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喊大嚷:“大家快来看啊,沫汐冉这个人不会游泳啊,真傻啊,连游泳都不会,这么笨。”无疑,安晓柒的话吸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人慢慢聚集。沫汐冉在水里挣扎着,费力地用嘴巴呼吸着,吸气吐气,嘴巴含糊不亲的说:“救命啊,唔,救命我,,不会唔救命,不会游泳。救”沫汐冉觉得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很累,脑袋很沉,很想睡觉,于是眼前黑,昏,只听见白苛依叫了:“沫汐冉,我来救你了。”这几个字就晕过去了。于是便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就在轮船上的医务室里,沫汐冉呆呆的看着医院的白色天花板,好像还没有回过神来。白苛依见沫汐冉醒了着急的说:“沫汐冉,你终于醒了啊,你快把我吓死了,555臭小子,你如果不醒来,我就揍死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55。”白苛依说着说着,就趴在床单上哭了起来。沫汐冉知道白苛依这是在安慰自己,但还是有些没好气的说:“白苛依,你别哭了啦,我又没事,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好了啦,表哭表哭了拉,再哭自己就不好看了,而且床单都被你的眼泪水浸湿了。还有我的衣服是谁换的???”沫汐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无奈的说。“还有是你把我救上来的么?”沫汐冉有点不敢相信的说,她不会相信白苛依这个白羊座的美眉,既然会用有损自己形象的蛙泳来救自己。

  “那是当然啦,不是本小姐来救你还谁来救你啊。我已经把衣服换了,所以你又不知道。你的衣服是我帮你换的。”白苛依没好气的说。

  “哦,是么。”沫汐冉有点淡然,她还以为

  “你还以为是冷夜焰救你的是么???不过,冷夜焰确实是喜欢你的哦。看见这边的人越来越多,冷夜焰和寒凯铭就过来了,但冷夜焰看到是你出了事情之后,就变得很疯狂,就问是谁把你推下去的,然后大家就把矛头指向了安晓柒,安晓柒当然是死都不会承认的喽,当冷夜焰也不傻啊,肯定是知道安晓柒把你推下去的,当他知道你根本不会游泳的时候,更是火了,直接把安晓柒拖走了,违背了他那条不打女人的规则。还有那个辛恋姬也被人带走了,去什么地方了也不知道。肯定是去教训她们了吧。然后他让我照顾你。”白苛依像是猜到了是的对沫汐冉说。

  但沫汐冉听了,不好意识的低下了头。被白苛依发现了哦,不过她真的是好感动哦,冷夜焰居然为了自己只感觉自己两眼湿润了,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了下来。原来原来

  白苛依见沫汐冉哭了,便急了,就安慰沫汐冉说:“哎呦,沫汐冉你哭什么啊,你是狮子座的啊,狮子座的人怎么能轻易掉眼泪呢,是不是我又干什么错事了啊,我跟你道歉,我打自己好不好,别哭了,宝贝乖。”安晓柒像哄孩子似的哄沫汐冉。说着还就要打自己了呢。

  “55555白苛依,不是啦,我真的好感动哦,你不要打自己,是我太感动了,说真的,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除了他。和爸妈。”沫汐冉边哭边说。这次,她是真的流入了自己的感情,她决定要好好的大哭场,是的,正因为她是狮子座的,所以才不会把自己脆弱的面表现给别人看,狮子星座的人总是会带给别人快乐的星座,绝对不会表现自己的那份脆弱。总是会把自己的悲伤藏在心里,让别人看到自己快乐的面,伤心事只会告诉自己信赖的人。而自己独自人的时候,会觉得很孤独,所以自己总是装的很强悍,那是给别人看的,其实自己的内心很脆弱。而只有冷夜焰和白苛依爸妈懂。虽然冷夜焰是个毒舌男,有有点变态,白苛依和自己是个假小子,很暴力,但是因为她是白羊座的女生,所以和自己狮子座的女生很配,只要自己稍发火,展示狮子座的威严就可以把白可以的霸道压下去。爸妈总是忙着公务,没有时间管自己,只会给自己钱,虽然也会回来陪自己,但自己觉得那还是太少了。

  “白苛依,我还是觉得辛恋姬太可怜了。我要去救下她。”沫汐冉有些愤怒。就要下床,辛恋姬虽然也是对付过自己,那也是安晓柒指示的。

  “哎,你可别下床啊,你可是生病的人哎,你是伤员。”白苛依很着急。

  “没事了,就这么点事。难道你不觉得辛恋姬很可怜吗?”沫汐冉说着。

  “恩。那好吧,你不要活动的太厉害,我陪你起去。”白苛依心软了,扶着沫汐冉准备起去。

  冷夜焰那边小黑屋里

  “说,为什么要这么对沫汐冉,你不知道他是我的女人吗?”冷夜焰抬起跪在地上的安晓柒的下巴,冷酷的说。谁都不可以伤害她,只有自己才可以欺负她。

  “呵,就是因为她是你

  的女人,所以我才要这样对她。”安晓柒说。

  “好,那你死定了。”冷夜焰把甩开她的下巴,抽出了张纸巾,擦了擦手,然后丢进垃圾桶。

  “我难道就这么让你讨厌吗?我难道很脏吗?我默默爱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连眼正眼都没有看过我,对,我就是为了你才这样子对沫汐冉,难道你不知道吗?”安晓柒几乎是哭喊着把这句话喊出来的。

  “呵呵,很好,你完了,安晓柒。你不配这样说沫汐冉,你死定了。”冷夜焰很冷血。

  “呵呵,你打啊,你说过你不打女人的。”安晓柒说。

  “我是说过不打女人,但是你是女人吗?你和别人做过爱了吗?还有如果你是女人,我是说过我不会打女人,但是我没说我不会让别人来打。”冷夜焰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安晓柒。

  “你。”安晓柒哑口无言,无言以对。她知道自己是脏的,当然冷夜焰也知道的。只是为了让她难堪。

  “你,过来。”冷夜焰勾了勾手指叫了个黑衣男子过来。

  “主子,什么事?”黑衣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