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6(1/2)

加入书签

  他又恨又爱的家人。他什么都不能说,二姊薛矢妍告诉过他,被捉住的话他必须把自己和家族切割。

  那时候,他回答的「当然」并不是敷衍,那是一颗棋子真实的心意。

  「恶……」

  薛晋岚的身体猛然前倾,双手被捆在机具上、成了身体仅剩的支撑。他胃里没有东西,从口中吐出来的,只有唾液和嘴唇被咬烂后的碎肉。

  想象自己是枚无知觉的棋、是一件物品。可是下半身的痛仍越来越剧烈,眼泪控制不住地滴落。

  凌霜。脑海里回荡着那个人的名字,他乞求不了痛楚远去,只想求眼前也能看见那男人的幻影。

  是幻影也无所谓,稍微和他说些话就好……不,就喊他的名字就可以了。如果还能要更多,抱他、帮他擦一擦这该死的眼泪,那当然再好不过。

  可是睁眼什么都没有。这一生,也什么都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十八章

  1.

  那女人说得没错,不冷静下来只会误事。

  间同志酒吧晚上才营业,但凌霜不到中午就过去了。他无从得知薛晋岚现在的情况,只能在酒吧旁的巷子里不断徘徊。

  烟一根接一根地抽,什么也做不了的无力感使他焦躁无比。杀手看着附近来往的行人,有个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名年纪与他相仿的男性,外表看上去似乎仍是学生。那人拎着一个背包、牵着脚踏车,凌霜在这里待了超过一个小时,而那人也一直逗留在酒吧旁。

  不断四处张望,这名男性似乎相当紧张。本来以为他在等什么人,但一个小时过去,也没看谁来找他。

  在抽掉一整包烟后,凌霜来到那人身旁。距离几公尺,他不客气地把对方上下打量了一遍。

  「你也在找人吗?」

  磁性却带了点迟疑的声音,没想到是那人先开口了。那名男性同样看着凌霜,狭窄的巷子中,杀手朝对方走近。

  「算是吧。七天之前,你有在这附近看过一个黑发、大概二十六岁的人吗?」

  「薛晋岚?」

  凌霜顿了一下,死死地看着那个人。男学生说出了中介的名字,接着手忙脚乱地拉开背包拉链、从里头摸出一台手机。

  「我叫明君。那天,这个人突然被一群人带走,他把手机跟计算机交给了我……你认得他吗?」

  凌霜没有回答,只是把电话从明君手中接过。是薛晋岚的手机没错,他按下开机键,手机还能开。

  等待开机的时间,明君一直不安地看着他。凌霜抬起眼,声音有些沙哑。

  「带走他的,是什么样的人?」

  「呃,一个像是秘书打扮的女人、跟一群穿西装的男人……他们好像有提到交流会、□□这两个字眼,我不清楚。」

  「你有报警吗?」

  明君用力地摇了摇头,这也许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庆幸的事。警方一旦介入就会变得很麻烦,凌霜希望薛晋岚能平安,不论是现在、或是以后。

  「感觉事情好像很复杂,我就没报警了。」

  明君低声说着,在这时候,手机银幕上也出现了输入密码的画面。凌霜僵硬地按下四个数字,他的生日……先日期再月份。

  手机解锁,有几十通的未接来电。看清楚银幕画面后,冰凉的触感由凌霜的指尖透进心底……

  这么傻气的事,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