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头会做的事。

  「今天凭我是他舅舅的身分,身为他的长辈,难道我连骂他句都不行吗?」曹景德有恃无恐。

  「舅舅?」她那语气跟卓然刚刚冷嘲的调调模样。

  「我呸!你还有脸说你是他的舅舅,我长这么大,真没看过像你这么老不修又不要脸的人。」

  「你」

  「我什么我?如果你真的有点当人家长辈的自觉,就不会监守自盗,做出亏空公款的事;如果你今天真的是他的舅舅,你不会这么多年来对他不闻不问;如果你今天真是他的舅舅,你又怎忍心对阿卓说出那么残忍的话?」她─举证着,说到后来,她光是用想的都为卓然心痛。

  「我刚刚是说错什么了?」曹景德不服。

  「阿卓他才不是什么不祥的孩子,如果你能有点点的知识,或是点点的常识,就会知道,他的妈妈是因为爱他,不忍他受苦才会想教他,只是运气不好引发了并发症而去世,她才不是被他害死的,你们怎么能够把这种罪名加诸在个孩子身上,你知道你有多残忍吗?」她看向卓然,后者面无表情,她只觉得更痛心,为他。

  「哼!」曹景德重重地哼了声,才不想听她说的这些。

  「你哼什么哼?」方茜羿再度被惹毛。「你这个自私自利的臭老头,说穿了,你会对阿卓这样,还不就是你变态的私心在作祟,想要折磨阿卓而已。因为你如果是真心为了妈的去世而难过,那也只有更心疼阿卓,而决计不会去伤害阿卓,结果相反,你只会在口头上折磨他,这样,难道你不怕阿卓的妈妈泉下有知会感到伤心吗?」

  曹景德让她的席话说得哑口无言。

  「还有,你这个变态的老头,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阿卓他以前总是长年待在国外,而把国内的卓越建设交给你管理?」吵架当然是为了要吵赢才要吵,她已然不择手段,把知半解的事加入了她的想像而说道:「那是因为在当时,卓伯伯不想耽误阿卓的学业,所以先把公司交给你管理,而后来,阿卓念在你是他的舅舅,如果他回来管理公司你就会失业,所以才不回来,让你继续管理本该是他的公司,这么伟大的情操,你怎么点都不能体会呢?」

  其实她原本是为了要吵赢有景德才胡乱地瞎说通,但脱口而出后,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假设也不是没有道理在。

  卓然这人做事向神神秘秘的,谁知道他又不是如她所讲的这样呢?

  「哼!他才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如果他会有那么高贵的情操,又怎么会设下陷阱,让我赔了那么多的钱呢?」曹景德才不愿相信。

  「那是因为」卓然突然开口。

  室内突然地静默下来,所有的人都等着他难得的发言。

  「你有了不该有的念头。」卓然看着那个自称是他舅舅的老人,字句地说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正在计划的事,我不可能让你联合外人来弄垮卓越,也不可能让你伤了不该伤的人,既然有钱能做怪,就别怪我断了你的财路。」

  真相大白,现场的两个人各有不同的表情。

  「阿卓」方茜羿唤着他,几乎就快因为感动而哽咽了起来,因为他的话,等于间接承认了她刚刚的假设,证实了他高贵的伟大情操,这让心疼地的她能不大受感动,甚而开始想哭吗?

  「你」曹景德无法成语。

  他确实是因为心有不服,所以正计划着要找人起斗垮他待了大半辈子的卓越建设,而且也因为不服气,在得知卓然近期与个女子走得很近后,他还打算找人来抓走那女子,好吓吓做下革除他命令的卓然。

  但他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他的这些意图竟然早就被识破,而且反被卓然将了军,赔上了他所有的积蓄,什么计划也做不成了。

  「我说得这么明白,够了吧?」卓然下逐客令。「请你离开,我跟你之间已经没什么好再说的了。」

  「我」

  「你别再说了,我们不想听你说话!」方茜羿讨厌死这个伤害卓然的人,很不客气地截断他想说的话,还恐吓着:「走啊!再不走,小心我关门放狗喔!」

  原本只是恐吓的话,但赵伯就像是鬼样地突然出现;手边还牵着肯得基。

  谁也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