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1/2)

加入书签

  的基本!」

  是了,凌霜也会这样响应,而其实他说得也没什么错。

  「好啦,我会再多留意看看。任务前就别胡思乱想了吧?我去弄点吃的,然后也差不多要回去了。」

  正要转身,杀手却伸手挡住了他的去路。薛晋岚莫名其妙地抬头,发现凌霜注视着自己。

  墨黑的瞳孔泛着奇异的蓝色,一般来说,只有婴儿纯净的眼睛会有这样的色泽。凌霜的眼,很特别。

  就是这双眼,毫无预警地欺近。凌霜要吻他,但薛晋岚迅速地一挡、把手卡到两人中间。

  「任务前别碰我。」

  丢下一句话,像是不想面对杀手的眼神,他逃跑似的匆匆下楼。

  2.

  薛晋岚自己招了车回家,而在他走之后,凌霜本来是想继续留在三楼的房间里、找回狙击的手感的。

  但他怎么也静不下心,两年前的事一旦想起了,便一直停留在脑海中。杀手生涯里最大的一次失误,他误杀了某位警察。

  那年,他二十二岁。但年轻并不是犯错的借口。

  十岁时他父母双亡,被亲戚收养。但他选择了逃出去,在街头流浪半年多,找上了他的杀手老师。

  别的孩子在玩玩具枪时,他正接受严厉的训练,端着真正的枪枝。

  砰,震耳欲聋的声音粉碎童年。凌霜是老师的得意弟子,但他从小就有个怪癖,他喜欢用刀。

  即使为任务增加无意义的风险,他仍享受近距离杀人的刺激感,当溅起的血沾到脸颊,他会露出愉快的笑容。

  这是凌霜,他的刀比冰霜还冷,送人直达地狱地层。

  因病过世的老师曾问他为什么?他的枪法不是不好,相反的,他用枪用得也不错。可是若给他选,刀或枪,他总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我父母死在枪下。」

  此刻他面对空空如也的房间,复诵那时回答老师的话。是了,枪声会打穿记忆的屏障,他对枪,有种生理上的厌恶。

  那次任务,也许就是被回忆影响了。他太怕回想,因此得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目标身上,而他专注过了头,竟然就忽略了那个在旁戒备的警察。

  扣下板机,他怎么也没想到目标一个侧身,子弹便落空、打入了警察的后脑。

  虽然很快地补上第二枪完成任务,但这样的结果,比任务失败更令凌霜难以接受。

  之后两年他再也没碰过□□,这次要不是薛晋岚提了,他也不愿意用。

  「很好。」

  思绪转了一圈又到了薛晋岚身上,凌霜咬着牙,走出房间、用力地甩上了门。

  他往门外的楼梯下走,脚步踏出了巨大的声响,彷佛这样才能掩盖他的心烦。

  这房子真安静,沉默地包容了杀手的暴躁。他站在楼梯上,闭上眼认真地呼吸。似是排练着什么一般,握住手中不存在的刀、朝空气刺去。

  眼前彷佛浮现薛晋岚倒在血泊中的画面,凌霜定了定神,再张眼时、心已恢复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

  ☆、第六章

  1.

  四周林立着高楼大厦,周末下午人潮还算是不少。天空灰蒙蒙的,凌霜动也不动地趴在顶楼,等待目标离开建筑。

  如果下雨,他恐怕得放弃今日的任务。他已经守在这个地方整整两天了。但这场雨很可能破坏他的计划。

  他在事前的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