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5(1/2)

加入书签

  呢?」

  「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凌霜重复着无意义的句子,女人笑得更大声了。她看不见凌霜绷紧的样子以及狰狞的表情,但从语气中便可以听出他的紧张。

  「好啦,唉,真搞不懂你们。我昨天花了一个晚上,查出了那只手机七天之前大致的定位。薛晋岚有去过一个比较特别的地方,你可以去看看。」

  「哪里?」

  「一间同志酒吧。」

  女人报出了地址,凌霜默念后把地址记住。薛晋岚为什么会去那里不是现在他想探究的问题,虽然不确定,但一间酒吧也能是线索。

  「帅哥,我要去补眠了。我劝你一句,凭着一腔热血成不了事的,要找人你最好冷静点。加油,小心点呀。」

  「我知道。」

  凌霜压抑着声音回复。那句有意无意的叮嘱还很熟悉,薛晋岚在失踪前似乎也向他叮咛过……

  「薛晋岚,为什么你这么说,却没顾好自己呢?」

  挂断电话后,凌霜仰着头,轻轻地、对水泥丛林围出的天空问着。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十七章

  1.

  在城市几公里外的一处废弃工厂里,传出了不寻常的声响。

  这里位在半山腰,附近没有其它建筑。唯一通往工厂的路,旁边都生满了杂草。显然此处荒废多时,已经没什么人类活动的痕迹了。

  两层楼高的工厂被淹没在树林之间,山间的阳光从铁皮屋顶上的透光孔洒了进来,在沉闷的空气中,沙沙的声音磨擦着听觉。

  薛晋岚半张着眼,却几乎什么都听不见。

  黑衣的男人把他当成物品般地拖行,穿过厂房里的老旧机具。中介的衬衫早就破了,他被丢在一台机器旁。

  入口的铁卷门打开了一半,两台黑色的轿车并排停着。其中一台车的车门被打开,视野内便出现了柳雅的身影。

  高跟鞋叩、叩地踏着地板,踩到了工厂地上的碎玻璃,发出刺耳的啪擦声。但薛晋岚听不到,他像是对外界已毫无感应一般,瘫软地靠在机具旁。

  「折磨你不是我们的本意。」

  直到柳雅这么说道,薛晋岚才发现她站在自己面前。他没有力气抬头,半瞇的眼睛望出去,只有柳雅的高跟鞋、比例匀称的腿,还有三、四双男人的皮鞋以及西装裤管。

  「也快一周了。你很清楚,老板要的不是报复你这个人,他要知道是谁指使你,哪个企业、或是哪个政治家?」

  「呵,都说我只有一个人了。」

  薛晋岚气若游丝地回答,七天前,没人能想象他会变成这副模样。眼眶深深凹陷、泛着某种病态的青紫色,下半脸的右边沾满了红黑色的血迹,嘴唇咬烂,鼻梁也被打断了。

  在听见他的答复后,其中一个男人抬起脚、朝他的太阳穴重踢。薛晋岚闷哼了一声,头歪到一边、撞上了机具突出的棱角。

  鲜红的血沿着额头流下来,滑过了旧的痕迹,再由下巴滴落到他沾满脏污的衬衫上。工厂内陷入安静,薛晋岚却低低地笑了起来。

  「妳在期待什么呢?柳雅,我没有什么能告诉妳的。」

  「是吗?老板可不能接受这种答案。」

  透光孔的光线刚好洒在薛晋岚身上,他却觉得很冷。这几天来他的精神迅速衰弱,柳雅很了解如何有效率地使一个人崩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