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0(1/2)

加入书签

  也由不得他不信了。

  从树丛里爬起来后,他把公文包捡了回来、枪收回大衣口袋。柳雅坐到了路旁的长椅上,而薛晋岚就站在她面前,听她滔滔不绝地说着话。

  「姊姊又漂亮、又温柔,却遇到了那样的意外,你不觉得很不公平吗?她一直想着为什么自己会遇上那种事?然后就疯掉了!所以我就想,为什么不让其他人……谁都好,也抱着同样的想法莫名其妙地死掉呢?」

  柳雅甜甜地笑着,双脚不停踢蹬,薛晋岚越看越觉得,她长得很像她姊姊。

  四年了,同样的事薛晋岚这辈子干过了不下十次。柳雅的姊姊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要薛晋岚回忆容貌,恐怕他还想不起来。

  但现在只要看着柳雅,就知道那些女孩们是什么模样了。薛晋岚僵硬地站着,夜晚的冰冷慢慢地从脚底爬上身体。

  好像在做梦,记忆里没有任何一件事是真实的。那些脏事好似他都不曾做过,他甚至相信现在只要缩起身子、他就会回到出生前一片纯白的状态。

  「帮我杀人吧!要不然,你可不可以教我?我也想成为杀手!」

  「妳该回家了。」

  薛晋岚根本不晓得自己在回答什么。女孩踢到了他的脚,他也没感觉到痛。

  浑身的力气都用在腹部、压住那股翻涌的恶心感。他想自己大概又要吐了,但实在没什么能吐的。

  「我跟你说,姊姊出事的那年,我就迷上了委托。」

  「妳该去多陪妳姊姊,在漂亮的屋子里养几只猫、随便找点事情做,然后保护好自己。」

  「我原本也是这么想,所以好不容易戒掉了。可是啊,你应该知道吧?又发生一样的事情了,看到新闻就觉得受不了。为什么那样欺负女生的败类都没有被抓起来呢?」

  柳雅讲的可能是任何一件□□案,但薛晋岚只感到手心发冷。虽然他脸上仍是一种平淡、不起波澜的神情。

  「我很遗憾。但捉犯人的工作还是交给警察吧,妳把自己搞成这样,也不会有帮助的。」

  「反正你就是不愿意接我的委托嘛!」

  薛晋岚没说话,他很想赶快结束今天的会面。才不到一小时,他已经相当疲惫了。

  一点都不想去思考柳雅的想法或心情,他只想让心脏麻木的像石头一样。没有罪恶、没有脉动的起伏,一切都死寂,然后他就会忘记。

  真是够了,这辈子的所有事。

  「妳该回家了。」

  薛晋岚重复着无意义的句子,柳雅便把所有的不高兴都写在脸上了。中介想离开,他回想着过来的路,摸着口袋才发现柳雅掉的那枚耳环还在里头。

  他把耳环掏出来,放在摊开的手心中央要给柳雅,后者死死地盯着他、却没把东西拿回去。

  「帮我吧。」

  「什么?」

  「戴耳环啊!这边又没有镜子,我自己不好戴。你不肯接委托,那帮我戴个耳环总可以吧?」

  薛晋岚即使觉得不妥当,一时之间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他完全不想跟疯子计较这种小事,要戴就戴吧。

  他放下公文包,用手指捏着耳环,弯下身靠近柳雅。后者本来还扭动着身体,中介接近她后,才定住不动。

  柳雅自己把散落的发丝拨到耳朵后方,露出耳垂。薛晋岚瞇着眼,离她不到十公分,眼睛凑在她耳朵旁,一手轻轻按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