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赛马(1/2)

加入书签

  凉亭都是京贵妇,个个珠围翠裹,看起来轻奢华乐。又以诗词歌赋为头筹,更显肆意风流。

  这场比或许对敲打陈国是个好机会,证明不只是陈国重骑射,天辰也不仅仅是一个醉生梦死只懂享乐的国家。

  到梁玉亭路途虽平坦,弯道狭小较多,南棠玥骑射一般,控制不住力道容易出事。慕锦华分析利弊,劝诫道:“皇后离开,那些贵妇该如何自处?娘娘还是留下吧。”

  她是好意,南棠玥却当成了她联合明妃故意嘲笑自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强忍着咽下了心头的怒气,唤道:“桂嬷嬷。”

  桂嬷嬷提着裙摆小跑上来,低眉顺眼的问:“皇后娘娘有什么吩咐?”

  南棠玥瞥见允略带讽刺的脸,更是气遏。命令道:“把手伸出来。”

  桂嬷嬷不懂她要做什么,还是顺从的把手伸出来。只见南棠玥把头上的朱钗、手的玉饰全部摘了下来。然后挑衅的看着两人,“本宫该有资格参加了吧?”她恨不得咬碎银牙,誓一定要将两人远远甩到后面,拔得头筹,谁让她们狗眼看人低。

  允跟了渊帝多年,深得他的性子,向来行事随行惯了。不喜欢便是不喜欢,她还没把一个天辰皇后看在眼底。

  才张开口,就被一只手拉住了。

  有些恼怒的瞪了慕锦华一眼,却听她说道:“既然皇后娘娘执意参加,又有何不可?明妃不是也说了,马是一件严肃而快乐的事,这种快乐的事该是众人一起分享才对。”

  明妃心头舒坦了不少,颔道:“好。”

  南棠玥几近气得吐血,面上还要维持着皇后的大度和端庄。以前她怎么会认为慕锦华一心向着自己,果然是个卑鄙小人,见不得自己比她过得太好。

  那边都听得奴才汇报三位马之事,渊帝不说什么,但是得意之色溢于表。这场比,他已经认定是允所得。

  还记得他遇到她的那一天,她便在众多男子脱颖而出成为这陈国第一好手。经过这么毒年,她马上功夫只见增进不见减少。

  慕玄烨相信慕锦华不会输,但是南棠玥。他似乎有些后悔了,作为爱人,她是所有男子的梦想和骄傲,但是作为皇后,她似乎少了一份睥睨天下的大智大谋,连被幽禁起来的良妃都不如。

  事已经敲板,三个艳色女子同样都是骄傲自信,谁也不肯想让。

  站在一边看热闹的弄雪忍不住,询问道:“二爷,你觉得公主会有几分把握?”毕竟她的对手是允。

  “当然是我们公主。”双儿横了他一眼,“你少长他们志气灭自己人威风,公主骑射一流,一定会赢的。”

  “那可不一定。”

  “公主一定会赢……”俩个人竟然因为这件小事而争论起来,御风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弄雪向来都沉默寡不爱说话,现在怎么和一个小丫头说话杠上了。被他们挑起好奇心,一向不关心这些事的御风也问道:“二爷,你说谁会赢?”

  玉洺辰淡淡的收回了目光,话语简洁:“明妃。”慕锦华骑术的确精湛,但是对一个把骑射都融入到自己骨血的人来说,答案毋庸置疑。

  乍看之下,南棠玥的姿势最好看,但是也最不实用。慕锦华最自然,这是因为长时间逃亡而致,怎么舒服怎么来。可允的姿势是最端正最标准,也是最霸气的。

  那种霸气是天下尽在眼,运筹帷幄的气度。

  御风又问道:“二爷为何对公主这么没信心?”

  他以为玉洺辰不会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不曾想他解释道:“慕锦华的骑射不输于任何一个猛将,但允才是这马上的王者,就是渊帝恐怕也会甘拜下风。”

  他曾经见过那个女子骑马驰骋的风姿,宛若一个骄傲的王者!只会让人愧叹不如。

  御风沉默了,眼神有了期待。这样的女子,却甘愿做一个帝王的妃子,话说回来,渊帝才是最让人忌惮之人。

  听着他的分析,孙永福隐隐有了担心,先皇皇后在天有灵,请你们一定要保佑公主旗开得胜。

  只听马官铛铛铛的敲响了锣盘,红旗甩下,南棠玥率先第一个冲了出去,接着是允,而后慕锦华。

  灰尘飞扬,一队御林军也跟了上去,时刻准备汇报况。

  马蹄声起,沙尘飞扬。允不甘落后,握紧了缰绳,蓄势待。并咩有急着冲上去,她暗自观察周围的地势,料定前面必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