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要吗?回头给你拿一条?”对方追问。

  “不用了。”又换上那副公务表情,李家桥笑了一下,“你要是想谢我,就给我一根儿吧。”

  “一根儿够干嘛的?两口就没了。”

  “我不怎么抽烟,可……”话一出口,李家桥有点后悔,他觉得自己跟着魔了似的居然没管住自己的语言系统,可想要停止,也为时已晚,“我收集烟,还有烟盒,算兴趣吧。”

  “喔——!那成,那这盒都给你,我今儿早上新开的。”

  “不用,真的不用,一根就够。”

  “你不是说收集烟盒嘛!”

  “呃……”

  “那我把烟都倒出来,盒儿给你。”

  “别别,我不说了嘛,一根就够。”

  “……得。”狄圣龙看着不知该拒绝还是该答应,陷入悔不当初又进退两难的明显尴尬境地的李家桥,像是不耐烦又像是兴趣非凡的做了个无所谓随你便的手势,继而把刚才自己抽出来的那支烟,那支在他嘴唇之间短暂停留过,丝丝缕缕,已经沾染了他的味道的大卫杜夫,用指头捏着,捏着那“紧得很”的过滤嘴,缓缓递到对方面前。

  一贯恪守本分的李家桥,不知道那天是怎么了,鬼使神差就提起自己的业余爱好,鬼使神差就接过了对方递给他的烟。

  而他这一天的诡异指数,还远远没有达到顶点。

  小心请走了狄圣龙之后,他皱着眉,把那支烟放进了抽屉里,同时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再和那个人有什么更多的牵连,尤其是私底下。

  然而,在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开车回家的途中,却凭借职业本能猛然发现,就在他斜后方,有一个穿着连帽衫,戴着墨镜,骑着红色摩托车的男人,不知从何时起,就一直保持着一定距离,和他走在同一条路线上。

  第3章

  李家桥从来没听过那么吵人的摩托车声。隔着汽车玻璃都刺耳!

  这人把消音器给拆了!

  只有两种人会这么做,一是自以为拉风的土老帽,一就是痞子。

  他坚信后头这个人是第二种,因为他已经辨别出,那是狄圣龙。

  未免有点太好认了!那发型,那脸型,还有那在后视镜里都能晃着人眼的唇钉。

  警觉起来,也真的有点生气,他先不动声色继续往前开,继而在某个并非自己家方向的路口拐了进去。

  再往里走,是个很僻静的小区侧门,汽车也能进入,看了看应该是开放的大院,他再度右转,进了小区。

  开着车,在几栋楼之间兜了两圈,他始终能听到那个刺耳的马达声。最后找了个不碍事的地方把车停下来,他下车,熄火,走到塔楼的阴影中,靠着墙,听着,等着,直到摩托车的声音停止,人的脚步声逐步靠近。

  那略带迟疑的步伐分明就是在寻找着什么,李家桥一直耐心等待,就像静候着猎物的豹子,而后,他在那人拐了个弯,出现在大楼这一侧的瞬间,一把抓住对方的领子,接着单臂横在那家伙锁骨的位置,又往墙上一撞,借助自身的体重和力量,就把那穿着连帽衫的男人给一下子顶住,动弹不得了。

  绝对是练过的动作格外流畅,也格外有力,让那手臂卡住喉咙时,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