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脱臼(2/2)

加入书签

的女人那里。背后妃嫔是怎么议论我,怎么不尊重我,本宫要是不狠一些,早晚会被她们欺到了头上去。”

  她恨恨的看着她,握紧了拳头,“你知不知道我又多么嫉妒你,皇上对你多好,拒绝渊帝,反抗摄政王,进贡的玉器珠宝布帛全部都先把好的送到了你府上任你挑选,我算什么?你说,我算什么?”

  “当初良妃一事我本可以扳倒她的,可是皇上却纵容摄政王禀告。说是这样说,他一定是对良妃余未了。孩子没了,她还有一个大皇子在。你知不知道,我又多么恨,我设计好了一切,偏偏你又出来捣乱。慕锦华啊慕锦华,你说如果你死了,我嫁祸给明妃,结果会如何?”

  她一步一步朝着她靠了过来,“只要你死了,皇上的宠爱就会全部留给我了,良妃也不能再东山再起了。”

  慕锦华从怀里拿出了一根银针,她不是圣母白莲花,南棠玥欲取她性命,难道还要她乖乖等着?或者是一人追一人跑,她自恃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可有不是什么好人。

  僵持间,只见一道冷光闪过,慕锦华急之下推开了南棠玥,自己也堪堪避过。

  那把匕直直插进了亭柱间,深埋其。

  南棠玥被她一推,踉跄着倒在了地上,后脑勺敲在了台阶上,昏迷过去。

  有人要杀她。慕锦华大为警觉,环视着四周。

  她朝着主道看去,一个御林军的影子也没有。按理说御林军已经赶到,这会儿不出现,只能有一个解释——他们被人拦住了。

  想起玉洺辰说过毒万仙等人来京的消息,她心里一凉,不会这么倒霉吧?

  允急忙返回,严肃道:“有杀气。”

  “是冲着我来的。”慕锦华苦笑一声,“你快点走,他们只针对我,不会为难你的。”

  “你真要我走?你可知我会一点武功的。”允定定的看她。

  “走,你快点骑马走,把她也带上。”慕锦华没有任何迟疑,“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是我是真心的。能够结交你我很开心,可是要你陷入危机,不只是我心里过意不去,还有可能会引起两国混战。明妃,就算是我求你,求你快走。”

  她不能保证杀手什么时候到来,但是现在她们要走,那些人一定不会拦。毕竟一个是陈国明妃,一个是天辰皇后,除非昊沅想要与两国为敌。

  允刚才还有怀疑,看她神色真挚,心里微微感动。“我不走。”她把找到的木棍递了过去,“怎么绑?”

  想了想,她干脆撕下了自己身上的一块布,然后撕成一条一条的,对着她的左臂认真的想着固定的方法。

  说不动容是假的,慕锦华问道:“你知不知道你不走接下来会意味着什么?”

  “大不了我带着你逃。”她难得的眨了眨眼,而后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在陈国,从来没有抛下朋友独自逃走的说法,我是女子,但是我不是懦夫。敢与陈国为敌,我相信王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她竟是做好了死的准备,朋友,她当她是朋友。

  慕锦华眼眶微微湿润,她垂下眼眸,说道:“先要做复位,我说你做。”

  允点头,听她一边说一边按着指示做着。“双手握住我的前臂外展位牵拉,足跟顶住反向牵拉,牵引时要持续并且用力均匀。”

  额头上冷汗越来越多,她深吸了几口气,然后说道:“内收内旋上肢,肱骨头滑入肩胛盂内,能听到弹响声音或弹跳,就说明复位成功。”

  只听咔嚓一声,慕锦华几乎咬破了下唇,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把木棍和我的左臂绑起来,绑紧一点,否则一会儿逃跑不好跑。”

  这时候她还有闲心开玩笑,允为了惩罚她不专心,故意在那受伤的地方无意碰了几下,让她倒吸不少冷气。

  固定了手臂,两人都出了不少汗。

  允佩服极了,她曾经为了练习骑术从马上摔下,自然之道这脱臼有多么痛,她竟然可以一声不吭。

  似乎是为了警告两人的不专心,又或者是提醒和告诫允离开,三柄飞刀直直朝着两人射来。

  允扯了她一把,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左臂,又让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还是快走吧。”慕锦华说道,“他们不拿我的人头誓不罢休,没必要牵涉到你。”

  “你不是公主吗?怎么还有人追杀你?”允正色道,那飞刀明显就是要让她们故意避开的,或者正如慕锦华所说,他们不想与陈国为敌。

  再看那飞到每一把都深入在铜柱里,可见内力深厚。

  这伙人,不是一般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