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即召集全体军团长大会,让你也立即过去。”

  “好。”点头,沈征跟着鲁瑟离开了图,出了副司令大院,来到总司令部座雄伟的建筑中,进入了座大会议室。

  会议室上首是张长桌,标注着“主席台”,左右两边各有张长桌与它形成“凹”字型。鲁锦此时已经坐在了主席位上,阴沉着脸正在思索什么,见鲁瑟将沈征带到,立时站了起来,关切地问:“怎么样,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沈征微微笑,打量了下这间会议室。说它是会议室,但不如说它是法庭,因为沈征看到在鲁锦所坐的长桌对面,在会议室下方的位置,是个像被告席样的设备。

  “我已经问过古青翰了。”鲁锦示意沈征在左手边的长桌后坐下。“没想到这家伙为了自己的个弟子,竟然敢对你下这样的黑手。不过你也真厉害,出手就干掉了两个。”

  “不是两个。”沈征摇了摇头,“其实我个也没干掉。”

  “怎么?”鲁锦皱眉。

  “吴星河和明风来是被古青翰杀掉的。”沈征说,“古青翰练就了种神奇的能力,可以从被他杀死的控虫者身上,暂时夺去部分力量。他对这两个直占天和便宜的人早心怀不满,这次正好借机会杀了他们两个,以对付我。”

  “竟然是这样?”鲁锦着实吃了惊。“我倒是听说过有这么种拥有神奇能力的虫,据说是叫‘灵食虫’,传说它在杀死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同类后,就可以暂时夺取对方部分力量,不过只能维持几分钟左右,而且‘实力相当’与‘同类’这两个条件又是能实现这能力的基础,换言之,杀死比自己弱小或强大的,或是非同类,这能力就都没用。其实挺鸡肋的,所以我也没怎么关注过。而且关于这种虫,只是有些传说而已,从没人见过它,不想竟然是真的。这古青翰倒是有奇遇啊。”

  原来是这样,那确实挺鸡肋的,怪不得我当时没有生出饥饿感,看来我脑部那神秘虫的力量,也对这能力没什么感觉。不过无限追迹可是个好东西啊,它怎么对这种能力也没感觉呢?

  没能得到无限追迹,他确实有点遗憾。不过也就只是有点遗憾而已,以他现在拥有的能力之多,多这么项少这么项,倒也无所谓。

  正说着,会议室的门打开,两位身着军团长制服的人走了进来,站好后先冲鲁锦敬了个礼。

  这两人个刚四十出头的样子,相貌很有男子气,脸型有棱有角像刀削的样,让沈征怀疑他是否有机器人的血统。

  另个也是四十多岁,但比之前这人更为年长,留着头褐色的长发,身材修长,脸上没什么表情,像个木偶。

  这两人不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很有特色,引得沈征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坐吧。”鲁锦点头,先指着年轻的那个,再指着年长的那个依次向沈征介绍:“这位是第防区的军团长于鸿飞,这位是第二防区的军团长布鲁托,两人都是我们军区的中流砥柱,是虫力已经满档,不知什么时候就可能突破而成融虫者的绝顶高手。”

  于鸿飞淡淡笑,不置可否,而布鲁托表情如。

  再向两人指沈征:“这位就是新从胧星国抽调上来的后备军团长,新进成为控虫者不久的沈征。”

  虫力满档,那不就是达到了1000吗?沈征看着两人,不由生出了丝敬佩。

  于鸿飞冲沈征友好地笑,布鲁托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也朝他点了点头,这种友善的举动也赢得了沈征的些好感,冲他们微笑点头。

  两人坐下后过了不久,又有四名军团长陆续赶来,鲁锦也依次向沈征做了介绍。其中年纪最大的位,在六十岁左右,给沈征的印象很深,并不是因为老,而是这人眼神黯淡无光,仿佛死人样。此人叫项思归,是第六防区的军团长。

  另外三人都是五十岁左右,分别是第五防区军团长达兰,第八防区军团长风杨,还有第九防区军团长孙家山。达兰这人总爱皱着眉,和项思归样都是不容易让人接近的人。

  而孙家山这人却是面目和善,让沈征忍不住想起了总是脸积蓄更让林良,看起来容易接近。

  风杨这人看起来则大咧咧的。

  “人都到齐了,那么可以开始了。”鲁锦看了看众人,缓缓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

  这件事发生已经天了,几大军团长早已得到了些消息。他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都还不大敢相信。这次开会为的是什么,他们心里其实早都有了数。

  “把人带上来吧。”鲁锦大声说道。

  在长桌对面那边,那个像被告席般的设施旁扇小门就被打开,脸色苍白如纸,又似死人般的古青翰被四个健壮的士兵押了起来,摁到“被告席”那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六位军团长都盯着古青翰看,他们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些什么,所以心底不由都是颤。

  “你们都是十二军区内了不起的精英。”鲁锦缓缓说道,“所以军区里发生了什么事,是瞒不住你的。大致情况也许你们比我更清楚,但我还是要多说句:沈征说,古青翰和吴星河明风来他们三个合谋,将他骗到了合连山那边意图加害。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吴星河明风来两个人死了,古青翰受了重伤,沈征毫发无损。”

  “如果事情属实,那么我要恭喜总司令和副总司令麾下又多了员猛将。”于鸿飞缓缓说道。

  “不是,我说沈征,真是你个人干的?”大咧咧的风杨则直接向沈征问。

  沈征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切都由鲁锦来定夺吧,是把这两条命算在自己身上,还是算到古青翰的头上,都由他作主好了。

  “古青翰之前向我坦白了。”鲁锦看了看众人,缓缓说道。“他是天和人,洪简又是他当年心爱的弟子,而沈征杀了洪简。当然,沈征有足够的理由,错在洪简。鉴于古青翰不顾大局的举动,我已经废掉了他的虫力,现在的他就是个普通人。”

  几位军团长不由为之动容。

  废掉虫力这种事,对强者来说实在是比死还要可怕,鲁锦下这么重的手,可见对沈征有多重视,对这件事又有多愤怒。

  “古青翰,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鲁锦转向了古青翰,沉声问。

  “没有。”古青翰艰难地摇了摇头,眼神中透露出丝悲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是我技不如人应得的结局。我没什么可说的。”

  “因为你的私仇,军区下损失了三位军团长,这可是三位控虫者啊!”鲁锦有些愤怒地拍着桌子,“这是怎样的损失,怎样的损失!”

  古青翰黯然无语。

  “但我们有了沈征。”布鲁托这时开了口。“既然他个人能顶三个,那三个不要也罢。”

  声音冰冷,不像是在谈论共事多年的同事,而是三个不相关的人,或只是在谈论“三”这个数字,所以虽然这话对沈征有利,但沈征对他的好感却略有下降。

  “你们怎么看?”鲁锦问其余几位军团长。

  “没有意见。”几人纷纷点头。达兰更是皱着眉说:“他这次报私仇的行为,对军区实力影响太大了,得到这样的下场也是应当的。”

  “好。”鲁锦点头,“那么,我们最后就再征求下当事人的意见吧,毕竟他们三人合谋要杀害的不是我们,而是沈征,对于如何处置古青翰这件事上,只有他最有发言权。”

  众人致点头表示同意。

  “沈征,你对这个结果满意吗?”鲁锦问。

  沈征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古青翰,慢慢地摇了摇头,缓缓说出三个字:“不满意。”

  众人不由都是皱眉。

  第148章:审判会完

  第149章:掌握实权

  古青翰猛地抬起头,眼神带着丝惊惧地看着沈征,身子微微地颤抖着,似乎是害怕极了。

  “说说你的想法。”鲁锦看着沈征,没有半点责怪他的意思。

  “他必须死。”沈征缓缓地说道。

  “已经死了两位军团长,而古青翰的虫力也被废掉,或许,饶他和条贱命也没什么大不了吧?”达兰皱着眉问。

  “如果他们三人的阴谋成功,那么我已经是个死人。”沈征平静地说道,“他们存了杀我的心时,就应该已经做好反过来被我所杀的准备。不要用数量来衡量生命,他们要杀我,失败了就必须赔上各自的生命。吴星河和明风来已经偿还了他们欠我的,现在该古青翰了。”

  “沈征!”古青翰突然下站了起来,看着沈征,身子颤抖着,然后突然又软了下来,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我求你!”他竟然哭了起来,“我有家人,我不想他们难过。”

  “那你要杀我时,有没有想过我也有家人,我死后,他们也会难过?”沈征冷冷地说道。

  然后他转向鲁锦:“副司令,我的意见很明确。希望您给我个公道。”

  “明白了。”鲁锦缓缓点了点头。

  “副司令!”古青翰惊恐地叫了起来,“您就看在我在军区中服役多年的份上,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鲁锦缓缓摇头,“已经晚了。”

  说着,他挥手,那几名负责押送的士兵立时将古青翰架了起来。

  “副司令!”古青翰惨叫着,那声音不似人声,听起来凄厉恐怖。

  “动手。”鲁锦深声说道。

  立刻,有名押送士兵上前去,双手抓住古青翰的头用力拧,随着声骨碎的响动,古青翰的头旋转了近百八十度,嘴张得老大,但却再发不出声,眼睛也瞬间失去了光彩。

  “可以了吗?”鲁锦问沈征。

  “多谢副司令。”沈征站了起来,冲鲁锦敬了个礼。

  “我不希望今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出现。”鲁锦看了看其他人,“今天这件事是个警告。记住,如果你们中谁和谁有了矛盾,可以提出决斗,那样的话军区方面会为你们提供场绝对公平的决斗。但如果是用这种阴险的手段害人,那么古青翰就是你的下场。把尸体抬下去。”

  “是!”几位军团长起站了起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那几个押送士兵,则将古青翰的尸体抬出了会议室。

  “另外要注意的是,这件事的影响实在太坏了。”鲁锦沉声说。“我们损失得起这三个控虫者,但我们丢不起这个人。所以我要求全军上下对这件事严格保密——吴星河和明风来是在猎虫过程中死的,古青翰是因私仇和沈征决斗而死的。知晓这件事的士兵和军官,我已经单独知会过了,他们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否则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就会永远从世界上消失。所以如果此事泄露你们明白了?”

  “是!”所有人异口同声。

  “接下来,我们要讨论下三个空出来的军团长位子了。”鲁锦说道。“现在加上沈征在内,后备将领共有六位,你们怎么看?”

  “沈征必然应当有个位子。”于鸿飞先开了口,“如果他不能得到这个实权军团长的职位,那么后备将领中无人有资格。”

  “我也是这个意思。”布鲁托也开了口。

  “没错!”大咧咧的风杨叫了起来,“就凭这种实力,本人是甘拜下风!我看就算是于鸿飞军团长和布鲁托军团长你们出手,也不定就比沈征干得好多少吧?这样的人,你让我把我的防区让出来给他,我都心甘情愿!”

  “那倒不至于。”鲁锦摇了摇头,“空出的三个防区中,属古青翰的第七防区实力最强,所以我打算任命沈征为第七防区军团长,你们没意见吧?”

  “会不会让人觉得,沈征军团长是为了这个位子,才支持要处决古青翰的?”达兰又皱着眉说。

  “扯什么淡!”风杨哼了声,“古青翰不死也是废物个了,不样得把防区让出来?”

  “这话有理。”直微笑着的孙家山点了点头。“沈征如果真是图谋这个位子,那反而应该饶了古青翰,这样还显得自己大度,更容易拉拢第七防区军队的人心。”

  “军队的人心不用拉拢。”眼神黯淡如死人般的项思归突然开口,“除非军队中有控虫者,否则对我们来说就是群蚂蚁。你们谁会在乎蚂蚁的感受和阴谋?蚂蚁又敢用什么阴谋对抗食蚁兽吗?”

  这话听起来刺耳,但说出的却是实情。

  “那么这件事就不用讨论了。”鲁锦挥手,“剩下的第三和第四防区,就由另外五位后备将领进行比赛来争夺吧,这件事我就交给于鸿飞和布鲁托你们两人了,明天就开始吧。”

  “保证圆满完成任务。”两人站了起来,冲鲁锦敬了个礼。

  “达兰,情况特殊,所以沈征得暂时先住在后备将领居住区里。”鲁锦转向爱皱眉的达兰,“而这段时间,你要亲自出面,治理下第七防区,我要求沈征接手时,没有任何古青翰的遗留问题。明白吗?”

  “是。”达兰皱着眉站了起来,也敬了个礼。

  “那么就散会吧。”鲁锦说,“你们出去时告诉我的副官,让他向全军公布我对沈征的任命,以及关于三位军团长死亡的情况。”

  “是!”众人站了起来,起向鲁锦敬礼,然后陆续离去。

  等众人都走后,鲁锦看着沈征,微微笑:“满意吗?”

  “谢谢您。”沈征也是笑。

  “你小子的心眼可真不少。”鲁锦看着沈征,“不将古青翰当场击杀,为的就是今天这当众的处决吧?”

  “您可真是睿智。”沈征不大不小地拍了鲁锦下马屁。

  “少来。”鲁锦乐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沈征正色道。“这次古青翰的事件给我提了个醒。我自己倒无所谓,但为了我家人的安全,我必须这样做。我是想要所有人都明白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而不是个心慈面软的角色。这样,他们在打我的主意时就要先好好琢磨琢磨了。”

  “你的想法不错。”鲁锦缓缓点头,“但不能只是有仇必报。”

  “还有知恩图报。”沈征笑。“我明白。对我好的人,我自然要百倍还他,对我坏的人,我会视情况而归还那坏。”

  “不说这个了。”鲁锦摆手,“第七防区的事交给达兰,你就放心吧。别看他老皱着个眉头,刚才也说了许多你肯定不大爱听的话,但那并不是他偏袒古青翰伙,而是他想事比较周全,所以我才会将这种事交给他来办。”

  “明白了。”沈征缓缓点头。

  “你刚成为实权军团长,还需要对很多事进步熟悉,而且和这几位同僚的关系也要搞好。我已经找到了个合适的虫|岤,正好带你过去,也算是对你的个锻炼。另外我想再带几位军团长过去,来也让他们有机会历练下,二来让他们自己猎取点不错的虫核,然后你给他们调制下,也能拉近你们之间的关系。”

  “您为我想得可真周到。”沈征笑着说。

  “没办法,谁让我还有事求着你呢?”鲁锦笑了起来。“记住告诉你的家人,古青翰这件事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明白吗?”

  “放心。”沈征点头。

  “等你正式接任第七防区军团长之职时,会在总司令部举行个授职仪式。”鲁锦说,“到时你和另外两个幸运儿就都是掌握着防区的实权军团长了,些军区内的机密也可以让你们知道。行了,这些事到时候再说吧。你回去休息吧,明天在居住区的格斗场中好好看看热闹吧。”

  “好的。”沈征站了起来,也敬了个礼后离开了会议室。

  坐上了车,驶向居住区,沈征不由摇头苦笑:何苦呢,古青翰?杀我不成,反而让我领悟了丹田和经络的秘密,还让我得到了你的防区古青翰啊,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是来杀人的还是来扶贫的?

  回到了家中,将会议的事对家里的三个人全说了遍,然后千叮咛万嘱咐地要三人定注意保密。三人为沈征成为了实权军团长而高兴了半天,同时也明白这事的严重性,知道真要传了出去,十二军区这人确实丢得挺大,所以都纷纷点头。

  回到自己卧室中,沈征没有躺下休息,而是静静地坐在床上,又沉入了对体内经络世界的感知中,不知不觉间睁开眼,又是天色大亮,而全身都是说不出的舒畅灵活,不由想:今后干脆就用这种修炼来代替睡觉好了。

  和家人起用过早饭后,鲁瑟亲自上门来了,进门就说:“沈军团长要不要到格斗场热闹,或者去声援下木长官?”

  “我们也要去!”柴菲菲来了劲,立时跳了起来。

  “抱歉。”鲁瑟摇了摇头,“军区内各位长官的实力,是军区的机密之,只有身为军团长的人可以了解。柴姑娘,要看热闹的话,我建议您还是到城里看看电影吧。”

  “那算了。”柴菲菲吐舌头。

  沈征不由笑。

  第149章:掌握实权完

  第150章:新任军团长

  和鲁瑟起来到了格斗场,上了三楼的观战阳台,发现其余五名后备将领已经站在了那里,沈征便冲他们微笑点头。

  木华风和秋时靖自不必说,个是朋友,个交过手后差不多也可以算是朋友。另外三个虽然没有直接照过面,但那天透过窗子也看了个大概,所以也算是都见过了。

  凭着木华风之前的介绍,沈征基本也能猜出哪位是哪位来,但鲁瑟还是给他仔细介绍了下。

  年约六十的老者,正是曲祥;那个大胖子是白映石;不喜欢说话的金发男是卡罗卡。

  “恭喜你。”秋时靖冲沈征笑着,“那个古青翰也真是不冷静,竟然找后备将领决斗,不知道我们有着怎样的动力吗?他们的位子我们可是直盯着呢。”

  沈征笑。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多作回答。

  “这东西还得看个人的实力。”木华风笑着说,“要是有哪位实权军团长找我决斗,我就只有转身逃跑的份了。沈征那是实力过人,所以才能捞到这么大好处。”

  正说着,有两个人打开门走上了阳台,正是于鸿飞和布鲁托,鲁瑟急忙向两人点头致意,两人因为他是鲁锦的亲弟弟,也不敢有架子,急忙点头回礼。

  将两人介绍给几位后备将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