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1/2)

加入书签

  这种事吗?」

  由于胸口又在发疼,而自己没带止痛药出来,薛晋岚有些暴躁。他快速地收好东西、就想走了。

  凌霜还在外面等他,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

  雪朵看起来欲言又止,薛晋岚没注意到她的脸色。拿起公文包,他和女杀手道别,在附近绕了一大圈。

  踏出咖啡厅整整十分钟后,他才从巷子后面走向凌霜。对街的小巷里堆了一些垃圾,凌霜站在较干净的地方,倚着自己的摩托车,听见脚步声、头也没回。

  「谈完了?」

  「是啊。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有个走进去的女人,绑马尾的……」

  「有,跟你还有对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吧?」

  薛晋岚轻轻点头,揉着自己的胸口,他往对街看,雪朵已经不在咖啡厅里了,原来的座位上坐着一对情侣。

  「那个女的,叫李秋华。你两年前错杀的警察不是有个女儿吗?就是她。」

  凌霜一愣,从背对他的位置转过头。薛晋岚笑了一下,一手仍放在胸前,另一手则自然垂下。

  「没想到吧?她是雪朵的干女儿。所以放心吧,她有个很强的妈。」

  凌霜冷哼一声,偏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中介从旁观察他的神色,同时走近了一些。

  「是怎么样的女人?」

  「挺可爱的,天真活泼的类型吧。警察的话,可能也是富有正义感的那种。不过啊,问这些干嘛呢?事实证明她不需要人担心啊。噗,如果今天是个儿子,你还会对人家念念不忘至今吗?」

  「不是这个问题!」

  薛晋岚耸了耸肩,不出声了。他发现自己不小心泄漏了心里厌恶女性的部分,这还真是挺糟糕的。

  他不是排斥女性。只是像沈元所观察到的那样,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对女性毫无感觉,这也要归功于薛矢妍、及他们的母亲。

  「你胸口怎么了?」

  「痛。药没带出来。」

  凌霜挑了挑眉,放弃追究刚刚的问题。他让开路、靠到一旁的墙上。

  「去车上坐一下,好一点之后再回去吧。」

  薛晋岚照着他讲的做,心思却还留在刚刚的话上头。他突然想起母亲的忌日就在这个月,虽然说那不干他的事。

  往年他从来没去祭拜过,别说他是被家族藏着的人,就算是要他去,他大概也不愿意。

  「欸,凌霜,好像有点冷。」

  「你想表达什么?」

  「我在觊觎你身上那件皮衣。」

  薛晋岚伸出手,凌霜顿了一下、才脱下衣服交给他。杀手的体型比他高壮一些,外衣套在身上,可以把中介原先穿的几件衣服刚好包覆住。

  如果薛晋岚再娇小一点,像个女人一样的话,也许他只要缩着肩膀,就会让人想把保暖的衣服往他身上套了。所以说薛晋岚讨厌某些女人……那些身形柔弱要人呵护,心肠却毒辣残忍的女性。

  对,他指的就是薛矢妍,还有他母亲。

  而如果也是个妹妹,他就不会被推入火坑的。家族不会让女孩子双手染上脏污,也不会要求她们直接面对企业背后、见不得光的那些事。

  就像薛矢妍,对死去的人毫无感觉。能把一切的罪推到弟弟身上,自己毫无负担地过活。

  「说起来,凌霜,该给你去买几套新衣服吧?」

  薛晋岚试图说些什么甩开无谓的思绪,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