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1/2)

加入书签

  有放弃反击,第一时间凌霜也挨了揍,只是对结实的他而言,那几拳不算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对上他的两个黑衣人从左右两侧分别攻击,一个抬脚旋踢、另一个则用手肘撞过来。巷子太窄,凌霜避无可避,他侧身闪过肘击、却没能躲过朝他扫来的那条腿。

  抬手硬接下旋踢的力道,他膝盖微微弯曲。反手一抓,捉住了那人的脚踝,狠狠往后拉。

  黑衣人失去重心、摔了下去,头部撞上一旁建筑的水泥砖墙。只听见一声闷哼,凌霜伺机往薛晋岚那边看了一眼。

  中介没有那么柔弱,他也是能打的。可是他选择忍受黑衣人的拳头,即使对方朝他受伤的胸口殴打……

  「薛晋岚!」

  凌霜知道,这种时候把背后交给攻击者有多么不智。可是他也有基本的医学常识,薛晋岚之前断了肋骨,再挨打、恐怕断裂的骨头会位移而刺穿胸腔。

  胸腔内出血就完了。他这样想着,背部传来剧痛。后方至少还有三个人,可凌霜眼里就只看得见薛晋岚的脸。

  为什么那张脸上的表情这么惊恐慌张呢?既然如此为何不反击呢?到底是什么束缚着那个人、使他即便痛苦也不作抵抗?

  凌霜发现自己是渴望得到答案的。他也只希望自己得知的那天,不会太晚。

  2.

  是什么把他们锁在一起的?杀手与中介各怀目的,才会来到彼此身边。但如果这些年来他们真的一如最初,那为什么会对自己算计的对象感到悲伤、愤怒、甚至……心痛?

  凌霜感觉自己隐约知道答案,但他宁可背叛自己的心、也不愿意辜负死去的家人。

  「混账东西!」

  就在上一秒,他折断了那个人的手。攻击薛晋岚的黑衣人在地上滚动哀号,凌霜冷冷地看着,高大的身形矗立成一道墙。

  薛晋岚在看他,用一种扭曲、几乎快哭出来的表情。

  「你都不会痛吗?」

  啊,他中弹了呢。背对敌人,也难怪没发现对方掏枪的动作了……凌霜缓缓转过头,才发现身后多了个人影。

  没受伤的黑衣人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矮小的女子戴着黑纱帽,用墨镜和口罩遮住了脸,她手里握着小巧的□□,枪口还对着两人的方向。

  凌霜后方,他的机车歪倒在墙上,擦出了刮痕。薛晋岚跌坐在一旁,抬起手、无力地拉着杀手的裤管。

  「别叫啊,吵死了。」

  女子刻意压成了奇怪的声线,粗糙干哑的像个老人。她暴躁地朝哀号的部下开了一枪,故意打偏。巷子内惨叫的黑衣人瞬间噤声,畏畏缩缩地爬到一旁。

  薛矢妍。薛晋岚用口形喊了姊姊的名字,黑纱帽下的一对眉毛便挑了起来。薛晋岚猜想,她可能笑了,口罩被弯起的唇角牵动了一点。

  子弹打中凌霜的肩膀,卡在他体内。他的衣服破了,血把布料染了色,在暗夜中形成了一块深色的痕迹,瘫软地趴在杀手背后。

  「凌、霜,是吗?看起来是常用刀的那一位嘛。」

  带着笑意的句子从纱帽下传出,薛晋岚望着薛矢妍,张了张着嘴、没能说出半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十六章

  1.

  「嗯,还勉勉强强过得去,但也只有这样了。薛晋岚啊,我如果让人把你乱奸千万遍,你会不会清醒一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