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1/2)

加入书签

  外面看来,室内也是一片黑暗。

  凌霜在门前不死心地拨了十几通电话,但全都被转到了语音信箱。他有股冲动想把门破坏,但他心里也清楚,没用的,薛晋岚不在里面。

  那现在要怎么办?还要执行任务吗?凌霜想到了那天在酒吧对街朝他开枪的女人,肩上的枪伤便隐隐作痛。

  那个人会知道薛晋岚在哪里吗?杀手得承认自己对薛晋岚这个人一无所知。中介的本名、背景、过去,他通通不知道。他以为他可以慢慢地等,等薛晋岚暴露所有信息、成为他复仇的踏板,然而却出事了。

  掌握不住状况的暴躁感,使凌霜完全冷静不下来。可恨的改变,他不晓得这样的愤怒里是否有担忧的成份。

  接应的人又再拨了电话来,一样是保密号码,凌霜快速地接通、便听见对方懒洋洋的口气。

  「怎么样?找到人了吗?任务还做不做?」

  「不做。但能请妳查别的事吗?」

  凌霜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着,女人「啧」了一声,似乎不是很甘愿。

  「什么事情?」

  「查薛晋岚的手机,我要知道他去了哪里、七天之前跟谁联络过。」

  「真麻烦。他应该只是个中介吧?有需要这样吗?噗,其实我也有认得不错的中介哦,可以帮你接洽看看?」

  砰一声,凌霜把拳头砸在薛晋岚家的门上。那头的女人被吓到,安静了几秒、接着冷哼。

  「对女性要有礼貌是基本常识吧。」

  「拜托妳。」

  凌霜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挤出那三个字,现在他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必须借助这个熟悉计算机、能帮他找出记录的人。

  「好啦,反正我都收了钱。不过我能做的也有限啊。」

  「做妳能做的就好。其它的,我会办。」

  隐隐约约也猜得出来中介遭遇不测了。凌霜感觉胸口有什么东西破裂着,心情一点一点地漏出来。

  他竟然在害怕。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十六章

  1.

  那时的剧变离他已经相当遥远了,但无疑的,那是改变凌霜人生的重要转折。

  当年,凌霜父母任职的公司被别的企业斗垮。他的家一夕便失去了所有的经济来源,年幼的他看着父亲开始堕落,酗酒、吸毒,还有暴力。

  就像那些常见的故事一样,他一点也不特别。但痛依然是痛,何况当时的所有恐惧与悲伤,都结束在两声枪响里。

  原本没那么糟的。即使一家人被赶出漂亮的家、母亲遍体鳞伤,每天他苏醒时依然可以自欺欺人地想象,状况会好起来。

  他们会回到明亮温暖的餐桌、再一起走过蜿蜒的海岸,父亲会回复正常、母亲的伤痕也会愈合。

  他们便能再回去,回到还能对彼此微笑的那时候。这样就算受了伤,也只会是人生里的一个小缺口,他可以用幸福来填补。

  但母亲对着父亲开枪了,接着,自己朝自己扣下板机。

  于是他领悟了,不会好的。一旦下坠便只能继续往下,地狱没有底,以为已经够惨了、但还会更糟。

  凌霜如此厌恶变化。他晓得自己身在黑暗中了,那么每次改变都只会把他继续往下带,他深信不疑。

  那时候是这样,那么现在呢?

  明知对事情一点帮助也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