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了西凉的十万大军。虽说之前叶墨就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但真的等到这事的发生,叶默还是有些许的伤感。战争,受苦的终将是普通的百姓。

  之前连续的大雪虽然阻止了西凉军的步伐,缓解了战争的进程。但趁着大雪的机会,董卓倒是笼络了洛阳城内不少世家,甚至还有不少当朝官吏。至于说袁绍,那都不用董卓去找他,自己直接就倒贴上去了。

  年关将近,叶墨行人走在大街上,却看不到点过年的气氛。两旁偶有商贩,那也之不过是家中实在是没米下锅了,才不得不冒着董卓大军随时可能攻城的风险,支个小摊来赚点钱换点米回家过年。

  在街上走着,倒也让叶墨产生了种前世逛街的感觉。突然,叶墨走到路旁的个摊位上,拿起个红灯笼,看着倒是精致,便问道:“老人家,这灯笼怎么卖呀?”

  摆摊位的老头是个手艺人,平日里就喜欢做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这些灯笼就是他自己趁着农闲是做的,到年关了就想着拿出来换几个钱。但是不曾想到,年关时日,本是准备大肆采购日子,这洛阳街头却没有见到几个人。若是直接带回去,那就白走这趟了,索性就支个摊碰碰运气。

  “这灯笼小老儿本来准备卖十个铜板个,但没想到却没人来买。这位少爷若是想买的话,那就那就出九个,不,八个,八个铜板怎么样?”这老头本想说九个铜板的,但怕将叶墨这今天的第批客人,便又忍痛再减了个铜板。

  叶墨看着这个老头在这等着也是辛苦,便说道:“我也不占你便宜,就十个铜板吧。你这有多少个,全都送到我府上去。”

  老头听,也是乐了。见过砍价的,这还是第次见到主动提价的。而且这还是个大主顾,自己的这三十几个灯笼居然全都要了。“好嘞,那就烦请这位少爷指个路,小老儿将这些灯笼送您府上去。”

  “叶二,你陪这位老人家走趟,还有记得去账房支取老人家的灯笼钱,十铜板个灯笼,别少了。”叶墨见老头要将东西送府上去,便让叶二带路回去。叶二听叶墨这么说,也就帮着这老头拿了些灯笼便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买完了灯笼,叶墨又开始去买杂货了∵到家杂货店门口,看着琳琅满目的小吃,又是顿狂买。不知道诸位还记不记的主角穿越的原因,就是因为只记得要吃饭忘了去找辅导员结果才导致了那掌的发生啊。如今主角叶墨看见吃的又是顿乱买,可见吃货在哪都会是吃货。

  看着叶三等人手中已经提满了东西,叶墨才放弃继续去采购的想法,开始往家走去。路上,提着东西的众人脑中想着:没想到少爷主公购买欲望这么强大,以后这种事情定要翘班。叶墨脑中想到:原来买东西这么爽,难怪前世的那些女生那么喜欢去逛街。

  快走到家门口时,叶墨却发现有名老者正在门口站着,也不离开也不进门。待走近看,叶墨连忙行礼:“墨见过文和先生,文和先生近来可好?既然过来了何不进陋室叙。”

  看着叶墨行礼,贾诩也是欣然受了,若论起来,当初在高陵城他帮叶墨取表字,本就是以长辈的身份,如今身为长辈受晚辈礼又有何不可。“之前归还未回来,老夫就是进你府中也是无趣,还不如在此地站着自在。”

  “那现在墨回来了,文和先生还请里面请。”

  “你我别数月,如今就借你的宝地来叙叙这数月的情况。”贾诩本就是来找叶墨的,现在叶墨要和他起叙叙旧,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两人进入叶府,在客厅中坐定,两人便你言我语的说起了各自这几个月的经历。当叶墨说到和卫家起冲突之事时,贾诩先是问了和卫家起冲突的原因,然后便破口大骂卫家小人,无耻之尤。

  说到因为和卫家起冲突十常侍来找他们时,贾诩却没有什么反应,仿佛已经料到十常侍会如此做。但当叶墨说道只是为叶缺求了个二皇子老师的身份时,贾诩却不得不感叹叶墨的远见。若不是知道了后来事情的发展,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叶家不过如此。但谁能料到,嫡子的刘辩没能继位皇帝,反倒是刘协继位了。

  再之后,叶墨说起了自己在冀州意外被袭击之事,说的贾诩蹙眉不已。但之后提到麴义救了自己之后再认自己为主,贾诩又变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说到麴义逼退张颌的追兵,使得贾诩连连称奇,道麴义此人必定极为擅长练兵,乃难得的统兵之材。

  说到统兵,贾诩便知道西凉军中徐荣乃是他生平所见最为杰出的统兵名将。在西凉军中,武力上能压倒徐荣的将领不在少数,但却没有个人敢说带领同样多的兵力能战胜徐荣。

  离开冀州之后,叶墨便是回到洛阳,回到洛阳之后的事情贾诩倒也听说过大部分了,也没有多大的必要再听叶墨讲遍。

  而贾诩这几个月过的生活就简单很多了,那就是无聊就闲逛,有事就看心情做不做。李儒来招揽就推脱,推不了就,开玩笑,有推不了过么?

  两人说完了这几个月各自的经历,倒是让叶墨产生了种特别的情感,就好像贾诩是他的长辈般。毕竟,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倾听你的故事呢?而且这个人还会因为你的故事而产生情感上的变化。

  “想来文和先生过来找墨不止是要聊这几个月的经历吧。”聊完了各自的经历之后,叶墨问道。

  看着叶墨,贾诩笑了笑,道:“老夫过来还想问问你如何对付董卓。”

  听贾诩这么说,叶墨也是笑了,便将之前和叶缺商量的如何对付董卓的事义子不差的告诉了贾诩。

  贾诩听着叶墨的话,也是连连点头,已是赞许。待叶墨说完之后,贾诩道:“归何不联系卢植等人,借这些忠于汉献帝的臣子的私兵预防那些不轨之人。”

  听了贾诩的话,叶墨是恍然大悟,道:“多谢文和先生提醒!”

  这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那就该说正事了。贾诩看着叶墨,脸上的神色忽然变的严肃起来,说道:“李儒想见你。”

  听贾诩这么说,叶墨瞳孔阵收缩,满脸不可思议。

  第四十三章:低调李儒

  ?在家客栈内,李儒要了个包厢,上好了酒菜,准备用来约见叶墨等人的。

  说起来这家客栈和叶墨等人还真是有缘,第次来洛阳住的就是这家客栈,与卫家起冲突在这家客栈,蔡家小姐为卫仲道出头也是在这家客栈,如今李儒约见他们居然也是在这家客栈。

  贾诩将叶墨四人带到客栈之后,便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然后也不和李儒打招呼,拿起筷子就夹菜往自己嘴里送里边吃还边说着:“等他们几个等了下午,还真是饿了。”

  看到这幕,叶墨倒是蛮感动的,贾诩这哪里是饿了,分明就是帮助他叶墨试毒啊。贾诩本身就被称为“毒士”,他深知像他这类的人很多都是为了自己的计划不择手段。

  看着贾诩如此,李儒无奈的笑道:“文和呀文和,你对这几个小辈倒是够好了,可你什么时候能信我次啊。”

  贾诩将桌子上所有的菜都尝了遍后,终于是放下了筷子,可却没有忘记再喝杯酒。待切酒菜都被贾诩验证过之后,贾诩终于是抬起头看着李儒,然后说道:“你我二人知根知底,你有些什么手段我是清楚的很啊。今日我帮你次忙,将他们几个带出来,总不能让我抬着他们回去吧。”

  李儒无奈的看了贾诩眼,却对叶墨四人愈发感到好奇了:能被贾诩这么惜命的人维护,该不会贾诩已经认他们其中人为主了吧。摇了摇头,李儒想甩掉这种想法,贾诩可不是个轻易会认主的人。

  李儒不想解释什么了,看着还站着的叶墨四人,便说道:“你们都坐吧,站着干嘛。酒菜文和已经尝过了,没毒。”

  叶墨和叶缺对视了眼,坐到了靠门的位置,而叶二和叶三则坐在两人身边定之后,叶墨看着李儒,道:“李大人将我们几个请来,该不会就是喝酒吃菜吧?”

  “在来洛阳之前,我便见过几位。几位既然直呼文和表字,那叫我也就直接称呼表字即可。”不管是哪朝人办事,上了酒桌,那就得先套近乎。

  听李儒这么说,那想必就是在高陵城的时候,他们便被李儒的人给盯上了。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隐藏和贾诩的关系了,何况这次来找他李儒都是让贾诩出面。

  “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文优先生找墨前来所谓何事?”叶墨也不矫情,继续问道。

  李儒看叶墨不问出他的目的是不会罢休的架势,再加上本来就是必须要让叶墨等人知道的事,也就不再继续掖着了,道:“既然归这么想知道,那么就直说了吧。董大人十分欣赏几位的才华和能力,想要送几位场富贵,如何?”

  叶墨听李儒的话,和他猜想的还真没差太多。叶墨也不回应,只是在桌子底下暗暗的踢了叶缺脚,叶缺先是愣了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对着李儒说道:“缺不才,得圣上看重,现官居司徒之职。董将军虽然也是时豪杰,却也不过居前将军之职。”

  叶缺这话没直接在明面上拒绝李儒,但意思却很明显:我现在都是司徒了,三公之,董卓区区个前将军,居然大言不惭的要来送我富贵。

  李儒听叶缺这么说,却是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贾诩这时候说话了,他很明白,如果他现在不说话,那李儒肯定会下不来台。因为李儒笑就是想要叶墨等人问他为何发笑,但贾诩知道,叶墨这些人绝对不会按常理出牌的。

  看到贾诩这么问,李儒也就不管是谁了,反正有人问就行,开口道:“我笑叶大人虽官居司徒之职,却仍然看不清目前局势。”

  “目前的局势?董将军不过是想要自取灭亡而已,若是董将军能安生的驻兵西凉,为我大汉朝卫国戍边开疆拓土,但也能富贵生。”叶缺却不在意贾诩的话,叶墨早就准备好了董卓起兵造反的应对之策,再加上在叶府时贾诩的补充,叶缺现在是坚信董卓必败无疑。

  “哈哈哈哈”李儒看着叶缺,认真的听叶缺说完话之后,又是大笑了起来,但很快就自己停了下来,说道:“董将军拥十万精兵,手下能臣良将无数,却被司徒大人说是自取灭亡,当真是可笑。”

  “既然董将军手中能臣良将无数,又何必来找缺呢,缺不过俗子罢了。”听李儒夸完董卓,叶缺倒是见杆就上了。

  听叶缺这么说,李儒倒也没觉得尴尬,只是站起身,走到窗户旁边,说道:“看这条街道,设置的多么合理。同个区域,就自由家客栈,家米店,家布什么都只是家,没有重复的,知道为什么吗?”

  “为何?”

  “因为如果多出家相同的店铺来了,那不就是成为敌人了么?在同个圈子里,只有自己人和敌人,司徒大人您说呢?”说着,李儒转过头,双眼死死的盯着叶缺四人。

  “可是现在这里已经有了家客栈不是么?文优先生您认为个外来的人过来开客栈能开起来吗?”叶墨听着两人说了半天,自己都快饿死了,可李儒和叶缺谁也没能说服说,只能开口了。

  听叶墨突然开口,李儒也不奇怪。早在高陵城的时候,他就派人跟着叶墨行人,自然知道这几人当中真正能做主的不是当朝司徒叶缺,而是直没怎么露面的叶墨。

  “要是来的是个精明的掌柜,没准就能把这客栈开起来呢,甚至还能把这家客栈的客源抢走也说不定,归你看呢?”看着叶墨,李儒回答道。

  “管他什么店,只要能吃饭住宿不就行么?”正当叶墨在想怎么回应的时候,旁的贾诩突然插话了。

  叶墨听,真想扑到贾诩身上去大呼“亲人啊”,但考虑到影响,还是压制了自己的冲动。拿起桌上的筷子,说道:“文和先生说的在理,文优先生,还是先吃菜,要不然就该凉了。”

  李儒白了贾诩眼,也是不好说什么,这还真是两面不想帮,两面皆相帮啊。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本来是正好谈事情的时候,可是,叶墨这家伙装醉了,倒是把李儒起的不轻,果然不按常理出牌。你要装醉起码喝口酒啊,但这只是闻了鼻子,滴酒没沾就倒在桌子上,还真是,乱出牌啊。

  在叶二和叶三的搀扶下,回到家的叶墨很快就清醒过来,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啊,还是小看了李儒。大隐隐于朝,古人诚不欺我。”

  “那李儒有这么厉害吗?”叶缺听到叶墨的话,便问了句。按说他今天和李儒交谈了这么久,也没有看出李儒多厉害呀。

  “能将名兵马掾扶持到拥十万精兵的前将军,你什么时候有这本事再来说李儒不厉害吧。”听叶缺竟然还没能重视起李儒来,叶墨顿时有了点火气了。

  第四十四章:洛阳初战

  ?李儒从洛阳城回到董卓军营,虽说没能将叶墨等人拉拢过来,但李儒也不觉得气妥,毕竟还是有不少的洛阳世家和朝廷官吏被他拉拢了。

  “文优,怎么样了?”见到李儒会来,董卓连忙问道。

  “将军,洛阳城中有不少世家和官吏都倒向了我们这边,只要我们先将丁原那匹夫的并州军消灭了,他们那些人自然会在城中其实响应。”李儒见董卓问,也便如实答道。

  “好!”听到李儒的消息,董卓不由的就叫出了声来,然后看着帐中的其他人,问道:“你们谁愿意去替本将军将并州来的那些废物杀了?”

  “属下愿替将军去将那些并州废物消灭。”在董卓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有两人站了出来,乃是李傕和郭汜。

  看着自己的手下这么积极,董卓也是高兴,说道:“好,既然两位愿往,那就”

  董卓的命令还没说完,就被坐在下方的华雄打断了。华雄站出来之后,便冲着董卓行了礼,道:“将军,何须李将军和郭将军出马,华雄虽没有两位将军那般有本事,但也愿为将军分忧,去将并州军那些个废物杀个精光。”

  听华雄这么说,董卓顿时高兴了,李傕和郭汜也因为华雄的马屁拍的好,也就没有去计较这事。“既然华雄有心,那你就替我去将那些并州废物杀了。”

  “等等。”突然,又个声音响起,华雄回头看去,出来的居然还是个文官,而且官阶还不大。站出来的人竟是李肃,李肃看着众人都看着他,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然后说道:“肃听闻并州军中有名猛将名为吕布,此人武艺非凡,华将军此去小心。”

  “不过个吕布罢了,难不成还有三头六臂不成。”华雄此人心气很高,听李肃居然说并州军中有武艺高强之人,顿时很是不服啊。

  李肃见华雄不听他劝告,正欲再劝,却看见董卓他的眼神中居然多了几丝凌厉。于是,李肃也不说什么了,只好先退回去再说。

  话说华雄此人托大,居然只带只两万西凉铁骑就敢去找并州军的麻烦。

  叶早就得到了叶墨的指令,让他密切的关注着董卓大军的动向。华雄不知道,此时的两万西凉铁骑早已经暴露在并州军的眼皮子底下。

  “师傅,董卓的军队出动了,大概两万骑兵。”在得到消息之后,叶马上就告诉了吕布。

  吕布之前也是得到过叶墨的忠告,因此,整个并州军在冬天并没有落下什么训练。“还真是小看我并州军士啊,才两万居然就刚直接扑过来了。下去集结军队,准备迎战。”

  叶得到吕布的命令之后,很快就找到了各个将领开始集合军队了。而吕布呢,则是选择回家趟,先将这事告诉丁原再说。

  吕布走了,军中将士集结起来之后,却没有能统帅整个三万人的将领。叶心中着急,却拿不出什么办法只有干着急。叶可不会认为董卓的西凉铁骑却会因为并州军尚味准备好就不发动攻击,在左等右等没等来吕布的时候,叶下定了决心。

  “接下来,你们都听我的军令,我暂统诸军。”叫来所有的校尉级别以上的将领,叶冒出了这么句话。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没有几个人认同叶的权利。“怎么?不服?西凉军就要杀过来了,你们打算各自为战?”

  “好,只要你能将西凉军打退,我张辽听你的。”张辽听叶这么说,第个回应,不愧是原本历史中的五子良将之,果然是文武双全。

  “我高顺听你的。”

  “我宋宪算个。”

  “还有我侯成。”

  终于,个个的都同意了由叶来暂时统领并州军。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除了叶,没有谁能够让所有的人都服从命令,包括张辽。

  “高顺听令,带领陷阵营,守卫粮库。”

  “是。”

  “张辽听令,将所有的骑兵带出营寨,咱们和他们面对面的干场,让那帮西凉小崽子看看我们并州军的厉害。”

  “是,张辽领命。”

  “宋宪听令,领五百骑兵,守卫前寨门。”

  “宋宪领命。”

  “侯成听令,领五百骑兵,守卫后寨门。”

  “侯成领命。”

  “曹性听令”

  随着连串的命令的下达,众将领之间的分工也顿时明确起来了,减去守卫营寨的,守卫粮库的,策应的等等,张辽实际上手上的骑兵也不过两万三千左右。

  但对于张辽来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