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1/2)

加入书签

  一切地往自己的姊姊跑,在姊姊的部下反应过来前、拍开薛矢妍握枪的手。

  子弹在下一个瞬间穿入凌霜身旁的墙中,由于黑衣人在谈话中松懈了防备,薛晋岚才侥幸地阻止了薛矢妍。不过这下可好了,他直接当着她的面、做出等同于忤逆的行为。

  薛晋岚相当靠近自己的手足,当笑声戛然而止,他可以看见她瞬间阴沉的眼色。

  「我记得,我有在给你的邮件里说过,要你把执行那次任务的杀手处理掉。」

  中介得承认,他记得这件事。事实上薛矢妍不止一次用邮件和他提醒,但他都选择忽略。

  情况不能更糟了,薛晋岚相信姊姊真的会对自己开枪。但越是这样他越需要冷静,鬼门关前走过好几次,他怕死可是也习惯了。

  「听我说,我借了妳的人,把他家烧了。他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全要靠我来安排。凌霜不会泄漏我跟妳的关系的,妳很清楚,如果泄漏出去,会被追杀的人可是我、我死了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

  「谁能保证他不会?我的身价跟他比,拿他一条贱命来换我,很划算啊?」

  「妳喝酒了是吧?人心不是妳最懂的吗……妳真的认为,在他人眼里妳的命会比他自己的重要?若是这样,我又怎么不拿我的贱命来换妳同归于尽?」

  中介戏谑的声音回荡在巷子中,然后在场的几人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

  这种谈判方式对薛矢妍很有效。薛晋岚总是要陪着姊姊在高处检视人间,谈论别人、彷佛整个世界都掌握在手里。

  薛晋岚晓得怎么说服她,而这次,他又成功了。

  「那么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处理掉他呢?」

  薛矢妍没有和他继续争辩,而是问出了像是有转圜余地的问题,这就是她动摇的最好证明。

  薛晋岚突然觉得很疲惫,只想放弃所有要说的话、就这样倒下去。但想归想,他仍站得笔直、面露微笑。

  「因为延长棋子的使用期限,才是个好主人的义务。我可以为妳办很多事、受很多苦……他是我的止痛药。」

  口袋里还躺着凌霜出门前递给他的药袋,薛晋岚几乎贴着薛矢妍的耳朵讲出这句话。这话有点威胁的意味,但却都是真的。

  女企业家慢慢地放下手,□□的枪口也垂向地面。她隔着墨镜看薛晋岚,情绪似乎已经平静下来。

  「只是一个男人而已,真的值得这样吗?」

  「不值得。但我愿意。」

  闹剧般的夜晚以这句话作结。当薛晋岚说出来时,他恍惚地就想起了。

  柔软的嘴唇、坚硬的身体、冰冷的手……还有胡子没刮干净时,下巴摩擦脸颊的麻痒触感……

  疼痛,但是他愿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十七章

  1.

  卡在体内的子弹取了出来、杀手的肩膀被扎上绷带。他们去了一趟医院,又简单地吃了些东西,回到薛晋岚家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薛晋岚倒头就睡,这中间没再跟凌霜讲过半句话。他把精力都耗在薛矢妍身上,整个人被抽干似的疲惫。

  凌霜却没有半点倦意,他在门外的铁梯上坐着抽烟。一边吹风,一边看着被矮房撑起的夜空。

  这里高楼不多、光害也不严重,因此还看得见一些星星。凌霜对着星子吐烟,回想这整天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