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1/2)

加入书签

  对方的下半身。

  接着,他坐在旁边的沙发里,只是迟疑。

  该怎么办。

  人,现在是基本平安无事了,虽说那个伤口很是扎眼扎心。

  那,他该走,还是该留?

  要不……

  还是走吧。

  这么逼着自己,李家桥站起身,告诉昏昏沉沉的狄圣龙,说自己要先回所里,扎伤你的其中一个人还得审。

  狄圣龙没说话,然而却在李家桥准备离开时,突然伸出手,一把拉住了他的腕子。

  “哥……等会儿再走成吗……”

  那声音有点无力,也有点沙哑,更重要的是,那句话直击李家桥的弱点。

  ——他的同情心。

  他走不了了。

  “你真不用去医院吗?”无奈的坐了回去,他问。

  “真不用……”对方摇头。

  “你到底怎么就那么恨医院啊。”

  “不是恨,是怕……怕……”

  李家桥心里一紧。

  他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看错了,但显然,没有。那个嚣张强势的痞子,是真的在酒后吐真言。痛苦和烈酒,已经让狄圣龙暂时没了疯狗一样的震慑力,现在躺在那儿的,就只是伤痕累累垂死挣扎的流浪猫,每个眼神都透着惊惧。

  “怕什么?”李家桥轻声问。他最开始只是想知道原因而已,究竟是怎样的经历,会让一个人死都不去医院?有的人是讳疾忌医,有的人是不想花钱,但狄圣龙显然都不是,他自己缝伤口,这不是讳疾的表现,他时髦的衣服一大堆,还花大价钱纹身,这也不是财迷疯的行为。那到底医院这个地方怎么得罪他了?

  “我怕……一个人,死在那儿……”

  “啊?”李家桥不懂,但随后对方自言自语一样的念叨,梦话一样的念叨,就让他只剩下震惊的力气了。

  狄圣龙说,他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是跟他妈过。那会儿他体质不好,容易得病,有一次他高烧不退,他妈把他送到医院,挂上点滴,人就消失了。他在楼道长椅子上躺了好长时间,身体动不了,滚烫滚烫的,椅子冰凉冰凉的,他以为自己会死。到最后,是他爸跑过来把他送回家的。他妈则喝得烂醉,在家蒙头大睡。

  还有一次,他小学高年级,他妈和自己一个“男朋友”发生冲突,那男人抄起酒瓶子,砸碎了就要杀了他妈,是他挡在中间,他妈才没事。他被刺伤了右肩,皮开肉绽,那男人跑了,他妈把他送到医院之后,又一次不见了踪影。几天之后,才回来,说是去找那男人寻仇。可寻仇的结果,谁也没见到。

  那时候,他明白了,母亲不想要他,是真的不想要他。

  后来,他被接到了父亲家,所谓的,“父亲”家。

  父亲的老婆不喜欢他,大哥也不喜欢,甚至父亲也不。他只是个寄人篱下的野种。

  他打架,旷课,逃学,抽烟,不管怎么折腾,都没人为他担忧或是生气。父亲的产业,没他的份儿,大哥的背景,也与他无关,他就只是个挂着家族姓氏的外人而已。他姓狄,可他究竟是谁家的血脉,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有一群坏朋友,坏透了的那种,平时都是酒肉穿肠过,话说得义薄云天,可真出了事儿,都是大难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