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1/2)

加入书签

  吧。刚去了一趟超市。我不知道你都用什么牌子的,这是我问超市营业员,人家说做饼干有这几样就够了。”

  “嗯,够了够了。”连连点头,狄圣龙把袋子放在一边的搁板上,继而对李家桥道谢。

  “谢什么。”低头笑笑,他看了看表,“那,我就先走了。”

  “干嘛那么着急啊。”狄圣龙有点意外,“怕蹚我们家这滩浑水是吧。”

  “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啊。我是想你应该想一个人静静。”无奈的叹了口气,李家桥看着对方,“还是说,你想聊聊?”

  听见这句话,那男人眼里放出光来。

  一个疯狂的声音在脑子里对着他喊。

  让他非抓住这个送上门的机会不可。

  他听了。

  “哥,聊不聊的,都无所谓。”边说,边拉开那玻璃折叠门,露出后头藏着的橱柜,狄圣龙抬手,从一大堆酒瓶里,抓了粗壮的一大瓶gin酒,放在台面上,他直盯着李家桥,然后说哥,你陪我喝两杯吧,就算可怜我,成么?

  李家桥当时是真的应该咬着牙拒绝的。

  然而他没有。

  “就、算、可、怜、我”,这几个字太有杀伤力了……

  至少对他而言,是这样的。

  于是,他留下了,他坐在狄圣龙的床上,接过了那有点重量的厚底玻璃杯,喝了那杯中格外刺激的烈酒。

  他自找,他疯了。

  也许对于习惯了各种烈酒的狄圣龙来说,gin刮擦喉咙穿刺鼻腔熔解肠胃一样的特质算不得什么,可对于可谓根本不饮酒的李家桥来说,几口下肚,那根本不是朗姆可乐能比拟的强烈刺激,就让他一阵翻江倒海。

  他不想吐,但是难受了。

  他甚至渐渐开始不知道狄圣龙都在说些什么,那些抱怨,那些恨意,那些恶狠狠的言辞语句,都恍若天外之音,嘈杂,混乱,遥远,但是声声入耳。

  他甚至怀疑自己被下了药,可凭借职业本能,他是清楚记得这是一瓶新开的酒,杯子也是干干净净的杯子的。

  看来,自己果然不胜酒力啊……

  如果说朗姆可乐能让人越喝烦恼越少,这个忘了问是啥名字的酒,只能让人越喝,躁动越多……

  可为什么越是躁动,他就越是停不下来呢……

  脑子闷闷的胡乱想着,李家桥没有注意到有一只手已经搭在他膝盖上。

  “哥,你对我真好,你怎么就对我这么好呢?”

  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李家桥只听得见这样的话在他心里的撞击声。

  “因为……你在我的管片儿里啊,我这也是、职责所在。”努力让自己说话流畅的男人,并没有留意到对方听到这些话时眼里的失望,以及失望一闪而过之后,逐渐烧起来的火苗。

  “是吗。”狄圣龙笑了一下,那是并不像平时的傻笑坏笑或是苦笑的,李家桥从没见过的笑容。

  那是被心魔和兽欲操控的人,才会有的笑。

  “哥,那,要是别人也像我这样,你也会对别人这么好?”声音低沉的,却也轻飘飘的,扫过李家桥的耳朵,让人不明白为何这声音好像就是从耳内响起的。

  “会啊,这不是……应该的么。”

  错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