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1/2)

加入书签

  看着冤鬼随着自己的脚步爬行,他跟着杀手一路走到医院门口。感应的玻璃门打开,风灌进室内,凌霜把皮衣披到他身上,他仍无反应。

  医院外,正午十分,黑衣人站在外头抽烟,看见他才赶紧把烟捻熄。

  「少爷,您还好吗?」

  背后是树林与狭窄的马路,这间医院位于隐密的半山腰,专门收他这样不能留记录的人。

  薛晋岚看着远处的景色,城市就在山脚下。风吹起他的头发,他几乎是下意识地露出淡淡的笑。

  「我没事,你们辛苦了,回去吧。」

  即使眼神停留在远方、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他仍能笑得毫无破绽,彷佛他当真没事了一样。

  可惜薛矢妍的部下不吃这套。他们的其中一人,就是纵火那日凌晨与薛晋岚攀谈的人,他那天也有见到凌霜,几乎想都不必想,就知道薛晋岚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少爷,我们送你吧?」

  「不用,你们去忙吧,我给你们载、让人看见了也不好。他会陪我,我们自己招车就行。」

  薛晋岚搭着凌霜的手,下医院大门的楼梯时脚步不稳、险些绊倒,凌霜一直不发一语,只是扶着薛晋岚、替他分担大半的重量。

  「可是少爷……」

  「反正我没死就好,跟姊姊说,我自己会处理。她交代的事我也会办好的。」

  他还记得避开薛矢妍的名字,黑衣人也沉默了。走下阶梯后,薛晋岚靠在凌霜身上,看着脚边爬满恶鬼。

  就吞噬他吧。薛晋岚静静地想着,但身侧那人忽然拉了他一下,将他拖回现实。

  「嗯,走吧。」

  他对身边的杀手说着,穿过几名黑衣人。直到两人消失在视线范围内,黑衣人的领头依然紧锁着眉。

  2.

  他们先找了地方用餐,才回到薛晋岚住处。

  中介的房间一片混乱,笔电躺在房间角落,墙上的血则干涸成深红色的血块。

  经过这么一回,凌霜多少冷静了些,但他的脸色依旧阴沉。把薛晋岚扶到客厅的沙发上后、他自己也坐到了薛晋岚身旁。

  然后是一段长久的静寂,凌霜当然不会再开电视了,他知道现在的新闻肯定充满了坠机的消息。

  薛晋岚则始终昏沉,他半个身子陷在沙发里,身上还披着凌霜的皮衣。

  像是在比赛谁先出声,而凌霜知道自己必定会输。他很难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想掐死薛晋岚、又想把这人抱在怀里放声痛哭。

  将近两百个死去的人,他一想到就觉得胸闷。那么轻描淡写地把人命送葬的家伙,就坐在自己旁边。

  这个人买卖人命、为达目的不计代价……可是他也任由自己对他拳脚相向、即使被打到受伤了仍要袒护。

  「薛晋岚……我真想知道你那颗脑袋里装了什么、你都在想什么?」

  中介微微偏过头,眼前的幻觉已经消失了。他的目光定在凌霜身上,相当无神也相当黯然。

  哭过后的眼睛有些肿,薛晋岚张着嘴巴、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所有答案都在他心里低低地回荡,但他什么也不能说。

  他不想怪凌霜。不是因为凌霜跟雪朵不肯办那件事、才造成坠机的。错误的根源是他,因为他身不由己,只能走在下地狱的路上。

  「你知道吗?如果没有那场火,也许我不会这么火大。」

  凌霜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