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怀抱,闻着他身上熟悉的香味,问了句:“还记得。。。泰迪。。。么。。。”

  “泰迪?是谁?”

  果然,他不存在这个世上了,艾沉沉地昏死了过去,但是她没有发现不远处毫发无伤的黎井。

  行人看着地面上直径和深度都达到十几米的恐怖大洞,还有被摧毁的大片林地。

  沃特整理了下艾凌乱的发丝,用手帕小心翼翼地擦去小脸上的块血迹。把她抱得紧紧的。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会让她再受苦了。

  不会让她再次居住乱坟岗,再也不会让她吃死尸肉过日子。

  她是他的公主,为了公主,他可以牺牲切。

  五天后

  沃特看着正在追着蝴蝶跑的艾,欣慰地笑了,她终于醒了。

  佣兵已经先走步,看来得放弃这个任务了啊。

  但是。。。

  艾失忆了,还有了天到晚抱着小熊的习惯。

  “沃特,那个。。。”艾腋窝夹着泰迪熊,手里捧着什么东西。

  她走到沃特面前,脸红了下:“才,才不是送给你的!”,放开了双手手掌,直蝴蝶飞了出来。

  在正俯身看向艾的沃特鼻翼上停留了会儿,然后飞向蓝天。

  沃特笑了两下素手翻,两块做工精致的蛋糕凭空出现在他手上。

  这是造梦师的能力。

  艾扑了过去,三下五除二地就干掉了两块蛋糕,并且打了个可爱的‘嗝’。

  沃特伸手把艾揽进怀里,半蹲着,把下巴放在艾的肩膀上,艾的脸红成了个西红柿。

  周围的林地慢慢消失,幽蓝色蔓延开来,幽蓝色的流星花海让艾欣喜不已,但是在当接触到沃特打趣的目光时,咳了两声,收起了激动的表情。

  “艾,你知道吗?每朵流星花代表个人的愿望。”

  “好漂亮啊!有我的吗?”

  “恩,定有的哦,以后,带小艾去真正的流星花海。”

  “。。。。言为定!不然我饶不了你!”艾对着沃特呲牙咧嘴。

  “恩,言为定!”

  两只手十指相扣,握得紧紧的。

  但是,真正的流星花海似乎已经绝迹了。。。

  无论怎么样,说定了!

  我们要起去看花海,起。

  这个时候,的确是理想中的起,但是这个混乱的时代曾能允许?

  情路坎坷,布满荆棘,但是还是有傻瓜,无谓的往里面跑。

  【10】爸爸!?

  羿光大陆被分割为四块:东域古迹,南域泷水,西域伊洛,北域拉尼亚。

  这些区域代表着四个国家的不同势力。近年来战争不断,因此‘梦境’成为了各国梦寐以求的战力。

  话虽如此,人们却依旧没有把噬梦者当过是同类。

  “人类真是无聊,整天打打杀杀的。”艾对混乱的战场不屑顾,随手又震碎了几把飞来的铁剑。

  两个人像是在散步样走在战场上,显得格外凸瓦。

  沃特隐约觉得艾的力量已经变得深不可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的是,泰迪死后,泰迪的所有力量过渡到了艾的体内。

  “喂,喂,为什么我要穿这个啰哩啰嗦的鬼袍子?难道本小姐长得太丑了?”艾不满的扯了扯兜帽。

  “小艾,听话。”沃特同样穿着黑袍,摸了摸艾的头,“谁叫你没办法把眼睛变成黑色了呢?”

  艾气呼呼地加快了脚步,边走边挥手杀死挡路的士兵,鲜血飞溅,当然她不会让泰迪熊染上人类的血的泰迪熊的血是泰迪的。

  沃特在兜帽下的脸此时面无表情,对艾杀人丝毫无感。

  他们要去伊洛办点事情,为了不浪费时间,只能横穿战场了。

  这是伊洛和拉尼亚的战场,古迹和泷水自然也来插了两脚捣捣乱,比如趁乱烧军粮啊什么的事。

  ”对了,我们该怎么进去?”艾挠了挠头,“会起疑以为我们是细的吧,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伊洛噬梦者的数量和力量,太多了就连本小姐也干不掉的。”潜台词是,本小姐都干不掉,何况是你介柔弱的造梦师?

  看了沃特眼,却没想到兜帽之下的两只眼睛正在闪烁着。

  “你,你想干什么!?”艾往后退了步。

  “没什么,只是想到好方法了而已。。。”

  “主帅!前方发现两个可疑人!”个士兵向帐内鞠了个躬。

  “哦?看清什么长相了么?”帐内传出富有磁性的男声。

  “没看清,穿着黑袍。但是。。。可以知道是两个小孩。”

  “走,带我!”

  走出帐外,由士兵在前面带路,不会儿,就看见了两个穿着黑袍的身影。

  其中个大约只有米七左右,而另个明显比那个矮了很多。

  那个矮小的身影似乎看见了他,飞奔过来,下子抱住了他的大腿。

  “爸爸!”软软糯糯的声音超他叫,抬头看着他,兜帽顺着滑落。

  棕发的小女孩眨巴着翠绿色的大眼睛,看着他。

  此话出,全场石化。

  这个小娃娃叫他们的格恩主帅。。。‘爸爸’?!

  随后,士兵用种极为怪异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格恩的身高约米八五,同样拥有棕发和绿色的瞳孔,而且他年龄正好二十五,在这里十四岁结婚不算什么,但是他没结婚啊。

  难道是。。。未婚先孕的私生子?

  两个人越看越像!

  “谁是你爸爸!”格恩下子就炸毛了,等着那双美丽的丹凤眼,拎起小艾。

  哪知道艾趁机勾住了他的脖子,窝在了他的怀里。

  嗯嗯,这个人怀里也好舒服啊!

  看着艾像只小猫样的在格恩身上蹭啊蹭,沃特兜帽下的脸黑了黑:可恶,这是他的艾啊!早知道就不用这个办法了。。。

  --典型的作死

  格恩的身子僵了僵,他好歹也是黄花大处男啊,从来没有异性和他亲密到这种程度!

  正想把身上的小人甩开,但是看见了艾楚楚可怜的眼神,心不由得颤。

  “爸爸。。。不要我了么。。。”副要哭的表情。

  格恩看见如此,立马哄她:怎么会呢,爸爸最喜欢你了。”

  吓。。。。

  全场片寂静。

  这么说,就代表承认了。

  “咳咳。”原本在旁充当背景角色的沃特咳了两下,说道,“格恩主帅,这是我们的小小姐,她已经好几年没见着您了,硬要求下属带着她来看你,所以。。。”

  格恩听着这个声音,顶多也只有十五六岁吧。

  他打算试探试探沃特,便向他打出道精神力。

  没想到沃特的身子站得更直:“谢谢主帅的见面礼。”

  格恩惊呆了,这么强大的精神力,是什么等级?自己是二转黄金战士巅峰,星冠战士也不能完全抵御自己的精神力,那么这位。。。最起码是位狂战士!或者更强!

  这么年轻的狂战士,是不可能的,所以格恩把沃特想成了个喜欢装嫩的老头。

  却殊不知,他是个造梦师,造梦师的精神力可是般人可以比的?

  可以说这个结果太幸运了。

  “那么,咳咳,小小姐就拜托你了。”说完,转身就不见了身影。

  沃特动用了隐形梦境的力量。

  原本以格恩黄金战士的感知能力,可以得知沃特使用了梦之力,但是在他怀里的艾把他的感知能力在沃特消失的瞬间削弱了。

  格恩复杂的看着艾,这么个孩子就有狂战士保护,那么。。。她究竟是。。。

  卧槽,难道真的是自己的。。。

  格恩此时的表情纠结到死。

  【11】艾的火焰

  “你。。。”格恩看着在营帐内东张西望的小女孩,本想开口问‘你到底是谁’但又转念想,问:“你会不会魔法啊?”这是想探测艾的实力。

  “当然会,我可以先天魔力满值--达到100的孩子。本。。。我很厉害对不对?”看着艾得意洋洋的样子,原本只想套话,没想到她直接毫不保留地全都说了出来,可能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思吧,但愿。。。

  还有先天魔力满值!这是什么样的存在!?难道是。。。中断思索,再次仔细地打量着艾,然后心底送了口气:噬梦者可是银发血眸的,怎么可能是棕发绿瞳?作为先天的超级强者,噬梦者是决定不会放下自身的骄傲来伪装成个看似无害的小孩来叫自己‘爸爸’的。

  格恩很聪明,没错,但是他如果此刻就知道艾小时候的居住地是乱坟岗,放下所谓的尊严天天吃死尸肉的艾怎么可能受不了这种程度?

  “你是什么属性?”“家族的孩子可以修炼任何属性,别的我只学了点点皮毛,但是玩火般人是比不过我的。『』”言下之意她就是专门攻克火系的。

  “‘为什么要选择火元素来专门修炼?”格恩这次真的只是单纯的问了句,却没想到迎来的是艾认真无比的回答:“火元素很温暖,我喜欢那种感觉,只要我体内的火元素不熄灭,我便知道我的心脏还在跳动。火焰像是顽皮的孩子样在指尖跳跃着,这是多么美妙的件事情!水元素虽然温和,但是骨子里的寒冷却是无法抹去的;风元素的法师生活在飞快无比的世界,忙忙碌碌的跑来跑去,这怎么可能适合个孩子?土元素的历史厚重感太强,让我喘不过气;雷元素太过残暴,杀人的时候点也不美,具焦尸,想想就恐怖,还不如火直接烧成灰烬好;暗元素太过于阴冷,我喜欢沐浴在阳光下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至于光元素,让我觉得无比恶心,爸爸,你也应该知道’光‘不定光明,反而比’暗’更加扭曲的道理吧。当然,最主要的是,我学会了控制火元素,我在也不用吃生的肉了!“

  与前面老气横秋的语气比起来,最后的具让她重归了孩子的世界。

  ”生的。。。肉?”格恩疑惑不解。

  “我在五岁以前住的是乱坟岗。”语气平淡,毫无波澜,还不忘露出个明媚的笑容,似乎有这个经历的不是她样:“没有吃的,只能吃死尸肉了啊!”有时候在记忆深处生根发芽的并不是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有时候或许是那心酸的回忆。

  个人孤独地站在尸体堆成的小山上,眼神空洞地看着望无际的‘尸海’。

  与之接触的只有冰冷的尸体。

  但不知为什么,那里的尸体永远都不会腐烂发臭,最起码那五年没有发现具腐烂的。

  格恩惊讶的说不出话。

  他并没有发现艾用语的巧妙之处。

  在五岁以前吃死人肉,也就说明五岁以前还不会魔法。但是噬梦者出生却是强大的法师和战士。

  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拜托了‘噬梦者’的刻环。

  艾也并没有骗他,五岁时候遇到了沃特,自然就不用吃死人肉了。

  当时不用火烤是因为。。。呵呵,块死尸肉怎能抵挡住艾火元素灼热的温度?

  这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