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2(1/2)

加入书签

  我剥的橘子你吃吗?」

  其实用这么酸的话开头不是凌霜的本意,他对张明君是没什么意见的。要不是那个老实的男学生,他不可能有机会找到沈元跟雪朵、也不可能凭着侥幸的运气救出薛晋岚。

  那天,子弹打中了中介的左臂,他们顺利地躲进了地下室。雪朵说得对,上天没有狠到要拿走他的一切,他夺回来了他仅存的温暖,那人就端端正正地坐在床头。

  「吃啊,不过帮我把外头白色的丝一起剥掉吧。」

  凌霜下意识地要叫薛晋岚自己动手,但话到嘴边立刻吞了回去。他默默地拿了另一颗橘子,开始剥皮。

  平静的互动彷佛一切都没发生过。凌霜剥好皮后把纤维也一条条剥开,薛晋岚安静地看着,杀手擅长使刀、但做这种事便显得笨拙。

  一个大男人聚精会神地对付一粒橘子,这画面虽然好笑……却是他们差点就拿不回的安稳。

  「我喂你吧。」

  薛晋岚没反对,他把身子从被单里又钻出了一点。蓝色的病人服裹住了他的身体,左边的袖子却是一片空荡。

  由于肌肉坏死的太过严重,医生将他肩膀以下的手臂全锯掉了。他的左肩包着弹性绷带,等未来伤口好一些,才能装上义肢。

  凌霜把一瓣橘子塞进他嘴里,视线便停驻在他肩上,薛晋岚发现后、忽然伸出仅剩的右手,捧起凌霜的脸。

  「很难看吧?」

  「会痛吗?」

  杀手答非所问,薛晋岚无奈地笑了,他抽回手,用指尖轻轻触碰空无一物的左肩。

  「这几天,我都感觉我的左手好像还在那里……那叫啥?幻肢痛吧。医生说跟神经什么的有关,过阵子就会好了」

  「没关系的。」

  凌霜又把橘子塞进他嘴里,中介斜了他一眼,以右手撑住了下巴。

  「喂,没关系到底是该由我来说还是你来说啊?截肢的可是我耶,明明没东西却还会痛,简直像撞鬼。」

  「我会照顾你的。」

  「我说……你要不要去找医生检查看看?我觉得你表达跟理解的能力出问题了,我跟你的对话根本兜不上。」

  薛晋岚说得顺畅,耳根却红了。他当然听得懂凌霜在说什么,只是不习惯听这样的话,下意识地要装傻。

  凌霜一脸平淡,抬头直视他的眼睛。薛晋岚感觉脸颊在发烫,该死,好想挖洞把自己埋起来。

  「你记得我在工厂里,跟你说了什么吗?」

  「啥?」

  「三个字。」

  薛晋岚是真的胡涂了,他困惑地盯这杀手。惊奇地发现凌霜的耳朵竟然也红了,他到底想说什么?

  「你们来的时候我根本是濒死状态,别为难我。你跟我说了啥?」

  凌霜没回答,两人互相对望,也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红着耳朵的傻子一个。真是……蠢毙了。

  但也异常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十五章

  1.

  「出去晃晃吧。」

  身为伤员的薛晋岚,大概是医生最讨厌的那种类型。他不肯安份地待在病房,嚷嚷着要出去活动。而凌霜也没有要阻止伤员的概念。牵着人,就把医院当市场般地逛了起来。

  宽松的病人服下方,薛晋岚身上好几处都包了绷带。他紧挨着凌霜,在医院白色的长廊上绕着。

  偶尔经过蓝衣的护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