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增强版 第十章 猥亵(1/2)

加入书签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 第'一;'*小'说*站

  ”);

  ('  循着声音,柳淑云看清楚来人,心里涌上一阵厌恶。方大同,教育局的副局长,出了名的老流氓,已经50多岁了还经常四处拈花惹草,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也出现在这里。

  “哦,是方局啊!你怎么有空来了?”

  嘴上应付着,柳淑云身子一转,想要从他的身旁走过去。却不料老家伙早有防备,肥胖的身体扭动着挡在了她的前面。

  “呵呵,你们学校可是我们市的重点中学,今天有活动,我们这些领导当然要来关心关心。”

  方大同故意在领导两个字上加重了音量,他眼馋柳淑云这个人妻美妇已经很久了,可惜一直没什么机会,这会儿瞅见柳淑云一个人出了阳台竟然进了这个角落,而她的丈夫却不在身边,于是赶紧凑了上来。

  柳淑云看着他脸上的肥肉抖动,胃里一阵恶心,但也只能无奈的停下脚步,毕竟这人是他们的直属领导,而且也并没有什么出格举动,虽然自己不怕他,但也不愿意就这么得罪了他。

  “哦,那得谢谢领导关心了,嫂子没一起来吗?”

  “她哪能来这种场,又不像你这样漂亮迷人,来了也是添堵。”

  柳淑云一楞,没想到方大同竟然把话说的这儿直白,里面的挑逗是个人都能听出来,不由心头火气,脸上挂起了寒霜。

  其实方大同平时也不至于这样,只不过眼前的美人倾慕已久,再加上她今天这种艳丽却又不失高贵的打扮早已经把他心头的欲火撩起,现在美人就在身边,他甚至感觉自己能闻到那一缕若有若无的芬芳,心神意乱之下哪还管得住自己的嘴巴。

  “方局你喝多了吧,我得去找我丈夫了,失陪。”

  柳淑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在这种场撕破脸谁都不好看,于是把自己老公抬了出来希望方大同能收敛一点,同时身体转向另一边,但刚刚迈开一条腿,方大同却又靠了上来,而且比之前更近。

  “你老公忙着呢,还是我来陪你聊聊好不好。”

  柳淑云这时真的有些怕了,他没想到方大同竟然会这么大胆,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敢调戏自己。男人越来越靠近的身体让她几乎能嗅到他身上掩盖不住的体臭。

  双手不自觉的伸到了胸前,下意识的想要保护自己不受侵犯,一双美丽的大眼越来越红,暴露出人内心极度的不安和羞辱。

  难道这个老恶棍敢在这里耍流氓?这可是公开场,但这个家伙是个花花局长,色名在外,听说被他看上的老师没有逃过他手的,不听话的都没好果子吃,这个老流氓什么都敢干得出来啊?真要是得罪了他,那以后在教育圈里一定要找自己的麻烦,怎么办?上逃走还是给他一耳光?

  柳淑云像一个被冻住的人一样呆在那里,而方大同却看出柳淑云的胆怯,坏笑着一步步逼了上来,两步就将柳淑云副到阳台门后的墙角,有门挡着谁也看不见,一条粗腿竟然插入了柳淑云的两条丝袜美腿中间。

  “柳任,我其实早就欣赏你,不仅仅是工作能力强,人还长的漂亮,有气质又有素质,这样,想不想调动一下,到局里来工作?我给你挑一个好科室?”

  柳淑云突然感到了官的压力,内心有些哆嗦了,几乎是颤抖着说:不,不,不用了。

  “那可是真太可惜了。”方大同嘴里说着,一只手却在柳淑云丰腴滑嫩的玉臂上摸弄,柳淑云急忙用手挡开,用尽最后的勇气冷着脸说道:“方局,你放尊重点。”

  方大同却笑嘻嘻地说道:“失态,失态。”又靠近了柳淑云的脸说:“柳任,相当尊重你,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到局里工作就是你们的校长也得听你的啊?”

  柳淑云怒火上升,想要扇方大同一个耳光,手都举起来了却是没敢,而方大同的脏手又伸了过来,柳淑云不得不往后躲避,竟然靠在了墙上,柳淑云退无可退,仍然厉色道:“方局长,我丈夫可在里面,你快走开。”

  方大同却笑道:“王局吗?老相识了,他正在谈论他的重要工作,哪有时间理你啊?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欣赏你一下。”说完,肥厚的脏手又在柳淑云的玉臂上摸着,还要顺着衣缝往里摸乳房。

  这个方大同太大胆子,柳淑云已经忍无可忍,一扭身甩开方大同的脏手,刚要再骂他几句,却听一个人高声嗯嗯两声,然后从门边闪身出来,向前急走了两步,一个踉跄竟然将杯中的酒洒了出来泼在方大同的身上。

  “呀,对不起。”

  就在柳淑去的泪水快要滑出眼眶的时候。耳边再次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很熟悉。

  还没等她看清楚是谁,方大同的脸首先扭曲了,就在他专注于身前美妇的时候,想着下一步怎么调戏她的时候,一个年轻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边,而且“很不小心”的将一杯酒打翻在了他的裤子上。

  方大同想要发火,但身周立马传来其他人说话向这里走来的的议论声让他不得不将骂人的话吞了回去,再加上那个莽撞的年轻人一个劲的道歉,让他也很难发火,只好不舍的看了还在墙角的柳淑云一眼,然后假装大度的示意那个年轻人没事,转身走向了洗手间。

  柳淑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那个一直不断躬身道歉的身影抬起身来她才发现这人是那个才来不久的体育老师李成。

  柳淑云不知道李成是不是故意的,但总归是给自己解了围,正想要对李成说声谢谢。却见他冲着自己微微一笑撂下一句“以后别单独跟那家伙在一起”,然后便洒脱的转身走了。

  现在柳淑云终于知道李成是故意帮自己的,看着他高大强壮的背影,柳淑云的内心涌上一股暖意,而这时,她的丈夫王志刚也终于寻了过来。

  略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着,柳淑云发觉自己的心情忽然有些变好了,于是带着甜美的笑容迎向了丈夫。

  时间又过了半个月,龚强已经正式在市局里上班,王志刚还在老家属院给他安排了一间两室的房子让他可以把秦梅也接上来,虽然是暂时的房子,但依然让他很是欢喜,也更坚定了要攀上王志刚这根大树的念头。

  在他想来,王志刚在局一级干部里算是很年轻的了,而且听说他很被一些领导所看中,所以料想以后的前程绝对不差,自己只要紧跟着他,那怎么的也能落到不少实惠。

  而秦梅来到市里也不想呆在家里,跟龚强商量了下也想找份工作,龚强提出可以找王志刚帮忙,但秦梅觉得不能老麻烦人家,还是想自己先找找看,龚强也没多坚持就同意了。

  这天秦梅按着对方的要求前往公司面试,自从开始照顾龚强生病的妈妈,秦梅已经有几年没有参加过工作了,老人去世后她一直想出去工作,但总被一些事情耽搁,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她虽然心里有些忐忑,但还是努力的给自己打气,而且隐隐的,她也不想被王志刚看不起。

  “进来!”

  秦梅终于寻了一家公司,高大的写字楼,静諡的走廊里好似没有人,终于拐弯抹角地找到了招聘办公室,她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深吸口气,推开房门,慢慢走了进去面试官是个中年男人,有些秃顶,人还是挺精神的,就是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四处乱转,看得秦梅有些脸红。为了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秦梅今天穿的比平时要大胆一些。

  及膝的碎花短裙,双腿套着一双肉色薄丝袜,脚上是一双棕色高跟鞋,丝袜高跟将她的腿部线条拉伸的很完美,丰满不失修长。上身的冰纱衬衣鸡心领开的有点过大,是比较贴身的那种,丰隆的胸衬托着柳腰的纤细,脸上略施淡装,让她整个人看来既有成熟女性的端庄,又有些这个年龄段女人独有的性感。

  面试的问题并不难,秦梅其实以前是很能干的,只是为了家庭才失去了很多。现在虽然还有些不习惯,但随着交谈的深入,她回答的也越发的镇定。可是后来,秦梅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对方的眼神时不时的在自己身上敏感的地方扫过,虽然看似无意,但次数多了,很难不惹起秦梅的怀疑。

  果然,对方后来一直在打听秦梅是否急于找工作,详细地问了家庭情况,而且还暗示自己能帮助她很快搞定这份工作,言辞中甚至有意无意的露出些挑逗的意思。

  秦梅有些不安了,但她也并不想马上离开,作为一个漂亮的女人,这样的情况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而且她确实觉得这份工作很适自己,再加上来到市里之后花销也肯定比以前要大,为了家庭她也希望得到这份工作。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那个男人越发的大胆,竟然从座位上走了过来,一只手也不安分的放到了她的肩膀上。

  这时候秦梅才彻底清醒,她想要离开,那人的手上却加大了力度,头也凑了过来,在她耳边保证着什么。

  然而惶急的秦梅压根就没听进去,急忙想要起身,却感到一只大手已经按住了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突然从衣服领子前面伸进来直接穿过胸罩抓住乳房,急匆匆地揉着。

  秦梅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就被人摸了乳房,当时迷糊,暗怪自己怎么穿了这么一个大露胸的衣服,心里一急,正在惶恐,这个男人竟然顺势突然坐在秦梅的腿上将她压住了。

  秦梅已经反应过来刚要用双手去挣扎,男人突然用有力的大手抓住秦梅上衣的两肩向下一扒,秦梅的上身瞬间竟然全部裸露了出来,圆润饱满的液滴形乳房因为惊恐竟然微颤着。

  这个色狼看到了香肩玉肤如此白润性感,两个完美的玉乳像两个小白兔子一样蹦着,两个乳头像两颗初熟的小红樱桃一样,顿时眼红,一口叼住了秦梅右面的乳房,大力地吸吮着。

  秦梅已经吓傻了,自己永远没有想到会被强奸,而且还是在这种正式的场发生的,它来的那么快那么直接。上衣的所有衣服瞬间就到了腰间,反应过来想要挣扎,却发现两个胳膊却扒下的衣服和乳罩像绳子一样裹住,整个身子被压在宽大的椅子上动弹不得,而自己有两个乳房瞬间就被攻陷了,一个被咬住,另一个已经被脏手抓住在胡乱的揉弄。

  秦梅迟疑了一会儿,脑子终于清醒过来叫道:“你快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这个人却没松开嘴,仍然大力地吸吮着秦梅柔软的乳房,只用鼻子哼哼了几声,然后继续。

  秦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来的时候在这层楼一个人都没看到,办公室还是自己按着房间号找到的。而谈了这么半天也没有任何人来过,外面甚至连走动的人都没有,而自己谈话的时候这个流氓好似去关上了房间的门,自己却没有警觉,自己真是太大意了,难道自己这些年在家呆傻了吗?

  秦梅还要回想,却发现不仅仅是双乳一个被吃,一个被玩弄,流氓的另一只手竟然穿过了自己的裙子,在后腰把内裤和丝袜扒了一个缝,直接伸进去摸自己的屁股沟。

  秦梅惊出了一身冷汗,急忙开始挣扎,并大声叫道:“你放手,要不我真喊了。”

  流氓又得意地闷哼了几声,根本没动。秦梅身子急扭,却突然真的大喊了一声,原来这个流氓咬住了秦梅的乳头,秦梅疼的不得不叫了一声,但这个流氓咬了一下又放松了,秦梅又扭身子,这个流氓又咬,秦梅又叫。反复了几次,聪明的秦梅终于明白了,这个流氓以咬乳头为要胁,自己只要反抗他就咬乳头,而不反抗他就放松一下只用牙尖轻轻咬着吮吸。

  秦梅已经吓的不敢再动了,一使劲儿挣扎乳头就钻心地疼,自己还没有生过孩子,这对乳头只有王志刚跟老公吃过,千万不能被这个流氓咬掉了。

  秦梅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眼泪像成串的珍珠一样掉了下来,落在了老流氓的秃头上,老流氓嘴里叼着秦梅的乳头,也觉得头皮发凉,抬头看秦梅的俏脸上正在掉眼泪,却越发显得楚楚动人,勾引得色心越炽。不仅继续用臭嘴大力吮吸,另一只手也在用力揉搓,秦梅的右乳都已经被搓红了,而插在内裤里的手早已经不安份,摸够了两瓣屁股又向中间进攻,因为秦梅是坐着的,两腿又被压住,手指只能摸到屁股沟,只往下一滑,就摸到了秦梅的屁股缝上。

  秦梅本来紧张的屁股更是一紧,泪水更多了,而老流氓的手指却不客气,中指在屁股缝之间竟然插不进去。

  好屁股,竟然这么有力,不像别的熟妇那样,屁股的肌肉早都被乾松了,肥厚的一抓满手,轻轻一勾就能抠到屁眼子。而秦梅这个小少妇竟然能将屁股夹紧够不到菊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