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1/2)

加入书签

  那段时间,李家桥就是在一周内体会了人生各种悲喜。他觉得自己压力大到快要掉头发,但他知道,狄圣龙也不好受,那家伙只是不说而已,但压力并不比他的小。

  他仍旧每天都给家里打三个电话,父母一定会接,言语之中的微妙的态度变化,李家桥不知该不该当做是自己想太多。

  累计起来,他电话打到第十个的时候,父亲在通话结束前叹气说,你怎么这么冷静呢,又冷静又死缠烂打的。他迟疑了一下说,因为我是当真的。父亲没再多说半个字,李家桥直到挂断电话,都没再多解释什么。

  李家桥放下手机,自己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皱着眉胡思乱想的时候,狄圣龙正在修车行,热火朝天收拾他的东西。

  衣服,有一部分不想要的,就都打包丢掉了,留下的部分,暂时不用也不想扔的,都装箱收好,穿得着的衣服,和用得着的物品,已经一点点都装在整理箱里,转移到了李家桥那边。那一对他自制的木头音箱,让他弄到店面里头去了,以后放个音乐什么的,挺好。现在剩下的家具,就只有所谓的开放式“衣柜”和那张铁架子床。那阴冷的,睡着从来不舒服,却不知为何睡了好些年的床。那是他混过的证据,他没有扔掉的打算。

  把床横过来推到墙边,再把几个箱子塞到床下,这间地下室,就算是正式进入了没人住的状态。原来,这屋子真的很小,真的很暗,已经走进过阳光里的他,是真的不打算再回来。

  除非李家桥不要他了。

  而他不准备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曾经不愿相信,现在隐约坚信起来的“事在人为”四个字,就和阳光一样,一旦形成了概念,就再也洗刷不掉。

  那天,他最后做的事,是用切割刀在推拉门玻璃上开了个圆洞,把自己那张桌子弄上了那个下沉式的阳台,又把椅子固定到了桌面上。有这个,野猫就能自由上下,天冷得不行的时候,至少可以进来避避风寒。

  而自己那个小冰箱,就留着存猫粮吧。他最好还得准备点驱虫的药什么的,定期喷一喷喂一喂,因为寄人篱下的野猫,是不可以把“毛里的跳蚤”弄得哪儿都是的。

  想着回头再弄个特大号的猫砂盆过来,免得屋里被当做公厕用,狄圣龙背上装着最后一些收拾出来的散碎物品的斜挎包,离开了地下室。

  锁好卷帘门,看了看影龙修车行几个字之后,他戴上头盔,翻身上车,回家。

  没错,是回家。

  中午,是平静的时光,把昨天晚上剩下的红烧带鱼和圆白菜炒饭热了热,吃饱喝足之后坐在厨房台面上抽个烟,刷个手机,再给李家桥打个电话聊几句,跑去阳台逗逗那只仍旧只会学警笛和新闻联播开篇曲的八哥,小睡了一会儿,他又出门去了。

  这次,他直到李家桥下班回家,也还没回来。

  进门发现没人,李家桥有点不解。

  等了几分钟,仍旧没人回来,李家桥开始担心。

  打电话,没人接,李家桥记忆里各种各样的刑事案件就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晃了。

  顾不上做饭,他重新穿好衣服,抓起钥匙,准备先去修车行看看,而就在他只穿了一只鞋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

  那是爸妈家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