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2)

加入书签

  无法心无旁骛的爱着郑雨楼,只能不断的提醒自己他对郑雨楼,多数还是欣赏其才华,恋慕并无多少。

  因此,一些皇帝陛下娈童,纵容大臣娈童的传闻在街角巷口流传开来。

  赵国贵族也开始纷纷过来劝说沈无道当断则断。沈无道权衡再三,赐死顾云房。他觉得顾云房死的其所。

  他越来越像一位君王了。

  沈无道当年并没有杀死那只信鸽,他只是找了一个很相似的鸽子弄死了。这天,沈无道翻看起当年与容瑄的书信往来,他渐觉力不从心,自知死之将至,只是满腔心事却不知向谁诉说,于是写了一封信,并未署名,藏在信鸽的翅膀下,将其放了出去。他知道郑雨楼已死,自然收不到这信,他只当他活着,还会给自己回信,也会来找自己,只是他自己是等不到这信了,也等不到他的人了。

  沈无道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眼泪变少了,他明白泪尽之时,便是他归去之日。白日他仍然勤勉理政,到了黑夜却心痛难忍,只能早早歇下。这日,他早早歇下,叫人在书房里点起取暖的炭火,便把所有人支了出去。

  他一封一封的看着容瑄写给自己信,一封一封的烧掉。

  却不想,他无意间听到一声叹息,“真是人走茶凉,人死烧信。”

  沈无道抬头一看,竟是容瑄,他笑叹道:“瑄,你终于肯入我梦了?不知我可曾入你的梦?不知何人曾入你梦?”

  容瑄走了过来,拉起他冰冷的双手,柔声道:“你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梦。”

  “你的手为何这般冰冷?”沈无道只当他是死人,便反问道。

  “我服了□□,假死一次,又加上之前被你喂了散功丹,身体自然弱些,只要悉心调养,总会好起来。”他是骗他的,他身体根本已毁,纵然再多药物调养也恢复不过来了。

  “你真的没死?”沈无道紧紧的攥住他的双手,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自然不骗你。”容瑄点点头,他确实活着,死的只是郑雨楼,他现在是容瑄。容瑄本来在调养,一日忽然看见一只熟悉的信鸽落在自己案头,心下奇怪,就抓住了信鸽,翻出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但他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沈无道的字迹,读完了信他才知道沈无道生而无泪,却要因为自己泪尽而逝的预言,心下顿时觉得亏欠他许多。便来看望一下沈无道。。。

  沈无道也没有问他为何活了下来,只是按照平时一样款待他,两个人依旧偶尔下下棋,拌拌嘴,有的时候,沈无道死乞白咧的让容瑄帮他处理政务,容瑄无法只好答应他。大概过了半年,容瑄处理政务已经熟练起来,他见沈无道面色逐渐红润起来,以为他快要好了,于是打算悄悄离开。

  这日,他们把酒夜谈,指点天下。忽然,容瑄觉得脑子一昏,好像要炸开一样。

  “你又给我下毒了?”容瑄觉得天旋地转,只能坐在椅子上。

  沈无道摇摇头,道:“我怎么舍得?”他大概猜到了容瑄是收到了自己的的绝笔信才赶过来看望自己,容瑄这个人最怕欠人情,他太了解容瑄,于是他明白了该如何让容瑄永远留下来为赵国效力。他明白自己只有几天日子,干脆就用了焱理教的禁术,把自己的命渡给容瑄,还他健康强健的身体。可是正因为这禁术,他身体更衰弱。

  沈无道一边吐血,一边说:“你现在运气试试看,是不是感觉好许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