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那首领还恭恭敬敬的,但是大牛这口开,顿时整个气氛都被破坏掉了,那首领哪里还能再严肃的起来。

  场本来会很尴尬的见面,却是被大牛这么化解掉了,大愚若智。不外如此。

  而且,叶墨回到山寨的时候,发现山寨里面也是遭受到了蝗灾。只不过,和外面不同,山寨里的蝗灾倒不是很严重。

  首先。山寨本来就是处于山上,鸟兽相对而言却是要多些。再加上外围原本都有木寨,蝗灾爆发之后,那些系统召唤出来的农民也是指挥着山寨里面的土匪用木条将那些木寨给加工成了篱笆,倒是能阻隔部分蝗虫1

  而且,那些系统召唤出来的农民。却是在山寨里的人不注意的时候,兑换了大群的火鸡。没办法,他们能够兑换的活物,不是火鸡就是绵羊,总不能用绵羊来对付蝗虫吧。

  有那么大群的火鸡。在对付蝗灾方面的确是有奇效。

  加之山寨里面早已经将主要的庄稼变成了土豆和玉米,这次蝗灾,虽然玉米基本上被毁了,但是土豆却还在。而且,尽管那些玉米苗被毁了,但是山寨里的人呢补种上土豆之后,还是不影响收成。

  这个时候,叶墨却是坐在大群的火鸡中间⌒细思考着食谱。

  没错,叶墨这个时候坐在大群的火鸡中间,天天听着这群火鸡的叫声。每天闻着这群火鸡的排泄物,甚至在山寨里走十步能有五步会踩到火鸡的排泄物。而这,还是天天有人清扫的结果。

  这不是夸张,山寨本来也就住了千多人,加上不到五百亩的地,却养了五千多只火鸡。若不是因为蝗灾的威胁。这些火鸡简直能要人命啊,这和住在养鸡场能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那些农民兑换出来这么多的火鸡,在蝗灾经过这个地方的时候。的确是能够很好的抑制住灾情。

  但是当第批蝗灾过去之后,这些火鸡也就成了山寨的个负担了。

  现在要算起来的话,山寨里面有两千只火鸡绝对是足够了。至于其他的,在叶墨的力坚持之下,往山林中放生了两千只。至于多出来的那千只,则是叶墨思考食谱的原因。

  火鸡不似叶墨前世华夏百姓养的家鸡,火鸡虽然营养价值更高,但是肉却是有点柴。而且,叶墨虽然吃过火鸡,但是也只是吃过烤的罢了。

  若是样叶墨这次烤千只火鸡,那还不如将它们给放了呢。

  “军师,你在想什么呢?”就在叶墨还在想着要怎么将眼前这些火鸡变成食物的时候,大牛却是踢飞了路火鸡,染上了半身鸡屎跑到了叶墨的面前2

  看着大牛如此,叶墨不由的站起身来往后退了两步。这味儿,大牛居然不带嫌弃的?

  本来叶墨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但是也是觉得这么做可能不太好,叶墨也便将手放下了。“大牛,你过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不成?”

  虽然叶墨先前的动作有几分的不尊重,但是大牛却是丝毫没有在意。若不是因为和这些火鸡生活的时间长了,大牛其实也很在意这些的。只不过在看到火鸡可以对付蝗虫之后,他以及山寨里的其他人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嘿嘿,军师,俺婆娘让俺来问下军师,我们家能不能宰只鸡,然后腌起来?”大牛在叶墨不在的这段时间,倒是交了好运,娶上了房媳妇。

  叶墨听大牛这么说,顿时拍自己的脑袋,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可以,当然可以。去告诉每家每户,就说每家可以宰只鸡,晒干烟熏怎么样都随你们自己的意。”叶墨这下,立马便是作出了决定。每家每户宰只鸡,虽然说看上去挺多的,但是山寨里面总共也就不到四百户人家而已。

  大牛听叶墨的话之后,当即兴奋异常,连招呼都不和叶墨打,直接便是跑去和山寨里的其他人说这个好消息去了。

  至于叶墨,这会儿因为大牛的番话,也是顿时脑洞打开。

  想想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其中饮食文化更是博大精深,岂能连只小小的火鸡都对付不了?

  时之间,叫花火鸡宫保火鸡蘑菇炖火鸡等菜名直接便是涌现在了叶墨的脑海之中。这得亏是没有可乐等食材,要不然的话,叶墨还真准备来次全火鸡宴3

  想这些问题,自然只是打发闲暇时间。这个问题既然过了,那叶墨接下来要考虑的,自然还是关于山寨发展的问题。

  如今蝗灾爆发没多久,这附近落草的人已经渐渐的多了起来。若是这些人不加以管理的话,将来势必会影响到附近的百姓的生计。

  只是如何对付那些土匪,却是个大的问题。若是新落草聚成的土匪的话,那还好说,起码那些人势力不大,见到有老的势力会将他们接收的话,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反抗。

  难的就在于有些老的势力,他们的实力并不比叶墨所在的这个山寨的土匪弱。若到时候真的起了冲突的话,光靠这些土匪,还真的不行。

  或许,需要些盟友的帮助也是说不定的。只是,到底该去哪找盟友,找什么样的盟友,却是个大的问题。未完待续

  第四四九章:东边俘虏

  ?

  就在叶墨想着要找个什么盟友的时候,青州的船坞却是有了大发现。

  当初叶墨让青州的船坞打造了大批的渔船和战船前往东瀛去查看那边是不是有什么异变,这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他们虽然还没有打探清楚东瀛的情况,但是却有两艘战船遇到了艘不属于他们的战船,并交了手。

  最终的结果,那两艘战船自然是去的了胜利,并且俘虏了对方的战船以及船上得而幸存者。

  而这个时候,那两艘战船却是带着战利品回到了青州的船坞了。

  当这些人回来的时候,曹操排在海边观察的人也是发现了这个情况。毕竟,曹操虽然是不能派人去船坞观察情况,但是船坞当中有哪些船,却是清二楚。

  船坞之中,周泰和蒋钦他们也是已经带着手下的弟兄们来到了这个地方了,并且将船坞接管了下来。

  此时,周泰他们也是见到了从海上返航的船只,只是看着在两艘战船中间夹着的那艘不属于船坞的战船,几人也是冲着那船只指指点点,说不出的兴奋。

  看着几艘船上都有交战之后留下的痕迹,周泰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船只在海山发生过交战△为曾经长江流域的两大水霸之,周泰和蒋钦也不是安分的主。

  这会儿他们也是过了当初见到海船的兴奋劲了,眼见可能有仗打,怎么可能不高兴?

  不多时,等那两艘战船靠岸之后,周泰等人也是立马便迎了上去。

  很快。那两艘战船上的人也是将俘获的那些人给带了下来。“大人,这些乃是我们在海上抓到的人。”

  那些人带着俘虏下船之后,却是没有走到周泰他们的面前,而是去最初船坞的负责人那里汇报去了1

  当然这也不怪那些战士,毕竟这些人出海的时候。船坞的主要负责人还是开始的那位负责人,而且他们也没有得到消息说叶墨派了别的将领过来接管船坞。

  不过也没有让周泰他们尴尬多久,船坞的负责人便将回来的那些战士带到了周泰他们眼前。“将军,这些人并不知道少爷任命将军的事情,希望将军不要见怪。”

  那船坞原本的负责人带着那些回来的人来到周泰的面前之后,也是皆是了番。避免引起些不必要的误会。虽然说周泰他们已经认叶墨为主了,但是那负责人也不敢保证这些人就不会在些事情上给回来的那些人找点麻烦。

  周泰也不是小气之人,他也是知道,相对于这个船坞的负责人来说的话,自己只不过是个外来者。而且。这里可还是处于青州的包围之下,若是船坞里的人都不和的话,那被曹操吃掉是迟早的。

  虽然说曹操已经决定了要将重心放在东面的海上,防备叶墨所说的那未知的威胁,但不代表曹操就定不会对船坞下手。

  叶墨在青州建造的船坞,便是遍数整个大汉,也是难以找到个可以和这个船坞同规模的存在。

  而且,叶墨也是和曹操说过。危险来自东面海上。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是说若是有船的话,便能够将战场放在大海上。若是将战场引到了青州大地上的话。那对青州所造成灾难那是不用说的。

  所以,无论如何,周泰也是不会和船坞中的人起冲突的。

  “些许小事,无妨。只是不知道这些兄弟们带了什么消息回来?”周泰看着那原先的负责人,笑了笑,然后说道。

  那负责人听周泰这么说。也不管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也是点了点头。然后将方才回来的那两名船长给推到了周泰的面前。

  “将军,少爷先前令我等前往东边的个岛群打探消息2我们虽然还没有找到那个岛群,但是却碰上了艘战船,交战之后将之俘虏了。”其中名船长被推了出来之后,也是马上便对着周泰说道。

  周泰听那船长这么说之后,顿时明白有些事情是自己还不明白,须得请教叶墨才行。

  “如此的话,那便派人去通知主公。对了,那些被抓的人,他们有说什么吗?”周泰也是知道有些事情自己做的决定算不得数,那就只能是去通知叶墨了。同时,周泰也没忘记刚才他刚才看见他们抓回了些人。

  周泰这话说完,那两名船长对视了眼,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想他们作为系统召唤出来士卒,晓汉语希腊语高丽语那瓦特尔语,却是偏偏听不懂那些俘虏口中的话。

  “那些人的话,我等实在无能,听不懂。”被周泰这么问,这两人脸上也是发红,实在是给叶墨丢人。

  只是周泰听这两名船长的话之后,还以为是那些俘虏说话过于零碎,这两名船长没有整理出什么信息来呢。“如此,那可否让周某?”

  两名船长听周泰这话,顿时双眼发光。没想到,这位新来的将军还有这般本事。

  当即,那两名船长也是直接下令押了名俘虏过来。

  周泰见了那名俘虏之后,便开口问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们家大人叫什么名字?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ばかあなたが私たちを入れたか私達はあなた達の将軍を見逃さない。混蛋,你最好放了我们,要不然我们将军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只是那名俘虏在周泰话说完之后,却是从嘴巴里面叽里咕噜的说出了串的鸟语。

  顿时,周泰也是明白了那两名船长说听不懂这些俘虏的话是什么意思了3这鸟语,看就是未开化的地方的蛮夷,谁能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把他们起押往京城,交给主公处置吧。”尽管听不懂那俘虏说什么,但是周泰还是略作淡定的对着那名负责人说道。

  那负责人听周泰的话,也是点了点头,着手去安排这些事情去了。

  至于周泰和蒋钦,则是与那两名船长起去交流海上交战的经验去了。毕竟,到目前为止,周泰他们虽然拿着海船训练过,但是海上交战,还真没有过。

  而且,作为名优秀的将领,善于学习是个必备的条件。在叶墨前世的周泰,那可是孙吴的名大将,孙吴的其他将领无不佩服。

  而就在这个时候,曹操的使者也是过来了。按照开始叶墨和曹操的口头协议,便是关于东边的信息共享。这个时候船坞既然有成果了,那曹操的人自然是过来了。

  只是,这个时候周泰和蒋钦去参观被俘的那艘敌舰了,而船坞的负责人也是去处理那些俘虏的事情了,如此便导致了这会儿竟然没有人去理会那曹操的使者。

  那曹操的使者也是知进退之人,见没人来理自己,也不恼,只是站在原地等着。只不过,在等的时候,却是不小心看到了船坞负责人将那些俘虏押走,对于此,那使者也只是悄悄的记在了心上,却是没有丝毫异动。未完待续

  第四五零章:陶谦之死

  ?

  “这位大人,方才我等见到贵方水军似乎从海上带回了点东西,不知可否透露二?”曹操的使者在等到船坞的负责人之后,也不废话,直接便是进入了主题。乐—文

  船坞负责人在听到曹操使者的话之后,也不在意,只是实话说道:“不错,我们的水军的确是在海上与人有了交战,而且还俘获了批人。只不过,那些人和我们语言不同,我们也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曹操的使者听船坞负责人这么说,脸色顿时黑,但是很快,便又装作没事的样子。“既然如此,那某便不打扰大人了。”

  那曹操的使者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也是不打算停留,直接便是离开船坞。

  刚离开船坞的范围,那曹操的使者原本脸和气的笑脸顿时收了起来。“哼,既然你们说话不算数,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原来,这位曹操的使者竟然是曹操的心腹大将夏侯惇。曹操在海边建立了哨所之后,也是安排自己的心腹镇守。在监视着东边海面的同时,也是有着防备船坞的意思。

  这个时候夏侯惇已经认为船坞将些消息藏起来了,再加上在叶墨离开青州不就之后,这船坞便是增兵了,而且还不时的演练战阵,曹操对着船坞存在的作用,早就有所怀疑了。

  在夏侯惇回到己方军营的时候,也是马上就集齐了本方的军马打算将那船坞给围起来。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夏侯惇也没有让人去拦住船坞给洛阳送的俘虏。

  只要拿下来船坞。些许俘虏算得了什么?而且,夏侯惇也是担心去截那些俘虏的话,可能会走漏风声。

  对于青州船坞的危急,叶墨却是点都不了解。这会儿,叶墨却是在和山寨的首领讨论着可能的盟友呢。

  其实1若是说起来的话,叶墨还真有个打算,那就是和卧牛山的土匪结盟。

  可能光说卧牛山,还有人不知道,但是卧牛山上的两个头领,人名叫周仓。人名叫裴元绍。

  没错,当初这两人前往洛阳,只是被遇到了叶墨,在得知了叶墨的身份之后,害怕身份暴露。故而提前离开了。

  只是卧牛山和山寨相隔数百里,此时更兼联系不方便,就算结盟的话,也是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倒是首领,却是提出了个可能的盟友。只不过,这位“盟友”,却是和山寨还有点恩怨。

  这人不是别人,真是之前讲山寨给围了的薛飘。薛飘当时虽然围了山寨。但是在最后叶墨的设计下,让薛飘以为陈新救了自己,更兼他最后时刻捅了陈新刀。故而也就没有再追究了。

  首领提及了薛飘之后,叶墨也是好好的想了想。要说起来,此人还真的是山寨结盟的不二人选。

  只不过,自古官匪不两立,尤其是对于薛飘这种近乎偏执坚持心中信念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此人虽是个好的盟友。但是以此人的性格,怕是不屑于我等为伍啊。”叶墨看着首领。随即也是感慨了声。

  那首领听见叶墨的感慨之后,顿时看着叶墨露出了个奇怪的表情。并说道:“若是我们真的只是土匪,那自然是很难与那薛飘达成结盟。但是现在不是还有军师你吗?只是军师下道命令,那薛飘不还要乖乖的和我我们结盟?”

  叶墨听这话,顿时拍自己的脑袋。在山寨这几天,叶墨也是将自己当成了山寨的部分,竟然忘了自己的这个身份了。

  “既然如此,那看样子我是需要再回趟洛阳了。”叶墨看着首领,默默的说了句。

  这个问题解决,叶墨心中也是阵放松2有了盟友,那叶墨接来下的计划,就好进行的多了。

  在找到了盟友的同时,叶墨也是没有将卧牛山的周仓他们忘掉。虽然说卧牛山也是时出些打家劫舍的活计,尤其是裴元绍,但是这两人终究还是有点底线的,值得去拉拢番。

  故而,叶墨也是打算让洛家商会的人去拉拢番。只要卧牛山愿意按照叶墨的计划行事,那洛家商会提供卧牛山上所有的人的吃喝,那又有什么呢?

  而就在叶墨想到了该找什么样的盟友的时候,徐州那边,却是有个不好的消息。

  因为蝗灾的影响,徐州那肥沃的耕地直接便是成了片蝗虫的世界了。陶谦此时年事已高,更兼早年征战身子骨里面埋下的暗疾,这几年也是陆续的爆发了出来。

  因此,在面对着举境蝗灾的时候,陶谦竟然下子病倒了。

  陶谦倒下,自己的儿子又没有能够挑起大梁的,顿时曹豹竟然直接率兵逼宫了。

  曹豹自从在豫州打算投靠叶墨之后,便心想着要将徐州的控制权拿下来,作为投靠叶墨的投名状。之后尽管叶墨辞去了朝廷的太尉职,但是叶墨的威势却是点不减。

  而在之后的时间里,曹豹也是得知了陈家竟然将陈登给派去洛阳参加文试,并且取得了文试第的成绩。为了保证曹家在叶墨眼中的地位,故而在陶谦病发的时候,曹豹便开始了兵变了。

  至于糜家,眼见着曹豹都动手了,自然是不肯落后于人。糜家虽然没有掌控徐州的军权,但是糜家商会能做大,那手中定然也是掌握了定的武力的。短短的时间,糜家也是聚齐了三千私兵,兵围州牧府。

  倒是陈圭,这个时候却是没有站出来,而是在曹豹兵变之前,便进了州牧府中。

  病床之上,陶谦看着床前的陈圭,满眼的悲伤以及略带着丝

章节目录