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2)

加入书签

  松开手刹,往派出所的方向开了回去。

  第2章

  如果说有的人会因为同情产生爱,有的人只爱自己心中英雄的话,那么,李家桥就是前头那种。

  爱英雄的人,时常得不到英雄的爱,而错把同情当成爱,或者干脆就真的爱了的人,往往更可悲,因为从一开始,得到这类人,就更容易,只要你可怜,你就先一步赢了。

  李家桥结过一次婚。

  那次的婚姻,应该说就是同情的产物。

  女方是个杀人犯的女儿。母亲时常带不同的男人回家,继父虐待她,还动手动脚。不堪忍受离家出走,又陷入传销集团的陷阱。李家桥是把她解救出来的人,李家桥同情她,李家桥是她的英雄。

  于是,这样的两个人,从相识,到结婚,走了一段路。而后,这段路在两年不到,就戛然而止。

  只能说,因为都醒了吧。

  女方知道她的英雄其实并不爱她,李家桥知道他并不想做这个女人的英雄。

  他们协议离婚,李家桥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留。他帮对方装修房子,换工作,前前后后都打点好,就好像这个女人仍旧是他在婚礼上承诺的那份最爱。

  他们仍旧是朋友,仍旧有来有往,两个都醒过来的人,各自振作,拍拍身上的尘土,带着对彼此的关心,走向不同的方向。

  这也挺好的。李家桥有时候会这么想。

  他在几年后,受邀参加过前妻再嫁的朴素婚宴,对方是个带着个五岁儿子的鳏夫,出租车司机,人看着老实巴交,稳稳当当。

  这是最好。

  虽然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像言情里描写的片段,但他仍旧觉得,希望从此后这个男人,能成为这个女人真正的英雄。

  而至于李家桥自己,在度过了六年离异的单身汉生活之后,仍旧没有再娶,甚至连个女朋友都不交,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把原因藏得很深,面对别人的撮合与介绍,他只是笑笑,从不应承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应该就会这么继续下去了,安静平和,不被任何人打扰。

  现在他住的,是以前跟父母合住的一居室,在郊区新买的大房子,他让父母搬过去住了,说是为了上班近,也懒得调动工作,其实,还是不喜欢离开现有的模式。他不爱变动,就像习惯了一个家的猫,换个环境,会让他焦虑不安。

  只剩自己之后,他把家里简单做了翻新,重新刷墙,家具家电简单换了几样,厨房和卫生间下了些工夫,更新了些配置,然后,他就这样继续住下去了。阳台上,爸妈养的花搬走之后,空空荡荡的,他就弄了几个大泡沫箱,种上番茄辣椒萝卜白菜,旁边摆上瓦盆,放两条自己钓来的鱼,挂衣杆上缠上麻线,挂个大鸟笼,养只八哥。他就是这样在忙了一天之后,伺候着他那一阳台的生灵,过着离退休人士都不一定愿意过的,静如止水的生活。

  然后,就是那么突然,却又好像自然而然,命中注定该来的一定会来一样,他遇到了狄圣龙。这个和他天上地下两重世界的痞子。

  “他好像不是他爹的亲生儿子。”处理文件告一段落,边织毛衣边搀和到大家的交谈之中的周姐那么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