称号,放还出宫。你不是要做贞洁烈女吗?朕就给你这个机会。来人,给朕好好保护她,要是此女不在了,朕要你们人头落地!”

  南棠玥心下松了一口气,还好事有了转机。

  被休弃出宫的女人,谁还敢要。慕玄烨这么吩咐,等于是封了她的死路,连轻生都不可能!

  上官晴面如死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触犯到了年轻的帝王!

  “是。”很快便有人上来把她给拖了出去,一时间,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杀鸡儆猴,他们的皇上,哪里还是当初那个任人搓揉的帝王?

  返回主位,他似乎才想起来地上跪着的两人,惊讶的道:“两位爱卿这是作何,还不快快请起。来人,扶他们起来。”

  两人连忙站了起来,落了座,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更是摸不准皇上的心思,只觉得大祸临头了。

  才松了一口气,又听慕玄烨说道:“说来,上官大人还曾经是朕的太师,朕怎会为了一个罪妃而责备爱卿呢?”

  上官大人几乎要哭了,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谢皇上开恩,都是老臣教导无方,无颜见圣上。”

  “上官大人这话说的不对,你是皇上太傅,要是教导无方,这……”苏沪摇了摇头,欲又止。

  上官大人又跪了下去,“臣失,请皇上降罪。”

  “起来吧,朕恕你无罪,谁人不知,太傅公正无私,深明大义。朕要是责备你,天下何人将至朕于何地?”

  他又是一抖。

  这一帝一相一唱一和,狠狠的敲打了众位臣子。这便是有了异心的下场。

  慕锦华抿唇一笑,原来皇兄早已注意到他了。上次在梅园给他那本账册应该彻查清楚了吧?这一次对上官府开刀,就是为了震慑重臣。

  新一轮的风暴,终于要来了吗?

  美眸微垂,慕锦华注意到两人相交的手,脸颊绯红。

  玉洺辰注意到她不自在的动了动,循着她的视线望去,一阵郝然,自然而然的放开手,斟了一杯美酒自饮。

  仔细一看不难现他轻颤的小指。

  慕锦华没注意,渊帝却看到了。他半眯眼眸,突然对着慕玄烨说道:“不知皇上对孤的提议怎么看的?”

  众人都禀神凝听,什么提议?

  苏沪把酒杯往桌上一磕,说道:“老夫还以为渊帝在说笑,这等玩笑之话就不必提出来了。”

  再一看,就连傅长宵也是满脸不悦。

  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慕玄烨,依旧无法捕捉他的思绪,他们心隐隐有了丝担忧。

  这陈国突然来访,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然不是玩笑。”允强硬的说道,柳眉竖起,眼满是骄傲。“我王从不开玩笑。”

  慕玄烨冷哼了一声,食指敲打着桌面。阮临啊阮临,你瞒得我好紧。想到今日出宫见到马上威仪的男子,他差点气得吐血。

  这个人还跟他称兄道弟,简直就是不安好心。

  就在陷入僵持之时,渊帝终于又开口了,“孤向尔等之皇索要荣华公主。”不是其他公主,而是指明要荣华公主。

  他的眼散出一丝坚毅的光芒,浑然未决自己的话掀起了多少惊天骇浪。

  慕锦华微怔,他什么意思?索要她?简直就是笑话。冷声道:“渊帝莫定是喝醉了,来人,还不赶快给渊帝呈一壶醒酒汤来。”

  “就算是喝醉了,孤今儿也要讨了你去。”他张狂开口。

  晚烟露出了一抹哀戚,该来的,还是来了吗?

  众人都惊骇住了,没察觉到她的异样。

  慕锦华生出了一丝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